視頻首頁 > 直擊會場 > 詳細視頻

樊綱:國內房地產市場過熱需從供給側解決根本問題

2018年06月05日15:38 來源: 和訊網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 嘉賓:樊綱

文字實錄:

  和訊網:樊老師您好,目前來說國內投資市場有一個比較突出的問題,就是投資者的資金相對集中於房地產市場,投資者們的投資手段比較單一,在這個問題上您覺得可以從哪些方面入手解決這個問題?

  樊綱:這不是手段單一的問題,是結構比較單一,你說的是集中在房地產。有些客觀的情況,這些五六年的時間了,我們要調整經濟結構,我們要去泡沫,去產能,去庫存,因此我們的制造業實體部分由於前面經濟過熱,過度投資,產能過剩問題比較大,因此投資機會就比較少,因此新上市的這些資金就到這些領域裏面相對比較少一點。另一方面房地產市場出現一種供求關系的失衡,這塊我覺得我們現在大家應該認識到這一點,我們老覺得房地產應該壓壓壓,確實有炒房的現象,但是為什麽人們去炒房,是因為客觀上有需求,特別是大城市的需求。現在大家投資很少投到三四線小城市去了,也都集中在這些大城市。為什麽大城市有需求呢?是因為有人口進入,有人口流入,有人口遷移,有剛性需求、改善性需求,還有遷移性需求。這是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需求,背後是什麽呢?是我們供給的不充分不均衡,特別是對大城市供給不充分不均衡,我們過去人為限制大城市發展,就是不給大城市供地,沒有地怎麽建房子,因此現在住房市場面臨最重要的問題首先是供給側的問題,供給不足導致價格漲,價格漲那投資就進得多,然後炒房的人就多。因此怎麽實現房地產的供求平衡,給人口流入的地方增加土地,增加住房的設計,住房的供給,不要再人為限制,違背人們遷移的規律,人們為什麽要遷移,人們追求幸福生活,人們要有工作、就業、收入,哪裏提供收入,大城市如果提供的話,人們自然往大城市走。所以現在的問題是怎麽不違背經濟規律吧,解決供求矛盾,我們才能夠不出現大的投資方面的結構的失衡。所以現在的投資結構問題反映了我們經濟當中的一些問題,實際上反映出了我們的經濟當中存在一些問題,現在說的住房市場的改革,長效機制,其實我覺得更重要是需要從供給側來思考,需求側也需要思考,但是從供給側思考,我們十九大提出主要矛盾是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美好生活的需要,這樣我們整個經濟結構能夠更加平衡,我們投資的結構更加平衡。

  和訊網:那麽在房地產市場,最近有一個新概念的提出,叫做租售同權,您認為在這樣一個趨勢的形成過程中,可能會遇到哪些問題呢?

  樊綱:我沒有什麽具體研究,我沒有什麽說是產生什麽問題,這是實際上現在在價格漲的比較快,大家支付能力也比較少的情況下,解決一些低收入階層的住房需求。租售同權真正的含義是你不用付全價,政府給你補充一部分,但是你也不能再買房炒房,在交易方面實際上也受到一定的限制,相當於在租和售之間的一種方式,這是一個很好的方式。可能申請的人會比較多,申請比較多的話還是反映供給不足,還是要怎麽思考增加供給,這還是根本性的。

  和訊網:從宏觀經濟角度來看,中國處於一個經濟發展從高速度到高質量的過渡期,那麽您認為在這個過程中還有哪些難點或問題需要我們去關註呢?

  樊綱:全是難點,發展就是難點,從高質量的,當年高增長也有很多難點,向高質量發展更是難點。高質量發展不等於不要速度,你質量高了,效率高了,速度自然有了,怎麽提高效率,怎麽提高質量,這些都是難點。最近爆出來的難點就是我們的科技發展,我們的科技創新的體制的問題。其他體制問題也多了,我們的體制改革,我們現在講防範金融風險這些都是問題,你說這些問題太泛泛了,泛泛一般,到處都是難點,發展中國家所有都是難點,而且每個難點,任何一個難點都可能釀造出一個大的危機也好,所以我們要努力再努力,改革再努力,在改革開放的過程當中方方面面都要努力做好事情,我們才能進一步發展,高質量的發展。

  和訊網:接下來我們問樊老師一個關於中美貿易戰的問題,最近中美貿易爭端暫時告一段落,請樊老師談一下您覺得美國發起貿易爭端它的初始意圖在於什麽,另外從中美雙方之間這樣一個拉鋸戰到最後這樣一個和平的結果來看,您覺得這樣一個事件對中國的貿易來看有什麽啟示呢?

  樊綱:沒有結束,沒有完,不要以為就完了,馬上又來了,還得接著談。這周談完了,特朗普又說又不幹,還得重新再談,以前說了中興怎麽去進行調整,又說了要罰13億,沒有完。所以不要以為完了,而且從長遠看也完不了,中美之間很多矛盾是長期的,也不是說兩國就爆發尖銳的衝突,但是這些矛盾是長期存在的。美國的貿易赤字是長期的,更重要的是美國擔心中國的增長,中國的快速發展包括中國的技術進步等等,這是長期的。而這些也都是我們的根本利益,我們要發展高新科技,我們要2025,我們要中國繼續開放吸收各國的有益的知識,我們要向各國學習,不管你是保護產權不保護產權,我們仍然要努力學習各國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的經驗,這些是我們的長期利益。從這個角度來講,雙方從長期來講是有一些根本性的矛盾衝突,有這些東西只能在長期當中逐步協調,逐步的談判,逐步的磨,希望不要真正發生大的尖銳的衝突,希望兩國也是大國了,都能負責任,都能以一種負責任的態度向前看的態度來調整,來調整各自的立場,來解決一些矛盾。但是就我看來,這不是一個短期的事情,也不能現在就預判結果。要說預判的結果,無論如何中國要發展,這是我們希望看到的,而且這就是我們一切,剛才說高質量發展,這就是中國人追求的目標,追求我們的發展,追求我們縮小和發達國家的差距。這一點是不變的,而且我相信再怎麽矛盾,再怎麽衝突,我們中國還是要發展,這個也是不變的。我相信我們的領導人也會去努力妥善處理這些問題,為中國的發展,中國的和平崛起創造一個相對和平的環境,這是我們的根本利益,我們不希望真正去把尖銳的衝突,不希望搞休斯狄德陷阱,新的大國,現有大國之間發生劇烈的衝突,這不是我們的利益所在,所以以一種這樣長期的磨的心態我們來處理近期的問題,一步一步往前走,動態的去解決。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