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直擊會場 > 詳細視頻

陳華良:轉型升級 力爭做PB業務服務價值的放大者

2018年04月18日15:57 來源: 和訊網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 嘉賓:陳華良

文字實錄:

  和訊網:陳總,您好。隨著各類私募基金的需求日益多樣化,我們想了解一下中泰證券在私募PB業務方面是如何自我定位的,包括發展至今主要有哪些發展路徑,能不能請您給我們具體介紹一下中泰PB業務的布局思路以及服務體系?

  陳華良:中泰證券開展PB業務今年是第五個年頭了,定位問題我們也一直在摸索。之前從券商行業來看,先前是拿到了托管外包的業務資格,這是服務私募管理人的一個手段。隨著私募管理的交易需求包括場外配資的清理,PB交易模塊也應運而生。隨後這個過程中的銷售包括資本中介、研究等服務都在陸續地推出。從我們的定位來看,因為我們是行業券商類第二批拿到托管外包業務資格的。應該說也沒有太多的先發優勢,像國信和招商等券商是首批拿到了,目前的托管外包規模也將近萬億。

  在這個時間點上我們想要做大做強PB業務,不可能僅僅停留在托管和外包業務上,我們需要整合PB業務所有模塊資源來服務管理人,提升深度服務能力。

  我們的定位是寄希望於通過托管和外包服務建立與私募管理人的服務關系,做大產品管理規模,做大私募產品管理渠道。在這個基礎上實現增值服務,比如說交易支持、資本中介,這個過程中私募管理人的FOF基金業務等等,從而實現管理人服務提升。這是我們的一個考慮。

  從服務的模式來看,目前是重新做了梳理。因為PB業務從券商服務角度來說是一個業務鏈非常長的業態,涉及到部門可能有六七個部門,模塊有四五個,私募管理人很難在高效的環境和好的服務體驗下獲得服務。基於此困境我們提出搭建一個專業互動平臺,通過線上服務深度了解管理人需求,由專業產品經理團隊進行服務響應。也就是說,真正意義上實現由顧問服務替代原來的管家服務,因為管家服務更多的是被動地按照需求執行,我們目前是創造管理人需求,引領管理人需求,從而做到深度服務。這是從服務模式上來看。

  私募PB業務目前已經到了一個轉型風口的階段,我們希望通過價值放大的方式,可以說通過一個專業的團隊、平臺,立體、O2O共享模式實現服務,這些服務有可能是實時動態的,也有可能是7×24小時的。但是只有當和私募管理人建立充分的溝通和交流基礎上,我們的服務價值才有可能得到深度的提升,基本是這麽一個考慮。

  和訊網:中泰在推進PB業務的過程中有沒有遇到什麽問題,具體是怎麽來克服的呢?

  陳華良:PB業務應該說從券商角度來說不是一個非常成熟的業務,肯定會有一些問題。首先,一項業務要想做起來,必須要靠系統、團隊、政策的支持。PB業務本身從券商的角度來說也不是一個牌照業務,但是是一個資源型業務。這個過程中我們一開始最大的困難在於系統的搭建,比如說我們拿托管和外包模塊看,涉及到多套系統,多個開發商、系統數據的耦合、數據接口的共享等等都是我們面臨的挑戰。

  另外,從交易來看,目前的PB交易並不是說一套標準化的交易模塊就能夠滿足當前的管理員或私募機構的需求,他需要個性化、交易界面優化、功能模塊完備,以及不同策略不同管理人在交易功能模塊中有各種各樣的訴求。針對這些個性化的訴求我們如何打造一支專業的管理團隊或者是產品經理團隊來響應他們的需求,這是很難的一件事情。目前,我們也積極向這個方向轉型。通過去年下半年的努力,我們基本上在托管和外包和PB交易兩個模塊中具備了成熟的產品經理響應機制,對私募管理人在托管和外包中的痛點服務以及交易模塊中的差異化服務都有專人進行對接。

  和訊網:我們也知道銀行是基金托管市場的絕對主力,作為券商,與銀行相比有哪些不足又有哪些獨特的優勢?為了拓展托管規模,券商應該重點布局哪些領域呢?

  陳華良:銀行的托管業務固然有它的優勢,優勢主要來自於兩個方面:

  第一,當時證監會發托管牌照,銀行是首批拿到資格的,所以有先發優勢。

  第二,銀行在托管業務方面,銀行對資產端的把握有先天優勢,對一些非標業務包括對資產的穿透能力比券商應該更有優勢。所以在規模和產品數量方面有先發優勢,有資產的把控優勢。

  當然,券商拿到托管資格之後,也不是說托管這塊的市場就完全被占領了,券商也有自己的優勢,優勢在哪呢?比如說我們在證投類產品的估值處理上,交易數據在券商交易席位上,所以在數據的獲取效率上、精準性上比銀行要更有優勢。

  第二,對於目前復雜的創新型衍生品交易的結算模式,包括估值模式,銀行是沒有太多的經驗的,包括對風險的處置。這個過程中,券商恰恰可以發揮很大的優勢,尤其是場外期權,不是一般銀行的托管人可以幹的,過程中的估值模塊、清算交收、資金服務等等環節非常復雜,券商對二級市場、衍生品、場外期權有足夠的專業判斷能力,所以有很大的優勢。

  另外,目前也在倡導資管本源回歸,純粹的交易權益投資將會重新一個增加的態勢。這個過程中只要是有交易的券商,是具有先發主導優勢和服務優勢的。如果說交易數據,由券商提供,在托管和外包業務上勢必會形成天然優勢。所以從這三個角度來說券商未來在托管和外包業務上還是具備一定的競爭力。

  和訊網:我們也知道在剛剛結束的博鰲亞洲論壇上,領導人和相關監管層也表態將進一步推進資本市場的對外開放,這一點對於券商或者是您這邊的PB業務來說會有哪些影響?

  陳華良:金融行業的放開有好有壞,壓力背後也是動力。如果說從券商的層面看,影響大家都知道,牌照一直是金融行業一個鮮明的特質,如果說目前牌照走向市場化,這個過程中勢必對現有的既得利益公司產生一定的衝擊。也就是說原來靠傳統零售沈澱下來的客戶和機構,今天屬於你未來可能不屬於你,關鍵未來我們在模式升級上,比如說從傳統的零售商如何轉型,從技術服務支持上如何去提升,還有新的業態如何打造?

  境外機構參股或者是入駐中國市場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激勵,目前券商這幾年也在做零售業務的轉型、O2O模式升級、創新模式打造。我相信,在開放的背景下,券商也能夠找到自我定位。

  另外,從對PB業務的影響來看,比較微觀的角度來看的話,因為國外的主經紀商服務是很成熟的,有獨立的三方機構也有成體系的券商,在這個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客戶沈澱。經驗應該很豐富。對於我們來說會面臨比較大的一個挑戰是海外機構入駐國內的投資市場,在PB業務上可能需要一攬子服務,可能需要券商在產品經理團隊的專業性,包括服務內容的寬度上有很強的提升,響應他們的需求。因為國外模式和國內模式是不同的,我們的服務模塊是相對割裂的,國外是一體化的。這是一個挑戰。

  第二個挑戰,國外的資產管理人,這些機構在投資交易領域具有先天的風險處置能力和識別能力,包括創新型交易工具的優勢。這個過程中,我們如何為他們提供更好的服務,有待於自己專業能力的提升。

  最後,不管開不開放,PB業務我們始終是一個服務者,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更多是傳遞資產管理人的後臺運維角色的定位。盡可能降低管理人在過程中的成本,同時為資產管理行業做貢獻,可以說對PB業務影響更多是在服務模式的升級,因為進入到國內市場現有的牌照機構會有挑戰,但是我覺得服務模式的升級可能更具有看點。

  和訊網:謝謝陳總接受我們的采訪!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