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期貨高手訪談 > 詳細視頻

牧小白:復盤優化練出好心態

2017年03月31日17:23 來源: 和訊期貨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 嘉賓:牧小白

文字實錄:

  和訊期貨:和訊的網友大家好,歡迎來到和訊演播室,我是今天的主持人何平。今天我們有請到的期貨的高手是一位帥哥,他的名字叫楊牧,我們歡迎楊牧來到和訊,歡迎你,你好。

  牧小白:主持人好,和訊的網友大家好。

  和訊期貨:我們知道您在期貨行業也有幾年技術的歷史了,能不能和大家聊一聊,是怎麽進入期貨這個行業的?

  牧小白:我是從2013年8月份開始進入期貨行業,一開始的話我是一個IT程序員,我接觸這個行業是因為跟我的期貨經紀租房子認識了,群租房,他一開始也沒有想把我發展成客戶,但是大家瞎談,我對他說的期貨產生了興趣,也是找他開了戶,然後就開始從事期貨交易。一開始在裏面只放了一萬塊錢,大概用了六七個月的時間,成功地虧了兩萬塊錢。但是我開始還是比較理智的,是虧一點往裏面補一點的這種狀態,賬戶還是保持一萬左右的規模,當然最後我還是進賬了,最後我發現虧了兩萬左右。但是比較幸運的是,2013年8月份我開始的,等到2014年5月份的時候,我發現了一次大的機會。

  和訊期貨:什麽機會?

  牧小白:是一次螺紋的機會,也就導致我現在對於螺紋情有獨鐘。因為那一次我認為,它可能要暴跌,所以我就把所有的錢全部放進去,也就是七萬塊錢。

  和訊期貨:七萬?

  牧小白:對,也就是七萬塊錢。所以從開始到現在,我可以說往期貨行業裏投入的總資金就是七萬塊錢。我記得很清楚的就是,那一天跌了一百個點,所有的虧損就全部回來了,然後那一次就比較幸運。

  和訊期貨:進入這個行業是機緣巧合,扭虧為盈也是機緣巧合。您從事期貨行業多久了?

  牧小白:2013年8月份到現在是三年半左右。

  和訊期貨:三年半以後,您對期貨行業有一個怎樣的理解?您是怎樣想的、怎麽做的?

  牧小白:我現在其實沒有想很多,我就是希望把自己的資金慢慢做起來,其實作為一個普通的散戶,我認為心也不要那麽大,不要去把自己想到要做到幾千萬、上億,可能到了一個很大的規模的時候,你的整個玩法跟小資金的時候還是有區別的,因為我現在大概是在賬戶裏保持了大概一兩百萬的樣子,我覺得這樣很好。

  和訊期貨:一兩百萬?最開始是一萬、七萬,然後一兩百萬?

  牧小白:對。

  和訊期貨:所以說,我剛才聽到你抓住了一個機會,打一個翻身仗。

  牧小白:對。

  和訊期貨:您是用什麽樣的速度來打平虧損的?

  牧小白:就是一天,一天就打平了。

  和訊期貨:這一天從您做期貨行業開始,到這一天是多久?

  牧小白:十個月吧。

  和訊期貨:才十個月?那真的是非常的快。

  牧小白:主要是比較幸運,從那一次以後,然後到了2014年底的時候,我計算是七萬塊錢,我記得到2014年10月份左右的時候,就已經翻到五倍了,大概就是四十來萬。但是到了年底的時候,就遭遇了一次爆虧。可能雖然已經翻到了五倍,但是可能只保住了一輩。到了2015年,我記得也是年底爆虧了一次。因為2015年我記得最高的時候可能也是五倍左右,但是最後可能也是保住了一兩倍。所以因為這樣的一些經歷,我給自己定了一個紀律,每天都要出金,即使是在你非常春風得意的時候也要出金。因為我之前的幾次虧損,包括去年年底的時候,也是有一次很大的虧損,人在很順利的時候,真的很難去控制自己。這幾次虧損的原因其實是一樣的,因為我說的這個螺紋,我不知道你了不了解這個螺紋。

  和訊期貨:建築行業有關?

  牧小白:我說的是這單和約,我不知道你了不了解。我去年年初的時候大概是十萬起步,那個時候我想打比賽,報名參加了一些比賽,我就說放個十萬在裏面。到了年底的時候,螺紋就已經開到了850手。我十萬的時候,那個時候螺紋能開四五十手,因為那個時候螺紋是兩千多,網友知道。開始的時候是開了四十多手,到年底的時候就已經開到了850手。但是可能我過多的估計了承受力,到年底的時候850手真的是對自己心裏有一個很沈重的負擔,導致了操作的失誤、變形。

  和訊期貨:您是說2016年的年底?

  牧小白:對,就是2016年年底。

  和訊期貨:是有一個很明顯的回撤是嗎?

  牧小白:對,是有一個很明顯的回撤。那一次以後也是,又痛定思痛了,第三次痛定思痛,每一次都是這樣。所以從那一次虧完了以後,我就立刻又往家裏轉了很多錢,因為覺得還是挺可惜的,因為那一次如果不回撤的話,可能我自己對自己的一些目標要求,可能已經實現了,現在的話可能又要推遲一段時間了。

  和訊期貨:沒關系,我們知道新的一屆期貨大賽也要開始了,所以不知道您從年初的一次明顯的回撤到現在,在操作上有一個怎樣的氣色?

  牧小白:基本上算回血了。

  和訊期貨:算回血了?

  牧小白:對,比最高峰的時候當然有一些差距,但是基本上恢復到了比較正常的一個狀態。因為之前的話,可能明顯往下打了,現在又回去了。

  和訊期貨:又慢慢地回去了?

  牧小白:對,因為我的紀律是只出金不入金。

  和訊期貨:這就是你的風格是嗎?

  牧小白:對,只出金不入金,在裏面是重倉操作。之前最高峰的時候在裏面有300萬,開了850手,是一個滿倉的操作,導致那個以後有一個明顯的回撤,賬戶裏最低的時候只剩下五六十萬、六七十萬的樣子,現在大概又回到了兩百萬左右。

  和訊期貨:又是一個重倉?

  牧小白:對,又是重倉,只出金不入金,這是我的一個風格。

  和訊期貨:所以你的管理就是重倉,風格就是只出金不入金?

  牧小白:對,只出金不入金。其實我認為,我理解的重倉、清倉,我覺得應該是占總資產比例的重倉、清倉,而不應該說是我在這個賬戶裏有多少錢,我要重倉、要清倉,那是沒有意義的對不對?

  和訊期貨:對。

  牧小白:因為你放在裏面,你放了一百萬,我只開一手螺紋,那有什麽意思呢對不對?

  和訊期貨:是。

  牧小白:我放在裏面,我放了多少錢,我如果不夠了,如果說我覺得實在不行了,可能期貨公司強平我,實在不行的話我可能也會入金,稍微補一下。完了以後等到這個風頭過去了,我再出金也一樣,這個也是可以靈活一點。但是總的這個思路,就是你給自己的弦就是只出金不入金,但是在裏面就要充分地利用它,重倉投入,我是這樣想的。

  和訊期貨:我知道大家都叫你一個綽號叫小白,(牧小白),為什麽?

  牧小白:因為以前的話,他們老是攻擊我,他們覺得你這個人基本面也不懂,後來又一次他們問我說,你知道螺紋是幹嘛用的嗎?我說就是鋼材啊,他們還給我普及了一下,可能是建築用的,我說那也沒有用,你能告訴我明天我是應該做多還是做空嗎對不對?因為我不需要知道這個,我做的就是技術面。

  和訊期貨:術業有專攻。

  牧小白:對,我就是技術面,基本面不是說不想去了解,我想去了解,但是數據非常多,我可能沒有辦法很全面地去了解。我就說了,如果只告訴你一半的事實,其實跟謊言的作用差不多,因為你沒有辦法根據這個去做出全面的判斷。比如像螺紋,如果我去看收匯的庫存什麽東西的話,其實你會發現它這個走勢跟我們通常意義上認為的,可能會對它有影響的一些因素都是相反的,特別是去年、今年,所以很多散戶就覺得好像被坑了。

  和訊期貨:是。

  牧小白:好像不一樣了,比如鐵礦石,港口的庫存在不斷地增長,為什麽鐵礦石還能不斷地漲?那就是相對的。但是我的操作理念就是,因為我是看技術面的,我不管這些東西,所以它漲的時候我就是在做多的,所以我沒有受到影響,反而可能是在賺錢,是這樣子的。

  和訊期貨:就是說您平常對一些不全面的數字、不全面的信息,其實是給排除掉幹擾的?

  牧小白:屏蔽掉。

  和訊期貨:然後就從自己的角度,自己的一套方法來分析是否該去增加或者減少,是這樣?

  牧小白:對,是的。

  和訊期貨:我們聊了這麽多,我不知道您在下一步,將會有怎樣的一些投資計劃?像您剛才說是之前的一些炒期貨的方法,三年我覺得是一個階段性的進展,三年以後您會怎樣去安排自己炒期貨的規劃呢?

  牧小白:說實話,是沒有想過的。因為我認為時間上,三年、五年可能說是一個節點,但我認為更有意義的是從數字上來區分。當然,去年年初的時候,我的期貨經紀跟我講,今年的目標是賺三百萬,我說這個我真做不到,不過到了年底的時候真的是做到了。

  和訊期貨:所以你對自己的潛力有些低估了是吧?

  牧小白:這個其實是需要行情配合的。

  和訊期貨:要行情配合?是幸運?

  牧小白:對。實力再強,如果說你是一個做趨勢或者做震蕩非常在行的一個人的話,如果遇到的這個行情跟你是相背的,你也很難賺到嫌,這個就是這樣子。

  和訊期貨:有點看天吃飯的意思?

  牧小白: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和訊期貨:有道理。那就像您剛才說的,有一個朋友他給自己定了三百萬的目標?

  牧小白:他給我定的。

  和訊期貨:他給你定了三百萬的目標?

  牧小白:因為他是我的期貨經紀。

  和訊期貨:你有沒有在今年,或者在未來的三年給自己再做一個目標,還是說我還是看天?

  牧小白:去年年底吃飯的時候,他又給我定了一個新的目標,他說明年的目標是一千萬,我說這個還不太可能,因為去年做到了是因為行情的確是非常得大。

  和訊期貨:但是我想和你說,你看我今天穿了一身紅色的衣服,我很少穿這麽艷的衣服,就是因為昨天,我覺得也是中國足球對它如有神助,所以說這個一千萬的目標,也要相信自己如有神助,應該能完成。

  牧小白:聽天命,盡人事吧,就是這樣子。

  和訊期貨:心態還是很好的。說到心態,我想問一問楊牧,您剛才說之前有十萬的時候,可能虧了兩三萬,相當於是五分之三這樣的數字。在後來四十萬、五十萬的時候又虧了一筆,去年年末的時候又回撤了一大筆,虧了一點。每一次在虧損的時候,有沒有慌,或者用什麽樣的心態去克服這樣挫折的階段?

  牧小白:肯定是慌的。

  和訊期貨:很慌?

  牧小白:如果有一個人跟我說他不慌,那我就會說可能這個錢不是你的。我肯定會慌,因為我那個時候剛剛畢業兩三年,工資也只有一萬左右,我從四十來萬回撤到二十萬左右,其實就回撤了二十萬左右,其實就是回撤了一輛車對不對。

  和訊期貨:對,而且還是B級車。

  牧小白:你如果這樣想的話,你能不慌嗎?而且它不是一下子虧掉了,可能是持續了幾個星期,滿滿一點點虧掉。

  和訊期貨:漫長的煎熬。

  牧小白:對,這樣的話其實對你的信心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和訊期貨:怎麽重新樹立它?

  牧小白:是這樣的,到了四十萬的時候我是這樣想的,我要衝擊一百萬,但是等到它真的虧到三十五萬、三十萬的時候,人當然會有一個過程,可能你到了三十五萬的時候,你不會說那麽緊張,你可能會覺得這是一個正常的回撤,可能到了三十萬的時候,我可能就緊張起來了,真的覺得緊張。可能就覺得三十萬,不能再虧了,我的目標就是三十萬,不要再虧了。然後虧到二十五萬,我說我的目標是二十五萬,不要再虧了。結果真的虧到二十萬的時候,那個時候覺得已經不慌了,因為之前已經慌過了。那個時候就覺得已經是絕地反擊、背水一戰了。當然,那個時候我希望的行情又出現了。之前是因為震蕩行情非常多,2014年年初那個時候還是震蕩得厲害,後來趨勢跟行情又出現了。當然,後來我總結這個經驗,我認為不能說就怨行情,行情就是有趨勢有震蕩,不可能說我就擅長趨勢,震蕩的時候虧了多少就不管了,不行對不對。

  和訊期貨:對。

  牧小白:所以後來我就著重去思考,怎麽樣去應對趨勢的行情,目標就是趨勢的時候至少不要虧那麽多錢,或者說趨勢的時候能夠判斷是一個震蕩行情的時候,是不是可以少放一點錢在裏面,少開一點倉,不要那麽滿倉,這是一些應對方法。我覺得面對這種挫折的時候,首先要找責任,就跟抗洪搶險一樣,把責任落實到個人,你要搞清楚這是你系統的問題,你自己總結的這條東西,是它有問題還是你有問題,是你執行的問題還是本身它就有這種缺陷,是一個執行力非常強的人去執行它,也會遭受這樣的損失。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就改它,如果是你的問題,那就改你,我覺得就是對癥下藥。

  和訊期貨:所以你遇到這樣的一個挫折,還是很理性地去分析了?

  牧小白:對。

  和訊期貨:而且我發現楊牧很有趣,遇到小的挫折是自我安慰,這就是我的一個點,沒關系。然後遇到大的挫折,真的跌到二十萬了,越戰越勇,奮起反擊。

  牧小白:對,是這樣子。因為這幾次的話,從我剛開始做的時候四十萬,虧到二十萬的時候,因為後來拿了二十萬來做,最高的時候翻到一百萬,翻了五倍,最後只保住了四十萬,也是只保住了五分之二。到了2016年年初的時候,為了打比賽,因為我的期貨經紀跟我講,你要不要報個比賽,看看能不能拿一個比較好的名次。他跟我畫的餅是一戰成名天下知。

  和訊期貨:所以確實是在這一戰當中成名了,成為期貨高手了。

  牧小白:高手這個名不敢當。

  和訊期貨:是綜合收益率獎,是嗎?

  牧小白:是這樣,去年年底的時候不是遭受了一次很大的回撤嘛,之前還是比較有興趣去看一看自己的排名,後來覺得排名肯定是不好了,所以就不敢去看它。

  和訊期貨:沒關系,我發現楊牧這個人身上是有神奇的,一開始翻到了十萬,後來的時候是四十萬,後來的時候是幾百萬?

  牧小白:你是說我現在的賬戶裏嗎?

  和訊期貨:還是幾千萬?

  牧小白:沒有幾千萬,我是這樣想的,特別是我喜歡做的螺紋,還有其他的橡膠什麽東西的,如果你開的手數過多的話,其實它會影響你的成交,不可能說給你一兩個手、幾十手,那麽快的成交,如果你要開到幾千手,甚至來說現在交易所有限制,每天的開倉有限制,所以你要放更多的錢在裏面,未必能產生好的效果。

  和訊期貨:好的效果?

  牧小白:我以前一直跟他們講,我說你放個一百萬在裏面,如果你有一個一百萬的賬戶,如果你一年能夠保證就翻一倍,那你也比中國的絕大多數人強。

  和訊期貨:就不只是抗通脹的問題了,是絕對的翻倍的問題。

  牧小白:對,可以買房了。

  和訊期貨:對,可以買房。我覺得十萬、四十萬、三百萬的目標也完成了,我還是期待你2017年第五屆期貨大賽的排名,要給自己加油,要有信心。

  牧小白:平常心吧,因為這個東西的話,不是說你想怎麽樣就能夠怎麽樣,你能做的就是盡量地少犯錯誤,控制自己的一些欲望。我現在總結一下,去年如果我不開到850手,我就開幾百手,四百手、五百手,其實已經很多了,沒必要去追求那麽快。因為那個時候,本來我的期貨經紀說,你今年的目標是三百萬。我年底的時候已經把目標上升到三千問了,所以我就在想,人當然的野心是一點一點被培養出來的,但是你要克制自己的野心,因為你的能力不足的時候,可能會被野心吞噬掉,是這樣子的。

  和訊期貨:我們的高手真的是高手。我覺得高手不只是說在技術上有多大的暫時性的展現,而是我在楊牧身上,發現了你的心態的展現,我認為能夠走得遠、走得深的人,往往都具備一個平常心,用一個平常心面對問題的時候,可以冷靜地去思考和分析,沒有過分地去誇大自己,也沒有過分地去看低這樣一個行情。所以在我看來,這是你能從一個(牧小白)做到了一個期貨大賽的前幾名,又被我們請來,來到和訊的演播室錄節目,所以我認為高手真的不分年齡、不分地區,也不分起家的時候手上資金有多少,而是看他在這樣一個炒期貨的過程中,能用一個怎樣的心態去面對,我不知道你認不認同我的想法。

  牧小白:心態的確很重要,但是我覺得做期貨的時候最重要的,好多人問過我這個問題,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思維方式。你要把期貨當成你需要解決的問題,就像我們做IT,你要把它當成一個bug來解,你要分析它。但是我覺得很多人把它當成一個彩票來買了,買進去以後就希望它漲,賣出以後希望它跌。但是你並沒有下非常多的工夫在這上面研究,為什麽這個時候它會漲,為什麽這個時候它會跌,沒有想過這些問題,沒有把它當成一個事情來解決,只是好像老在憑運氣,好多人給我的感覺是這樣的,心態的話。

  和訊期貨:和技術配合?

  牧小白:不是這樣,心態的話我覺得可能跟個人的性格有關系,因為不只是做期貨,我們生活中肯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挫折。

  和訊期貨:是。

  牧小白:你面對各種各樣的挫折,你面對挫折,有些人可能就破罐子破摔,沒有想去解決問題的欲望。我不只是做期貨,我遇到別的問題,可能也會燃起我解決問題的欲望,這個跟心態我覺得沒關系,這個就是性格,每個人的性格。

  和訊期貨:性格。

  牧小白:其實我說我為什麽要去做期貨,原因很簡單,我買不起房,以我做程序員的工作我買不起房,那我還能去做什麽對不對?我覺得創業還有別的事情,我的能力我覺得我也做不到,因為我這個人比較宅,所以也比較能靜下心來去復盤。他們有些人問我說,你復盤都復什麽?我說大概我是怎麽樣的,我可能把某一個品種,螺紋是我當時最常做的,但是橡膠、銅、白銀、BTA這些,還有包括外盤的原油我都會去復盤,我隨便挑一年,挑2013年、挑2012年、2010年,我拿一整年的來付,從一開始一點一點,我在什麽地方能進去,從什麽地方出來,我能賺多少點。如果我拿一百萬來做,一年我做這樣的品種,以我現在的這種系統開倉的特點,我到底能賺多少錢,這樣我可以統計一下,我心裏有數。所以有好多人,以前他們跟我講,我拿一根陣線我都能賺錢,我真的很想讓他去展示一下,你拿這一根針線你怎麽賺的錢。如果你不優化的話,你是沒辦法賺錢的。特別是我們知道雙均線系統這種的,如果不去優化的話,是明顯的一個負收益系統。如果你不進行常年的這種復盤,你加一些優化條件,不可能是隨便加的,肯定是要拿往年的一些品種去復盤。比如我拿了2010年的白糖或者白銀的,我發現一百萬大概能夠給我帶來幾千個點,有點多。比如說幾百個點,大概可能給你翻個一倍,一千點的話可能大概翻個兩倍。白銀不太一樣,像螺紋是這樣的,現在就是三百多個點翻一倍,如果是滿倉、重倉的話就是這個樣子。你就知道我大概拿這個錢能賺多少錢,他們的心態就會好,這就是面對一些虧損,面對一些你不太願意的操作,你的執行力就會高一些。好多人的執行力不高,拿進去以後提心吊膽的,就想趕緊出來,原因就是我不知道這一單子投下去是賺錢還是虧錢的,未知是最大的一個恐懼。

  和訊期貨:對,是這樣。

  牧小白:我不知道這條路上到底有什麽兇險,比你知道這條路上面有只老虎可能還要恐懼。

  和訊期貨:這是黑暗和光明的區別。

  牧小白:對,復盤當然非常重要,我到現在也是這樣,閑著沒事就會拿一整年的去付,有一些行情可能你都已經記下來了,但是還是忍不住會去看。

  和訊期貨:我相信和訊的網友和我一樣,今天和楊牧學習到了很多,不管是從技術上、交易上,還是我們聊到的心態和最後的性格。好像有點跑偏,但確實是相輔相成的。

  牧小白:對。

  和訊期貨:楊牧參加了我們新一屆的期貨交易大賽了嗎?

  牧小白:應該是默認參加了。

  和訊期貨:默認參加,那我們也期待楊牧在新的一屆期貨交易大賽能取得很好的成績。

  牧小白:謝謝主持人。

  和訊期貨:期待我們下一次在你取得成績的時候,在來這個地方好好地聊一聊,看看你。

  牧小白:有什麽新的提高是嗎?

  和訊期貨:對,有沒有什麽新的改變、新的想法,會不會更成熟,謝謝您。

  牧小白:謝謝主持人。

  和訊期貨:我們期待下一屆的期貨高手訪談,再見。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