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金融第一訪談 > 詳細視頻

簡理財林恩民:若重新選擇創業 仍會選互金

2016年06月20日13:25 來源: 和訊視頻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馮昌頤 嘉賓:林恩民

文字實錄:

  和訊網:各位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對話互聯網金融掌門人》,我是和訊網的主持人昌頤。今天非常容幸請到我們演播室的嘉賓是銀客集團總裁、簡理財創始人林恩民,恩民你好。

  林恩民:主持人你好。

  和訊網:從銀客網到簡理財是一個由繁化簡的過程,我們可以看到銀客網主要是以PC端為主,簡理財主要是以移動端為主的一種理財方式。當初怎樣想到在創立了銀客網之後再創立簡理財這個品牌呢?

  林恩民:我們重新創立這個品牌,它不僅僅是一個新品牌,而是在設計結構和各方面都會做一些創新。當時主要考慮三個要素,當時覺得在做銀客的時候是以PC為思考的產品,我們在2013年創業的時候,整個市場大家普遍理財都在PC,但2013年年底到2014年底,我們發現移動支付基本上覆蓋了絕大部分的人群,包括滴滴、美團等O2O公司出現使得移動支付的頻次增加。我們當時在思考一件事情,如果在PC上延伸,僅僅做一個簡簡單單的APP,無非是像QQ做了一個手機QQ,但我們無法阻止米聊和微信的誕生。同樣是社交,但不同的產品邏輯會針對不同的用戶群體,然後會有不同的效果,也會放大市場。我們當時在思考的一件事情是一定要以用戶為中心或者以移動為中心切一個場景,重新成立一個品牌,這個品牌的功能,各種思考和以前的PC角度和邏輯的出發點是不一樣的。

  第二,要以用戶內生邏輯來思考。我們認為未來真正最有價值的一部分用戶群體,就是現在中國最廣大的絕大部分的用戶群體。而P2P相對是比較專業的事情,針對專業的人群,它畢竟是少數,我們希望有一款移動產品能夠針對絕大部分的小白用戶,這部分小白用戶對理財產品懵懵懂懂,他們希望理財更加簡單,他們也沒有錢,只是希望產品簡簡單單的能夠值得信賴,它的收入能夠比銀行理財更高一些、門檻更低一些,這是他們的訴求。

  還有一點最大的不同,我們發現凈值相對低的用戶群體和高凈值用戶群體不一樣,高凈值人群如果你有兩三百萬會做自己的資產配置,而簡理財的用戶沒有那麽多的思考。資產配置這件事情要有兩個條件,一是有錢,二是有閑,絕大部分人還在忙碌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根本沒有時間思考這件事情。因此我們替他們改變什麽?我們發現絕大部分的用戶群體對自己的贖回和到帳時間非常關心,這些人錢不多,可能只有十萬、二十萬,但他們比較關心如果用這部分錢的時候能不能快速的轉讓,能不能快速變現,這是他們最大的考慮。我們認為在移動上應該賭一種未來,這種未來就是當絕大部分低凈值用戶存在的時候,每個人可能只有幾萬元錢,但這個市場存在的時候,每天有人進有人出,有人願意做投資,有人做轉讓,又有下一個人過來願意做承接。它就會形成一個市場,這個市場是可以讓你快速轉讓的市場。當用戶群體越來越大的時候,其實它的流動性會越來越好,我們不需要向用戶承諾到帳時間,但市場形成了規模效益慢慢就有這種對衝機制,這是我們看到移動金融可能改變傳統金融的一種方式。

  舉個例子,比如銀行以前買理財產品,你可能只能一買買三個月、六個月,但如果有一個市場,你可以通過這個市場來買,隨時可以轉讓下面有人來做承接,就形成了流動性的變現。平臺不需要為這個負任何責任,也符合國家所有的法律法規,而且它能夠讓更多的理財人能夠更有安全感的做理財。其實流動性對凈值越低的人的訴求越高。世界的變化就是這樣,世界永遠是富人越來越富,窮人越來越窮,這裏有一個很基礎的邏輯是富人,因為他的資產配置可以無所謂,他可以買定期,沒關系,三五年對他們也OK,時間周期越長,他的收益率越高,所以高凈值用戶可以買年化八、九個點的信托;但低凈值的用戶又達不到那個門檻,又沒有那麽多流動性的閑錢做補充,這時候就釋放不了這個市場,就變成了越沒錢的人越沒錢,越有錢的人越有錢。

  一個有一千萬的人,就算他每年花八百萬,還有二百萬做理財,都比每年掙二十萬,一年要存下來十萬元錢的人掙的錢永遠更多。他們的產品不一樣,所以收益率什麽都不一樣。所以,我認為在這方面要做一些改變,我們需要給自己一個重新的定位,這個定位就是我們要針對絕大部分的用戶群體,讓他們在社會財富變遷中和富人的距離一樣或者說小一點,不要那麽遠,能讓他們趕得上,這就是我們做它的目的。

  第三,出於我們自身,我們認為我們應該是勇於變革,勇於前進的一家公司。當時重新要做簡理財內部有很多反對的聲音,大家覺得銀客的品牌重新做的話,因為做一個品牌不是那麽容易。我的思考是說,我們認為理財到最終剩下的就是品牌,我們應該針對不同的用戶做不同的品牌,做不同的理念,吸引不同的用戶。這個時候我們可能要面臨有重復的成本進去等等,但我覺得這些重復的成本是有意義,有價值的。

  從今天的效果來看,我覺得當時的決定還算是成功的。

  和訊網:剛才您聊到關於贖回的問題,我們看到目前在簡理財如果要做贖回的話,是需要平臺來匹配其他買入用戶的。如果這是在平臺交易非常活躍的時候可以保證及時性和靈活性,但未來萬一收益降低了,而且現在各種各樣的產品越來越多,我們投資者的選擇越來越多,有沒有擔心過,如果說轉讓時間拉長了以後,會不會影響我們的用戶體驗?怎樣增強用戶的黏性呢?

  林恩民:首先,我認為這個市場的整體利率都是在降低的,在這樣一個大市場裏,其實你需要做的事情,因為用戶對資產本身沒有概念,因此用戶從基本的邏輯角度來說,他無法判別北京的房屋抵押貸款風險更低還是上海的消費金融產品風險更低。可是市場永遠有人願意冒更大的風險,願意給用戶支付更高的利息,或者他願意做毛利更高的資產。我們給自己的定位也是要做低風險、低毛利的事情,這樣的一個定位就會使得我們跟別人從資產選擇上會變得更長,我們自己的生命周期相信會比別人更長。在這個階段裏,我們回頭說用戶這一端,因為用戶無法判別,所以他能感受到的就是你長期的體驗是否OK,這個循環就變成有些人容易做一陣之後就爆負面,有些人持續一直做著,也風調雨順,沒有什麽問題,這其實是它之間的區別。用戶真正能夠感知到的是它對你整個平臺的信任,以及你們這個團隊是否是在認認真真做事情,這是用戶本身能夠感受到的。

  二是關於體驗上的變化,剛才說的是利率那塊,後面就是關於贖回這一塊。贖回這塊,我們當時也有風險上的擔心,如果用戶體驗變差了,會不會造成大量的大家對你的不信任,都會流失離場。但我們今天自己綜合下來有兩件事情是可以保證的,第一件事情,我們做的所有的資產雖然是非標,但隨時可以向市場上拋售掉的。因為我們做的資產中專業金融機構占比是10%,後期專業金融機構占比會超過50%,這些專業的金融機構都是保險和信托機構,自然我的資產可以隨時向他們開放,他們可以進來的。因此,平臺上如果發生很多用戶都要轉讓,資金進來少的話,我們分分鐘可以把我們的資產拋給專業的金融機構,他們自己會收這些資產,只是他們收這些資產的話,對於我們來說可能掙錢相對來說少一些,或者有一些中間的手續費而已,但整體上來說沒有太大的問題。

  另一個層面,我們公司自己做一個研究院,研究院有二十多個人,我們對流動性風險以及用戶行為做深入分析,我們發現移動互聯網金融一定會改變金融本身的結構。PC時代,大家基本上是信息的溝通,但移動上面會變成碎片,及時化等一些場景,而這些場景恢復和大數定律。這個大數定律從後臺來看整體確實是穩定的,無論遇到行業極大的負面,比如e租寶事件,各種事件,大家對互聯網金融普遍不信任的時候,我們發現數據依然是良好的。這就證明一件事情,碎片化大數定律的存在,當市場真的平衡的時候,每天進出永遠是相對來說OK的。就像股市,股市再大跌,再大漲,大漲的時候,可能會有很多瘋子全陷進去,就算大跌的時候它也不會出現說特別大的流量,所有人都把錢全部取出來,所有人都在拋售,就是這種狀況還是一個大數定律,都是一樣的。

  和訊網:前兩天有同事給我看你們的APP,操作了一下,感覺簡理財和“寶寶類”的操作差不多,簡單及時,但我們看到的收益其實是高不少。因為我們看到債權中除了貨幣基金之外還匹配了一個抵押類和消費類的資產。要滿足這麽多用戶投資的需求,這些優質的資產是從哪個地方獲取的?怎樣來保證收益相對穩定和安全呢?

  林恩民:這些所有的資產都是通過我們自己來做風控的,因為我們當時做銀客網的時候有一個概念,我們覺得要讓更多的人做互聯網金融,我們的社會價值才是最大的。當時我們做過很多的嘗試,把社會上所有類型的資產全部做過一遍,後面會根據我們的經驗,我們去判別說其實市場穩定,毛利相對較低,但能夠長遠發展的主力還是在抵押貸款這一側。抵押貸款這一側,有很多我們認為小市場的地方,比如說是贖樓業務,一些過橋業務或者是銀行出表業務,和金融機構的合作等等。這些是我們能夠看到市場存在一個小體量市場,這個小體量市場我們大概能夠做到500到1000億左右,這個市場正好能夠滿足這個收益率。

  當然有另外一件事情,隨著我們體量的增大,隨著我們自己不斷的完善,利率可能會不斷的下移,因為我們永遠要做更低毛利的事情,不斷去選擇更優質的資產,這是不變的一個法則,所以,收益率還是會降低。但整體上,我們保持現有的比銀行理財高兩個點的利率是沒有什麽太大問題的。未來來講,我們會比信托類的資產低一個點左右,這是實質的狀況,大概會是這樣一個區間。

  為什麽能夠保證呢?這個保證就來自於移動互聯網的革命。因為余額寶選定的絕大部分是銀行協議存款或者說是銀行資產、銀行隔夜拆借或一些債券等等,這是貨幣基金本身的選擇就是“寶寶類”產品,我們選擇的是非標產品,非標產品本身是流動性比較差的產品,但它走到了移動互聯網就產生了一種革命,這種革命就是你隨時可以發起轉讓,而大數定律存在的時候,你的流動性又被釋放掉了。這是我們現在通過技術可以實現讓它出現的一種革命,所以這是技術的改變。關於資產本身來說,相對周期比較固定,我們的保證是保證這個資產可以高流動,一些金融機構也可以收走,保證這些資產隨時可以變現,保證如果出現極端情況,我們可以去對衝,這時候就可以看到在現在市場上,它很像寶寶類產品,但它的本質是選擇相對比較偏門一些的另類資產,而這些另類資產又通過兩種方式,一是和金融機構合作,二是通過移動互聯網上轉讓機制的變革,使得這種流動性做出了釋放而實現的。

  和訊網:簡理財在5月份剛剛過完了一周的生日,我們看到包括用戶數和資金量都做的很不錯。未來,對於簡理財或者您個人有一些什麽樣的規劃或者目標呢?

  林恩民:當時我們做“簡理財”,叫這個名字,我們也是定義希望能夠讓理財這件事情更簡單,能讓中國最廣大的理財用戶都能享受到相對高品質的一個服務。至於簡理財未來的發展方向,我們基本會延伸現在的這條思路,第一件事情,我們不斷的打磨現在的這個產品,讓這個產品使用戶保持相對OK的收益率,流動性上依然能夠做到這麽好。

  第二件事情,我們要跟更多的金融機構合作,同時我們要去符合國家監管意見和指導,保持我們這個產品長期可以在監管的視線下長期運營下去。

  第三,我們認為理財這件事情其實對用戶來講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因為大家的目的看似是錢生錢,其實目的是為了更好的生活。我們後邊會有一些生活場景的東西出現,會把用戶的生活場景結合起來,我覺得我們不僅僅要讓用戶能夠掙到更多的錢,同時應該去決定讓用戶更好的生活,能基於他的生活和金融有關的所有的東西都能夠去做,讓他感覺有了簡理財,自己的金融服務就夠了。

  和訊網:我聽下來感覺也是一個比較大的願景,包括所有人、所有和金融相關的都有簡理財一個就可以搞定。接下來問一個比較私人的問題,現在我們看銀客網和簡理財發展都不錯,目前我們監管層這塊的監管條例等嚴格很多,近期也有很多大平臺所謂的跑路或者倒塌的這種事情發生,也導致我們的大眾對這個行業是有一些誤解的。如果說回到很久以前,從您個人來說,您還會選擇互聯網金融這個領域來進行創業嗎?

  林恩民:這幾天我們一直在討論一件事情,重新創業。重新創業的時候會有一個感受,創業本身是一件很高風險的事情,它的成功率其實很低很低。我們自己又在創業領域裏選擇了一個最高風險的事情,因為你在做的事情是你自己認為自己特別有社會價值,包括我們在資產端的一些評級制度和風控把控、一些系統化等等,這些可以讓本身市場上借款人的利率大面積下跌,我們能降低借款人的成本達到50%以上,這是我們在做的事情。回頭來看自己做了一件認為對社會很有意義的事情,冒著很大的風險,監管其實是不完善的,市場也出現很多我們稱之為敗類或者是本身就沒有安好心的人過來,這些人打著互聯網金融的旗號做著違法的事情,因為你永遠阻止不了,因為和你沒關系。但你又容易躺槍,所以,我們其實幹了一件非常高風險的事情,這種高風險有可能存在一件事情,國家哪天看到這個社會不安定了,就覺得你們這件事情不能做了,你本來還憧憬夢想著我們能解決多少問題,能創造多少價值,走到一半的時候發現國家不讓我們幹了。更重要的是它似乎永遠有一個罪名叫做“非法集資罪”,現在所有沾上互聯網金融的好像都和非法集資劃上了等號。

  以前最早我們做銀客網的時候說我們是做P2P的,大家覺得很潮很好,國家支持;後來P2P不是很好的時候,我們說是做互聯網金融的,然後又整體整頓互金,現在不好說自己是做互金的。現在出去介紹自己的時候說,自己是替老百姓解決財富問題的,就只能是這樣介紹了。換個角度來說,它真的是一件很高風險的事情。我們今天再回頭看的時候,如果真的讓我們再重新選擇的話,我依然會選擇它。原因很簡單,第一,信息化革命在傳統商業上基本就是信息流、物流和資金流。信息流在BAT時代就解決了;物流在今天的物流O2O公司被解決了,尤其是上門服務公司,他們在做這方面的解決;資金流就是互聯網金融,它會成為信息化革命的最後一站,當然它從科技角度上來講也是硬件科技的開始,現在也正好是一個時間結點了。所以,這是信息化革命結束的末班車。大家都說我的年齡很小,很年輕,如果就在這個年輕的時代裏,我能趕上這最後一班車,我覺得這是我人生的幸運。其次,我們真正在從業的時候,真正發現它是可以為社會解決很多問題的。

  舉個例子,當時做P2P的時候,我們看到P2P的市場利率,從開始我們從業的時候市場利率平均在18到20%,現在降到11%左右,借款人成本也在降低。中國有很多人,他們是傳統金融機構不會去服務的對象。其實幫助小微企業這是全社會的難題,不單是中國一個的難題,全世界也在想各種辦法幫助他們解決小微問題。

  解決小微問題我一直有一個觀點,大象幫不了螞蟻,只能讓螞蟻幫螞蟻,因為螞蟻只有幫了螞蟻才有的吃,大象不用幫螞蟻它就有的吃。這其實就要開放互聯網金融,才能把這個社會真正的產能以及幫助小微企業這件事情給激活起來。我們在從業的時候發現它真的是能夠做到的,我們今天給借款人降低了成本,從我們入行到現在降低了達到50到70%,尤其我們規模化之後,我們可以降低中間很多細節上的成本,這些細節上成本的降低其實在傳統時代是不可能存在的。我們也能解決投資人理財服務以及它和中國廣大的人群、中國富人之間的資產性收益和富人之間差距的問題。從這個角度來講,國家一直要縮小貧富差距,無非兩點,一是通過政府手段,從稅收、養老來解決;二是市場來解決,我覺得我們就是那個市場解決的一份子。所以,這是我看到的價值,我們不僅只是在做理財,我們一方面能夠讓理財的用戶,讓社會的財富分配更均勻;另一方面,我們能夠讓借款人降低成本,其實借款人降低成本也是讓社會財富分配更均勻。因為他們小微的時候利率很高,如果你有辦法能夠讓利率降低,使他們財富積累速度更快,讓真正勤奮努力的人能夠獲得應有的收獲,而不是你有一個很好的生意缺點錢,銀行不給你,你就看著它完蛋了。所以,這是我們造成的變化。

  當然我們也冒著風險,有些時候我見投資人,投資人說現在風氣不穩定,對互金嚴厲打擊,如果真打擊怎麽辦?我說真打擊了也沒有遺憾,因為自己真正在做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但我有另外一個相信,我是相信永遠創造社會價值的人,國家是看得到的。你真正在改變社會國家是看得到的,全世界都是這樣,中國政府也一樣。我們從專車可以看到政府的變化,法律永遠滯後於市場本身的發展,但法律本身是要限制那些作惡的人,而不是那些作善的人。如果你做的這件事情是向善的,我相信你願意把所有的東西都證明出來,是不會有人去打擊你的。因為有了這個信心,尤其這一屆政府,還是很提倡青年創業,提倡真正去創造價值,而且我們創造價值是服務真正的實業的,因此對於我來說,我覺得就算有再大的風險,只要我們願意去選擇真實的做業務,然後真正創造價值,往前走,不斷地跟監管層溝通,不斷的把我們的信息該披露披露,該報備報備,自然而然會有一個好的結果。當然就算再差沒有好的結果,我相信也不會有壞的結果。

  和訊網:至少我們對於幫助老百姓和幫助小微企業的行業中我們是努力過的一個身影在裏面,這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非常感謝你們收看我們這一期的節目,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