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熱點熱聞 > 詳細視頻

共鳴科技陸雨泉:不良資產催收將是萬億級藍海

2016年05月25日11:13 來源: 和訊視頻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趙然 嘉賓:陸雨泉

文字實錄:

  和訊互聯網金融:和訊網友大家好,這裏是《對話互聯網金融掌門人》欄目。今天我們有幸邀請到共鳴科技CEO陸雨泉先生。陸總,據我了解,您是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連續創業者了,之前您參加過人人貸和向上金服的創建和管理工作。一路從P2P到互聯網理財、再到現在的共鳴科技,是什麽讓您看好目前這個行業的?另外請您簡單介紹一下共鳴科技,現在在做些什麽?

  陸雨泉:我從2010年加入人人貸,當時整個中國的互聯網金融還是一個非常初級的階段,在那時我們發現了個人與個人間基於借貸和理財的需要。隨著整個市場越來越熱,2013年和2014年我們在做向上金服,也就是線上理財的部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在考慮一個問題,就是P2P很大程度上是解決個人與個人間信息不對稱的問題,比如說我要借錢和我要理財,在早期實際上是非常不順暢的;但隨著行業發展帶來另外一個問題,就是機構與機構間的信息也不是很順暢,有的機構資產質量很好但是它缺錢,有的機構是專業做理財的,它需要補充更好的資產到他們的業務裏面來,這中間有一個類似於像中介的需要,那這個需要是什麽呢?就是我們幫有錢的機構去找資產,幫有資產的機構去找錢。這個是共鳴科技在2014年創業、包括2015年在做的事情。

  截止到現在為止,共鳴做的資產撮合的規模大概在100億左右。主要都是針對非標類資產,比如傳統金融機構可能不太做的資產,有供應鏈類的、也有基於個人消費貸款的,也有消費信貸的,各種類型我們都會觸及到。但是在2015年有個變化,就是整個市場包括經濟環境的下行,造成很多機構經營比較困難。尤其15年底的時候,有幾家機構可能操作不太規範,還有些違法的機構,造成整個互金的市場有很大的動蕩。這個動蕩就帶來一個問題,整個理財的市場是向下的,包括對於機構的要求和門檻都變得越來越高,這會給我們的業務帶來實質性的影響,因為等於說買家沒有那麽多了,但是賣家還是很多。

  但是有個問題,因為經濟下行,這些賣家的資產質量也是不如從前了。有個顯著的特征,從2014年開始,基本上每家的資產質量都是往下走的,這個趨勢非常明顯。從這時候開始我們開始考慮,第一點是共鳴本身的出路在什麽地方?第二點是,如何服務好這些機構?

  我們發現,不良資產在未來可能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部分。為什麽呢?簡單從兩個因素來考慮:第一,傳統的信貸機構或者做資產的機構,他們需要對資產部分最後的收尾有個處理;對於理財機構,他們收購或合作了大量資產,為了確保自己平臺上理財客戶的本金和收益,他們也需要具備不良資產的處置或催收能力。但是,這個事讓他們自己去做是不現實的,舉個例子來講,任何一家機構在做貸款的時候,比如說做100個客戶,或者說借錢給1000個人,那總歸還錢的是大多數,不還錢的是少數。而且不還錢的人群在全國各地都會有分布,我不可能為了三五個或者幾十個客戶,專門在某一個地區去設一個網點來解決後續資產回收和處置的問題。所以我們認為,催收並不是資產類機構或者理財類機構的核心業務,是屬於通過外包的形式可以有效和經濟的解決的問題。而且,很多公司自己配備的催收團隊,從專業性角度或從這個部門在公司的角度,屬於一個很雞肋的地位,說它很重要吧,它也重要,說它不重要吧,也不重要。而且大家往往印象裏催收都是很彪悍、光著膀子紋身、大金鏈子或者穿黑西裝帶著墨鏡,對催收有些個人的看法。但實際來講,催收經過這麽多年的發展,其實已經很規範了。包括銀行和各個金融機構,都在廣泛地采用催收外包的方式。我們希望能夠在互金行業裏邊應用互聯網或互聯網金融的概念,去打造一家不良資產的管理品牌,以此來服務不僅僅是互聯網金融平臺,也包括傳統的金融平臺。因為催收這個行業是個很古老的行業,所以我們認為有很大的機會去做一些事情。

  和訊互聯網金融:只要有借貸關系的存在,就肯定有潛在的逾期或壞賬的可能,所以不良資產的處置是早就存在的。您剛才也提到,現在不良資產的處置漸漸被大家關註和重視起來了,那您覺得不良資產的處置成為焦點的背景和契機是什麽?請您再展開談一下。

  陸雨泉:傳統的不良資產處置,大家熟悉的有四大AMC,比如像東方資產,或者說這些傳統的資產處置公司,但是他們處置的資產大部分和以前的經濟背景還有我們的貸款結構是相關的。傳統的金融機構大部分做的是企業授信和企業貸款,可能一筆貸款就幾千萬或幾個億,它都是這樣的規模。尤其是咱們國家的信貸投放比大概有40%是投放在房地產領域的,不管是企業的信貸還是個人的,它的金額都比較大,有這樣一個特征。在傳統的資產處置領域裏面,他們是通過本身有抵押的資產或者說是有足值的標的物的資產來進行處置的,處置的方式是進行資產重組,然後通過法律程序,包括法院,經過一系列的工作之後,把這個資產形成一個可以去出售的良性資產,那這個方式會有一些損失。但是呢,這個部分和我們目前整個社會經濟結構中的信貸結構也不太一樣了。因為從這幾年開始,互聯網金融雖然也遇到了一些波折和問題,但總的來說,還是為咱們老百姓提供了更多可能性的。

  咱們簡單舉個例子,現在拿出手機看一下,比如支付寶可以借給你多少錢、微信可以借給您多少錢、京東可以借給您多少錢?還有各種各樣的創業公司所做的快速貸款的APP,包括你想從事一些具體行業,比如您想去做教育,做個課程可以分期,做很多事情都可以分期,金融服務變得越來越廣泛了。和傳統的貸款的結構相比的話,針對於個人的消費部分包括信用部分的貸款變得越來越多,而不像以前,只有銀行的信用卡是主要在做這個內容的。那就意味著,針對於個人的不良資產的管理,在之前處於一種相對來說比較空白的地位。

  它有幾個難點:第一個難點是,在咱們國家個人的征信記錄還不夠完善,征信的環境也不足夠好,可能這個客戶在這借了錢找不到人,所以很多機構不是很敢去做這個事情,包括催收的成本也比較高,因為你要花大量的時間去找這個人,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其次,由於它的金額普遍都比較小,也就意味著你的單位操作成本和時間成本會很高,比如原來我作為一個不良資產的處置員工或專員來說,處置幾棟或幾十棟房子,那我需要去走法律程序,這件事情雖然周期長,但我一個人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現在如果都是個人貸款的話,可能我一個人帶呆賬戶的話,比如有多少個違約賬戶,舉例子短賬領域的人均呆戶量行業來說大概是300戶左右,比如逾期在60天左右,或者30天的,這種情況下,你很難讓他去很精細地去做到每一個客戶都覆蓋到。就比如打個電話,客戶說我現在沒有錢,或者電話打不通,那就說等一等,但一等,因為賬戶在不停地往上湧,今天有一批、明天有一批,每天都有新的,那我肯定盡可能去跟進有還款意向的賬戶,比如客戶跟我有聯系或者有承諾的賬戶,那些沒聯系、沒承諾的賬戶可能就逐漸放棄了。在這裏面,機構就有一個很大的損失,催收員的精力不是足夠的充分,因為他要去覆蓋這麽多的賬戶,和以前的方式是完全不同的。以前催信用卡的這部分機構或公司也不太願意做這一類業務,原因很簡單,因為信用卡可以上征信,客戶對征信的懲罰還是很看重的。從這一點來看,做銀行的業務相對來說還是小很多,但做消費金融就難一些了,在這裏你投入的時間和單位成本都會高。

  和訊互聯網金融:剛才您提到,互聯網金融時代所帶來的借貸關系產生了很多新特點,比如說地域性跨度比較大,那可能成本方面也比較高;或者說一個債務人會對應多個債權人。面對這些特點,在不良貸款催收方面有什麽新的應對方法呢?

  陸雨泉: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比如科技的發展帶來了放貸技術的進步,比如通過手機APP或其他互聯網的方式可以很快獲得授信、拿到錢;但是在前面容易後面就難,就是放款容易但收款就會變得更麻煩。

  舉個例子來講,我是北京一家創業公司,給廣西、雲南、貴州甚至新疆的客戶把錢借給他們了,但如果遇到不還錢的情況,我不可能因為幾千塊錢的問題坐車或者飛機過去,去追這筆錢。

  對於我們來講,催收同樣面臨這樣的問題,只不過我們更專業一些。舉個例子,我們認為最合適的道路和方式就是目前快催收所選擇的眾包+自營的方式。怎麽理解呢?就像京東一樣,我們自營的部分是指,有自己建立的,直接由自己管理和運行的催收中心。目前在合肥、成都和西安建了催收中心,到下個月底員工數量將達到近800人的規模,所有的催收員都是我們自己招聘和培訓的,而且全部按照銀行的合規標準、全程錄音錄像,整個硬件環境和軟件環境的建設,都是按照金融機構的標準來建設的。這樣幫原來案件數量不是很多、委托給催收公司人家不願意接受他們案件的小機構,把他們的案件通過分散處理的方式,分散到我們的幾個處理中心,根據不同的賬齡、結構、不同的催回難度,去分不同的組來處理。客戶第一時間可以看到催收實際還款的效果。這是我們的第一個部分,自營的部分。

  另外一個部分,就是我們說的眾包的部分。類似於我在京東或淘寶開了一個店,店主並不是我,我提供了一個平臺,店主是誰呢?是全國各地、大大小小的催收公司。因為催收公司有很強的地域化的特征,比如我在當地有二三十個員工,在當地從事催收業務。通常金融機構會把當地的單轉給他,然後他會在當地去找這個客戶,跟客戶去談還款的事情,或者說如何去查找這個人。這是他們所做的事。但以前,他的公司規模很小,去和機構談的時候就很不對等,形成了一個非常畸形的狀態:機構想委托給他們,但由於他的規模太小,機構沒有能力去管理幾百家這樣的催收公司,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即使能找到這麽多催收公司,也沒有足夠的案件給他以維持合作關系,因為可能偶發的在某個時間段有這麽多案件,但是這些案子在追回來之後在一段時間又沒有了。所以,我們起一個平臺的作用,和各個催收公司去建立聯系,然後我們提供IT系統、合規政策和客戶給他們。在這個方式裏等於省去了催收公司去找各個平臺拿資產的過程,同時也節約了各個平臺在去跟催收公司打交道的時候遇到的各種問題。比如如何確定這個催收公司的質量怎麽樣,有沒有歷史數據,在我們這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這個催收公司做的是不是合規,在我們這也是可以看到的。

  第三,我們本著案件就近分配的原則,比如廣西桂林的案件就絕不會分到貴陽去。這樣就能一定程度確保回避高成本的情況。現在我們把初期容易處理的案件,通過自營中心全部處理一遍,然後把這些需要落地和上門的案件交給外包公司,他們再來處理一遍。

  和訊互聯網金融:那剛才您提到通過外包和自營的方式,我理解共鳴科技是一個連接機構與機構之間的公司。

  陸雨泉:是的,我們一直秉承著B2B的理念。

  和訊互聯網金融:自營可以理解,因為人員和各種規章制度是確定的。但是外包怎麽保證人員和服務上的標準?因為剛才您也提到,大家一提到催收就是大金鏈子,挺可怕的。現在不知道有沒有升級呢?

  陸雨泉:首先我們不可否認,在社會上是存在著暴力催收或其他手段的公司或團隊。對我們來講,就是第一我們會對所有的機構有一個準入標準,就比如說首先你要五證齊全,是一家正規的公司或企業;第二要求你要有完整的催收體系,比如你公司內部結構裏有多少人,這些人有沒有管理人員,有哪些是出去做業務的,有哪些是應該做數據的,然後你跟我之間如何反饋和對接,這些是有要求的;第三我們針對一、二十單或二三十單這種的,那就不太值當我們去開發一套系統了嗎,但是我們針對比較大型的客戶,都會在一套我們自己開發的系統裏面。因為這些小公司是沒有IT能力的,他們可以使用我們的IT系統來進行催收,整個過程是可以在系統裏留痕的;另外一點就是我們堅決不允許催收公司接觸到客戶的現金或錢,是全部由我們的委托機構或中間機構來收取所有的費用,包括客戶償還的金額,都是由他們來收取的。

  在這個裏面,我們對催收公司有些要求和懲罰的措施,比如如果在客戶那邊有很明顯的威脅行為或暴力行為,我們會直接跟他們停止合作,或者把他們從我們的外包系統裏剔除掉。

  和訊互聯網金融:那已經應用到實踐中的這些催收方式,大概的追回率是怎麽樣的?

  陸雨泉:這是一個很難去回答的問題,我只能這麽講:目前我們比委托方自己所催收的效果平均下來好2~3倍。因為賬款的性質不一樣,比如銀行的信用卡是一類,那相對好催一些;消費信貸是一類,P2P又是一類。一類的話,由於貸款的性質不同,所以說難度是不同的,回款率也是不一樣的,而且還跟賬齡有關系。比如違約是30天以內,還是31天到60天,這些都有區別。

  和訊互聯網金融:剛才您說這些催收公司可以用共鳴科技的IT系統,那是否涉及到大數據方面的應用?

  陸雨泉:是的,目前有幾個新型的貸款,舉個例子來說:你現在在線上去做一些比較便捷的貸款的時候,都會要求你提供很多數據和信息,有很多授權。當然,很多信息都不是現在能夠獲取到的,但是他會要求你授權,未來他可以抓取到這些信息。比如通話記錄、通訊錄、電商的記錄等。這些都會成為我們在催收處理中用到的工具。

  對我們來講的話,首先第一點我們是在遵守法律原則和個人隱私的前提下,會根據客戶當時的授權和機構給予的界限,來去查找這個客戶的信息和數據。在這個部分裏面我們有一套自己的大數據分析系統和處理系統,會去不斷查找這些失聯客戶的信息。因為大部分的違約客戶並不是喪失了還款能力,或者說暫時拿不出錢,絕大部分客戶是以欺詐為目的的,是惡意的。也就是說從一開始他就抱著沒想要還的想法,這種客戶比例是最大的。整個信貸市場裏面,欺詐客戶造成的損失在80%以上。

  這部分客戶他們都會有目的的去隱藏自己的信息,不管是真實的聯系方式、聯系人或社交關系。對我們來講,就像一個偵探去破案一樣,需要通過各種蛛絲馬跡,包括交叉的檢驗,比如這個客戶在這裏借過錢,但是他某個聯系人的號碼在另外一個機構、另外一個客戶身上又出現過,那麽我們會尋找它的交叉性和關聯性,找出來之後有可能這是一個團夥。在某個地區正在做這樣的事情。或者說這個機構已經騙了這家機構,現在又去騙另外一家機構,這個時候是可聯系的。我們也會通過授權去查找他們在電信運營商的記錄,再電商的記錄等,這些都會成為我們追蹤的手段。同時也會通過傳統的方法,比如通過電話或通過上門尋找他的戶口所在地,居委會、派出所等,各種各樣的方式我們都會去找,找到之後無非就是通過試壓或者談判等方式,讓他盡快把這筆錢還上。

  和訊互聯網金融:那這個過程中如何保證個人信息不受侵害?

  陸雨泉: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所有的數據處理全部是集中在總部的。總部有一個專門叫數據監控部門,他們來處理這樣的事情,我們是不會把這些數據給外包公司的。這個數據不可控的時候是不會發出去的,只會展示到我們的數據修復部門,他們在判斷有價值的信息和數據以後,會直接到我們自營的中心,由他們負責線索的核實,線索核實以後,才會讓地方的催收公司根據明確的線索上門去查找。在這個過程裏邊,客戶的信息是不會外泄的。

  而且做催收這個行業本身就有一個很大的特質,就是很多機構對違約和壞賬是很忌諱的。尤其是這些數據他們都很在意,因為這些都是他們花了血的教訓、拿錢買回來的經驗,他們是不願意讓別人看到的。比如我想分享給別的機構,這個是不可能的。我們本身有很強的保密義務,在所有的合約合同裏邊都簽的非常非常清楚。

  和訊互聯網金融:對資產進行拍賣、通過技術手段將不良資產轉換為標準化投資產品也是當下一些從業者的選擇,但這就涉及到相關業務資質的獲取問題,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陸雨泉:資質問題其實是整個行業的一個攔路虎,到目前為止我們沒有看到哪家機構很有效地去解決這個問題,但是我們相信在不遠的將來肯定是有辦法的。舉個例子來講,我們看到像某些金融資產交易所,他們之前都在賣優質的未違約資產。但是違約的資產其實是一個定價的問題,因為資產本身它並沒有什麽界限,“好”或者“壞”這些是人為劃分出來的,對於我們來說它只是一個價值的問題。

  就比如說這筆貸款沒有違約的時候,一百塊錢就是一百塊錢,或者我們認為它值九十塊或一百零五塊;但是違約之後,判斷就不一樣了。比如說作為個人投資者來說,我完全沒有能力來收回這筆貸款,對於我來說,這一百塊等於零。如果作為一個催收員,我認為自己有20%的概率能收回這筆錢,我會打一個折扣,我認為要賺一點,15塊錢我認為它是值的。如果說我是個很專業的催收機構,我認為可以催回來30-40塊,那20塊錢就可以買,舉個例子就是這樣的。

  和訊互聯網金融:談到現在我們來聊最後一個問題,剛剛您提到不良資產還有催收這些業務發展的都很迅速,那麽在當前的經濟形勢下,您認為不良資產處置未來趨勢如何?

  陸雨泉:我分兩個角度來解答:第一個問題是目前的經濟形勢會維持多久?在我們看來,在股票的一級市場或二級市場有一個很大的反應之前,恐怕經濟形勢都會處在這樣一個叫“新常態”的環境下,可能還是需要時間才能逐漸變得更好,這個過程我們預計可能需要花兩年左右的時間,這是其一。

  但是我們並不能說這個行業就是一個看天吃飯的行業,經濟環境不好的時候我們出來賺錢,經濟環境好的時候就不知道該怎麽辦了,這是不可能的。為什麽呢?之前我們講過,以前的不良資產處置是由四大來做的,包括很多金融機構是不願意賣不良資產的。為什麽?比如我是一個銀行,我把資產賣給了某個民營機構,貴了它不要,便宜了就是國有資產流失,舉個例子是這樣,會有這樣或那樣的隱患在裏邊。但是隨著整個金融業變得越來越開放,比如整個存款保險的制度,包括銀行變得越來越商業化,那這些問題在將來都不在成為是問題了,也就是銀行也願意和民間的公司合作,他們也願意把東西賣出來。

  另一點就是,在催收行業裏面,隨著手段的進步、貸款種類和資產種類的增多,它的範圍會變得越來越廣。貸款機構、包括P2P行業或整個互金行業,市場的信貸供給量在過去幾年幾乎是一年翻一番的,但催收的基礎設施卻在過去的兩年之內幾乎沒什麽大的增長。催收本身會基於信貸行業周期的特點,存在一個滯後性。因為先放信貸,過一個周期才會有壞賬,這個時候大家才急急忙忙去找誰可以催。

  從我們的角度來說,我們當初作出的判斷是一個預判,在2015年11月份,第一個催收中心投入使用,到現在也就半年的時間,能有現在這樣的規模,而且我們現在的業務是接不過來,我們的人力和服務能力還不是太強。就以往互聯網公司的情況來說,有幾百號人已經是一家很大的公司了。但現在我們有七八百人的情況下,依然不能滿足全部的需要。我們還需要繼續擴張,開新的中心,擴張我們的合作夥伴。

  基於我剛才說的兩點,也就是行業變得越來越理性和成熟,催收這個事不像以前一樣都握在自己手裏,包括很多銀行也在去催收化,它自己養催收中心不劃算,想把這些事情包出來;同時,信貸市場供給量的增加,會導致在後端市場也有很大的增量,也是需要我們去考慮的問題。

  最後一個問題就是,催收這件事以新的業態、新的方式,在成本上和傳統的操作方式有巨大的差異,所以我們認為催收市場是一個萬億級的、非常大的藍海。

  和訊互聯網金融:其實還是有很廣闊的發展前景。在共鳴科技這樣的公司的幫助下,借貸人或者機構的安全和發展能夠得到更好的保障。

  陸雨泉:對,我們希望讓機構放心地借給別人錢,也希望讓絕大部分的客戶按時去還錢。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