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和訊座談會視頻列表 > 詳細視頻

和訊座談會:索羅斯等大佬為何紛紛看跌美元

2016年01月27日10:24 來源: 和訊視頻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孫建楠 嘉賓:劉夏朱曉煒

文字實錄:

  和訊網:非常感謝兩位嘉賓對人民幣和港幣的解讀。下面我們轉向美元。本周美聯儲將召開議息會議,也是領銜全球本周央行的大戲。近期索羅斯、達裏奧、格羅斯包括新債王Gundlach都在說一句話,美聯儲加息是一個錯誤,劉女士您如何看有哪些因素讓這些投資大佬的情緒如此悲觀?

  劉夏:這些人在市面上釋放言論,比如我們看到索羅斯或者一些大佬,他們背後有這個言論的原因,比如他後面有對衝基金,他的言論不一定是投資者適合參考的。但這種悲觀情緒確實存在。有一種觀點認為去年美聯儲加息為時過早,12月,美聯儲不得不為了維持它對市場的信心,加上第一次對市場釋放加息信號的信息,有的人認為當時全球環境並不樂觀,美聯儲並不應該加息。另一種觀點認為美聯儲加息為時過晚,錯過了6月份最佳加息時間點。當時全球環境包括商品價格還沒有繼續下行。在這個觀點後,我認為其實市場不能說悲觀,但並不是太樂觀。

  一是美聯儲現在的政策可能在第一次加息之後有可能重回寬松環境。去年美聯儲提到加息並不代表緊縮的政策,這裏面還有一定的區別。在這樣的政策環境當中,我們重新探討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其實是一個單一貨幣政策,以通脹為最終的維持物價穩定的目標,中間維持通脹穩定、就業穩定,這樣一個目標在凱恩斯經濟學當中是西方經濟學家、貨幣政策決策者常用的政策的模型。但在新的經濟形態和金融市場中,我認為它有非常強的局限性,包括全球化的使得經濟和金融市場錯綜復雜,相互影響。央行的貨幣政策最後我們可以看到,在模型當中的效果可能在新的全球環境當中不一定是能夠達到的。另外這種不樂觀,我認為是經濟環境中的不樂觀。

  先看美國國內雖然有利好的消息,比如說這個月非農指標大幅好於預期的目標,29.2%,但是我們再仔細分析來看,就業的增長大部分在年齡22歲以下或55歲以上的人,並不是真正增加的就業的人數。另外通脹方面,由於油價現在雖然反彈,今天早上我看到32,但之前確實在30左右浮動,美國和歐洲的原油價格。在這兩方面一個是通脹,一個是原油價格有所拖累,一個是就業市場並沒有真正大幅度好轉的情況下,美國國內經濟是值得擔憂的。

  再提到新興經濟體甚至中國GDP有所減弱,經濟有所放緩,歐洲的經濟在調整當中,其實全球的環境並不是太樂觀。所以,我認為市場上對於美聯儲對於美國和美元的看法主要是對政策方面和經濟的不太樂觀。

  和訊網:我們可以理解為市場在推動美聯儲放棄加息?

  劉夏:市場不太會說推動美聯儲放棄加息,但從市場的表現,我們可以認為美聯儲並沒有太充足的加息的因素,因為美聯儲要參考的經濟數據或者國內經濟狀況,全球經濟狀況,釋放的信號並沒有給它現在一個要加息的時間點。另外美聯儲之前的措詞也代表了他們的加息將是緩慢的包括非常謹慎的,如果其他的因素並不支持美聯儲加息,有可能它沒有一個充足加息理由或者重回寬松的政策。

  和訊網:上周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也表態,美元升值態勢大部分已經實現,未來不會再看到美元大幅升值。所以,請問朱先生您認為美聯儲的看跌期權是否已經復活?

  朱曉煒:我覺得短期內沒有進入到那個步驟。因為其實從美聯儲2016年貨幣政策來看,耶倫在此前講話中一再強調的是重點是關註美聯的加息頻率和它的幅度,而並不是說它的加息時間結點。從這方面考慮其實它已經計算到了如果2016年全球經濟,其他的國家都是出現一個寬松的政策的話,其實美元已經是處於一個升值通道了,不用加息美元已經在升值了,可能在2016年它就不會選擇加息,而是以更溫和的態度看待美元。

  如果另一方面,假如市場的貶值大大超過了市場的預期,同時造成美元短期內快速升值,這種情況下耶倫可能在2016年重啟寬松的政策,不過這種概率從2016年來看相對偏低。

  和訊網:剛才兩位嘉賓談到美國國內經濟動力有些放緩,包括12月份CPI、通脹已經出現了負值。這周末美國也會公布Q4的GDP,市場預期低於1%。現在來看劉女士如何評估去年12月,美聯儲第一次加息後全球匯市的反應?

  劉夏:當時我們看到美聯儲加息後市場短期的反應是買預期賣事實,因為美聯儲加息的與其已經很充分,在此之前已經50%充分的反映到美元的價格當中以及其他貨幣對的價格當中。所以,當這個新聞出來市場上沒有突發大漲大跌,反而比較平靜。相對來說我們看到美元先有一個下降,之後反彈會原地,這是短期的即時效應。長期來看,在加息之後的一個月,比如歐元對美元仍然處在震蕩區間,這和加息之前區別並不太大,商品貨幣由於之前油價的拖累處在下跌的空間,並不是美聯儲加息的主要的影響,英鎊處在一個下跌的區間,日元有所升值,這樣的環境更多受到全球經濟的影響,或者說是貨幣當國央行政策的影響,並不是美聯儲加息直接影響。所以,這個原因也是說我們去年一年整個的醞釀,從6月、8月、9月、10月、12月,美聯儲加息的預期市場已經聽夠了,已經消化了。所以,接下來有關美聯儲加息貨幣政策會影響市場,但除非是一個突發的讓所有市場交易員措手不及的新聞,否則我認為市場的反應是相對來說比較平淡的。

  和訊網:北京時間本周四淩晨,美聯儲將會公布議息結果,不加息的概率將會非常高。所以,您覺得他在會後的表態會如何強調這個政策的節奏呢?

  劉夏:美聯儲他們加息或者之後貨幣政策的參考指標是哪些,應該會有一些新的參考指標。比如去年一開始的時候,他說到我們加息的步伐主要參考就業,後來提到主要參考通脹,9月份第一次提及了全球經濟和美國之外的經濟做一個參考。12月的時候也特別提到了有關中國的經濟環境。這次它有沒有新的因素加在裏面,這是第一個看點。

  第二是有關美聯儲整個的政策偏鷹派還是鴿派,我覺得在今年也會稍微有所變化。

  和訊網:請問朱先生,您覺得投資者應該關註美聯儲議息結果後的表態的哪些方面呢?

  朱曉煒:第一,全球的經濟。因為在去年9月份,經歷過中國A股動蕩之後,美聯儲第一次提及到。今年由於全球經濟體的緊縮,經濟狀況變差,對於美聯儲而言需要尤為關註的一件事情。第二,它對於2016年加息步伐的指引。因為在這次的議息會議上不會公布對於經濟前景的預期,同時也沒有新聞發布會。在這種前提下,美聯儲透露的更多是貨幣政策上的一些信號,這是我們需要尤其關註的。

  和訊網:實際上美聯儲在去年12月加息的大門打開後,市場的註意力也放在了FOMC中新一批的輪值票委。所以請問劉女士,您如何看待這一屆票委中的鷹鴿勢力的分布?

  劉夏:上次我記得是以鴿派為主導更多一些。今年由於新近的投票委員會有一些偏鷹派的,所以,我認為應該是鴿再偏鷹一點的局面,但整體還是以鴿派居多。

  和訊網:朱先生,您認為鴿鷹分配的勢力會有一個調整嗎?

  朱曉煒:我認為是鷹派居多了。因為這次輪值四位有投票權的主席,其中有三位都是鷹派的,其中有一位叫做梅斯特,它在2014年9月份在美聯儲推出QE之前一直強烈反對QE政策,這樣一個大鷹派的加入,我認為會對整個美聯儲的鷹派勢力得到極大的提振。

  同時在退出的四位有投票權的美聯儲主席中,有三位都是鴿派的,一進一出對鷹派勢力的增加是非常大的。

  和訊網:今年是美國總統大選之年,您認為大選之年對美元有哪些微妙的影響?

  劉夏:今年的大選是在後半年,7月份包括10月份有幾個重要的大選事件。之前我們觀察歷史上,從前幾次的統計,大選之前美元確實有下跌比較大的幅度的這樣一個現象,大選之後靴子落地,我們可以看到美元反彈,這和任何其他的新聞事件類似。在大選之前,如果我們考慮到美元的走勢,更多也是考慮到央行政策的影響,大選事件對它的直接的影響並不太大。但由於大選的結局一直未出,可能使美元進入一個小幅的下跌或者不太確定的區間。

  和訊網:朱先生,您如何評估大選對美元的微妙影響?

  朱曉煒:大選主要體現在各個競選人對於將來的經濟預期。就拿本次來說希拉裏和傑夫布什,他們兩個人都承諾在上任之後會側重於經濟,一定要把經濟扭轉過來,恢復局勢。特別是傑夫布什承諾在當選之後第一年實現GDP4%的增長,這個數字可以說是非常嚇人的,特別是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之下。所以,如果他想要去實現4%,對於美聯儲的整個貨幣政策而言一定會施壓,釋放更多的寬松政策,這樣才有可能實現4%的增幅。所以,從目前兩位最主要的競選人來看,不管是希拉裏還是傑夫布什都可能在上任後給美聯儲鴿派帶來更多的支持作用的。

  另外一個可以說是戲劇性的競選人克朗普是一個極端的鷹派。一開始他就認為美聯儲此前的QE政策是一個政治因素,而並非經濟需求。所以,如果他當選的話可能會對美元有一個極強的提振作用。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