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和訊座談會視頻列表 > 詳細視頻

和訊座談會:高頻交易那點事

2015年12月01日13:57 來源: 和訊視頻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李犁 嘉賓:盧俊郭勤貴

文字實錄:

  和訊網:和訊的各位網友,各位朋友,今天我們在和訊座談會上來談一本書,這本書非常有意思,大家聽聽這個書名叫《高頻交易員》,這本書其實是從4月份,應該是4月中旬就正式上市了,這本書的發行單位是中信出版社。今天我們請到了兩位嘉賓,一位就是盧總盧俊,他是咱們中信出版集團的副總編輯,同時,他策劃了很多的我們喜聞樂見的書,我記得從《舌尖上的中國》後來又到《從0到1》,這是雙創概念的。還有《21世紀資本論》,這些都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大家可能也都讀過。下一位嘉賓叫郭勤貴,是咱們北大法學院的碩士畢業生,同時也是清華經管學院EMBA的學員,目前是咱們先鋒投資集團的董事,也是咱們京城著名的律師。他出了很多《證券法》和《公司法》方面的著作,我們就不提了。我們就只提一個跟我們最相關的叫《互聯網金融商業模式》,這也是在業界產生影響的。

  所以今天實際上陪我們聊的是兩位大咖在領域裏面還是比較知名的,所以,介紹就到這,我們就進入正題。其實我們為什麽選擇這麽一種專題?我們這個專題叫什麽呢?叫高頻交易那點事。為什麽要提高頻交易這個故事?是因為事實上在盧總他們4月份出這個《高頻交易員》之後,我們在6月21號,我們和訊網刊發了一篇文章,叫《中國股民註意華爾街將秘密武器搬到中國》這麽一篇署名文章。

  那這個銜接大家覺得是不是特別有意思?4月份出書,我們又出了這麽一篇文章,而且都指向高頻交易,最關鍵的是6月底、7月初的時候,股災來臨了,所以這個時間段非常有意思,所以我們一直有這麽一個疑問想問盧總,你們怎麽會選擇這麽一本書?這個東西因為財經著作特別是翻譯,最近以來翻譯的財經著作非常多,你們怎麽要選這麽一個?莫不是說知道股災要爆發了,所以我們要來這麽一本書,要來有預先性或者預知性,是嗎?咱們先聽聽盧總給咱們講講這段故事。

  盧總:這個說起來有點像陰謀論了,其實《高頻交易員》這本書是去年2014年在歐美國家就非常流行的一本書,邁克爾•劉易斯作者是美國非常有名的財經作家,他之前寫過幾個作品大家都耳熟能詳,一個是《說謊者的撲克牌》,另外一部作品叫《大空頭》,你看如果要說《大空頭》的話,這個在上一次2008年金融危機的時候他出版的,他這個寫作特點在歐美財經界獨樹一幟,他是用虛構的寫法寫實際的財經故事。就等於是把實際的財經故事用虛構的方式展現出來。

  和訊網:呈現出來。

  盧總:呈現出來。包括這本《高頻交易員》其實也是一個虛構故事,並不是說指名道姓地那家公司,基本上把商業,尤其是在證券投資領域裏面發生的常見的現象以及和背後的邏輯他通過小說的方式、虛構的方式撰寫出來。我們對邁克爾•劉易斯長期關註,他的大部分作品我們中信都引進來了,並且都出版,而且中國有非常多的讀者。大家熟悉這個領域的讀者對邁克爾•劉易斯非常熟悉,這本書也是2014年FT高盛年度最佳商業書的入選書目。就是跟最後,他敗給了《21世紀資本論》,《21世紀資本論》去年獲得了年度最佳,今年獲得的是這個《機器人時代》,是今年的獲獎。2015年FT的最佳圖書,很顯然,它去年的競爭力也很強。說白一點,為什麽《高頻交易員》在全球範圍內引起那麽大的反響?我認為的是我們一直在關註新的計算機技術、互聯網技術以及大數據技術對於投資這個領域的影響,我們持續地關註技術和交易之間的關系,所以這本書應該是2013年底的時候會有一個簡介推薦給中信,我們看到這個的時候覺得它代表了未來互聯網金融、大數據交易、高技術交易和證券投資之間的關系,肯定是一個比較有前瞻性的。對,所以我們當即決定引進這本書。可能比較湊巧的就是在今年您剛才提到的股災。

  和訊網:對。

  盧總:股災之前出版,其實他書中提到的內容跟我們目前的這個股災其實沒有直接關系,只不過是可能是這一次的股市大跌跟部分的軟件技術的應用包括就是我剛才說的就是股指期貨的影響是密切相關。實際上這一次的跳水比2007年的牛市來得更加迅速,並且那個量、幅度更大一些,總體來講,這本書反映了技術和交易的關系。並且就是說它是一個虛構的寫法展現了一些財經投資領域裏面一些真實世界裏反映的,發生的一些真正的現象背後一些邏輯。所以,它在全球範圍內受到了歡迎。這是我們引進這本書的一個基本的背景。

  和訊網:看來這是一個偶然到必然的過程。大家並沒有說刻意地去想這件事情是不是我們先知先覺?當然我們不是神仙,但是確實很多世界上的事情有很多偶然和巧合,是吧?然後我想問問郭總,因為其實你知道就是說我們最近以來政府方面、黨的方面對十三五也好,對未來的政府改革也好,從政策和規範的角度,我們都比較聚焦於資本市場裏面的交易環節,當時我記得我們這個五中全會在給十三五計劃提意見、建議的時候,提過我們要在發行跟交易制度方面要有所改革或者有所舉措,您覺得目前我們這個出《高頻交易員》來討論高頻交易是不是涉及到交易環節?

  郭總:是的。那麽高頻交易實際上是交易的一種,又叫量化交易,也又叫程序化交易,量化交易實際上在歐美的市場比如在美國的證券市場是有很多年的歷史了。我們知道第一個非常有名的是做量化交易的公司是上市公司了,它有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叫文藝復興,文藝復興科技,那麽它管理了幾百億美元的基金,從事的是量化交易。

  記者:我記得英文叫Renaissance。

  郭總:對對對。所以說在美國成組的市場上量化交易實際上占人工交易,我們對比的人工這種機構、操盤交易員這種,人工的交易,量化交易占的比重更大一些,已經過半了,達到60%左右,我看到這樣一個數字。

  和訊網:我也是看到這個數字了。

  郭總:所以說量化交易實際上在歐美這樣的發達證券市場是一種有很久的歷史了。

  和訊網:而且我補充一句,您說的這個Renaissance我很早就知道,其實我後來又查閱了資料,還有一個叫CITADEL (註:其是一家註冊於歐洲盧森堡的國際貿易公司,總部位於美國芝加哥,背後是全球對衝基金巨頭,也是美國三大對衝基金之一,中文普遍翻譯是“城堡投資”。資料顯示,其由傳奇對衝基金經理Kenneth Griffin創建,目前管理資產超過250億美元。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美聯儲前主席伯南克宣布出任該公司高級顧問,由此,CITADEL強大的實力可窺一斑。)(08:55)time。

  郭總:對。

  和訊網:也是非常有名。而且它有一個叫量化部,整個這個部門全都是屬於學數學的博士。

  郭總:對對對。

  和訊網:而且他們是專門搞量化策略的,所以我正好跟您接續這一條,問您第二個問題就是說為什麽有很多人特別是在量化領域裏面的人說這個高頻交易實際上是在量化策略裏面屬於皇冠上的那顆珠子,它有這麽一個關系嗎?或者說非常重要嗎?或者說應該說是技術非常復雜嗎?在您的理解上。

  郭總:在我的理解裏應該涉及到,第一個我說的這個了解的量化交易因為它又是叫程序化交易,更多的是用這些設定好數學模式來制訂的策略,就是簡單地說,就是我操作股票,設定幾個維度,設定幾個維度的話,比如說什麽樣的維度,比如說下跌多少我賣,上漲多少我買,這是最簡單的,還有很多個復雜的策略,是用數學公式來操作,操作的話如果是交易員去做的話,非常慢。那這個時候有時候人性在這裏面操作的過程,或者貪婪或者恐懼,但是他把這開發成系統以後,讓機器,由計算機的程序來自動地交易。

  和訊網:來代替人。

  郭總:自動交易化,這個自動交易達到一個臨界點馬上就反應,比人的反應更快,所以那個交易的速度。

  和訊網:力圖來屏蔽個人的缺陷,人性的缺陷。

  郭總:人性的缺陷,第二個比人的反應速度會更快,比人的輸入會更快,是用自動化的交易,所以說它的交易的效果和量都是無法比擬的。所以在量化交易裏面,高頻交易特別是用這種計算機程序用模擬所建立的高頻交易是量化交易裏的一種,也是最復雜的,號稱是王冠上的明珠,我贊同這一說法。

  和訊網:我不知道,實際上盧總你們有沒有在出量化這方面,比如量化交易或者量化策略這方面的書?是不是未來有這個計劃?或者說過去有沒有?

  盧總:其實量化交易的書在中國已經出了不少。

  和訊網:那咱們呢?

  盧總:我們也出過量化交易的書,但是這本書很顯然是跟剛才說的它這個書的介紹情況大家就是介紹它非常特殊的高頻交易,就是利用各個交易所之間傳遞數據的零點幾毫秒的時間來做高頻次的交易。

  和訊網:它叫納秒。

  盧總:對,微秒,就十幾微秒,12微秒,從紐約到這個芝加哥基本上同時交易需要12微秒,基本上眨眼睛的十分之一秒的時間,然後它那個,現在主要硬件設施,就是計算機的計算速度,軟件就是剛才說的程序,第三就是傳輸的網絡,現在就是網絡的時間實際的那個美國最好的網站傳輸數據的時間大概要14點幾毫秒,就利用這個理論速度和實際速度之間的這個差距,幾毫秒的差距做上萬次的交易,然後來提高股價或者拉低股價,就是在提前,就相當於搶跑,或者是最後率先撞線,總之是利用時間差在做,跟剛才那個量化交易的基本邏輯又有點不一樣,總的來講是技術化,就是大數據技術和計算機非人腦,就是人工智能交易和人工交易結合的這種技術上面,做的是最極致的,目前來看是最極致的,所以剛才您說。

  和訊網:因為策略是人編的,程序是人編的。

  盧總:對對對,現在只不過對速度的追求追到了零點幾毫秒,就是納秒,你剛才說的,我覺得只有在非常成熟的資本市場裏面,這樣的交易才能夠被可能容納,其實中國的這個證券市場容納不了這種。在中國一出現肯定就是違法,這就是鉆空子違法。但在美國實際上是拿到臺面上去商量的,說既然你沒有規定它怎麽樣,我這麽做也不算違法,你沒有法律規定,對吧?所以是有技術和交易的疆界,其實證券公司的這些投資的工程師他們是探索了這個疆界,所以說對技術的追求是極其極致的。所以您剛才說明珠是可以理解的。

  和訊網:盧總,其實說的意思我明白,事實上也是像我們目前在法制方面說的一句話,就是如果說它沒有明確的違法,就沒有條規,他就是沒有明確的違法的話,他就算是合法的。在邏輯上。

  盧總:應該不能算合法,它不違法也不合法,沒有法律對這樣的行為做疆界描述,如果做律師的話,應該有。

  和訊網:法律上如何表述這種?就是說如果沒有一個明確的法律說他違法,那就應該是屬於可以行為的。

  郭總:法律上。

  和訊網:法無禁止即可行。

  郭總:法律上的描述就是法不禁止即可為。它的原意是這麽一個意思,就是法律沒有禁止性規定的,那我公民從事了這個行為,那是可以的。所以說法律有兩類,一類是公法,公法裏面規定就是說限制授權給國家機關的,授權國家機關就是說規定了你國家機關可以這麽做,你才能做,如果沒有規定這權利,你是不能濫用權利的,這是超越職權的。那私法就是。

  和訊網:民事的。

  郭總:私法是管公民社會的,就是管個人的,那麽個人他另外一個規則,就是法無禁止即可為,你法律沒有給我規定,就像一個契約一樣,你劃定一條紅線,你沒有給我規定這條紅線,我就可以過去。

  和訊網:好,對,現在咱們郭老師說的很清楚,叫法無禁止即可為,而且這主要針對的民私法這個領域的,對吧?

  郭總:私法。

  和訊網:其實我概括了一下剛才盧總所說的三個意思,就是說現在我們其實高頻交易這個系統裏面有三個要素,我的理解,剛才盧總說其實包括設備硬件,這個就不用說了,大家的服務器的速度比較高,自然我跑起來就快,這是毫無疑問的。再一個,確實得有軟件,因為你程序化、交易化關鍵有人編碼,把這做成碼子,當然有觸發條件,觸發條件一旦具備馬上就進行操作,比人的這個思維要快多了,而且沒有這個人的所謂的恐懼這種心理,也沒有貪婪的心理,就是到了客觀條件就開始執行。再一個,他講到線路這個問題,確實這本書裏面講了很多傳輸介質的問題,比如說怎麽樣鋪光了,怎麽樣使這個光纜保持一個絕對的直線,但這些東西其實不是我們今天探討的內容,今天我們探討的內容更多的是從交易策略和在證券市場裏面交易環節的很多合法、合規問題,可能是今天我們主要探討的一個重點。

  其實大家也知道,我們剛才講一個是4月份出了書一個是6月份出了一篇文章,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說現在證監會正在擬定一條新規,這條新規主要是針對高頻交易的。

  當然,高頻交易的違法也好,合法也好,這個是我們下面一段時間要討論的。它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在這裏面,我想咱們為了讓大家股民特別是咱們和訊網的股民來從基礎的或者說從故事的通俗的情節上開始理解,我們先提這麽一個問題給郭總,就是說這本書裏面反反復復提了一個叫暗池。

  郭總:dark pool。

  和訊網:對,叫dark pool,這個dark pool實際上就是說有很多大金融機構自己有自己的dark pool,而且很多金融機構之外的買賣雙方的第三方他也做dark pool,所以我們想問的,做這麽一個東西,裏面到底有多少部分是合法的?有多少部分是不合法的?裏頭存在不存在利益衝突?或者說給某些人占別人的便宜不公平提供機會呢?

  郭總:我理解,因為這本書我還沒有詳細地看過,我理解比如說本身是一個金融機構,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金融機構本身為股民提供這樣的一種交易的撮合,比如說這個很明顯的例子就是證券公司,如果他這樣的一個機構或者社會上有一些機構類似於提供交易的這樣策略的機構,那麽建立這樣的一個池子,那麽建立這種。在這種情況下首先合法和不合法的界限就在第一個,你自己是進行撮合交易的,撮合交易的過程中有可能獲得就是交易雙方一些信息在他這裏是最完全的,這裏有交易信息不對稱的問題。

  和訊網:明白了。

  郭總:他這裏面是最全面了解信息的,他對雙方的信息非常了解,在這個了解的過程中不能夠利用這些優勢的信息去從事為自己牟利,或者為第三方來進行牟利,做一個配合,那如果說利用了這種不當的信息,利用了你自己建立的池子而從事了相關的交易,利用了信息這顯然就超越了他自身平臺的界限。

  和訊網:郭老師,其實我再插一個問題,其實也算是我的評論,就是說你想這些金融性的企業,既然是企業,哪有可能不利用信息賺錢的可能呢?就是說所有的這種金融企業可以說它存在賺錢的一個前提,機會的前提就是它其實是跟你的客戶在信息上的是不平等的,才可能賺錢。關鍵是我這裏說的利益衝突可能是不存在不公平的情況。

  郭總:是,就是說金融機構要做的就是利用了,他比別人掌握了更多的信息,更多的信息在沒有出現之前,他搶先獲得信息,信息是有價值的,來從事相關的交易或者商業行為,這種是可以。關鍵是你在獲得信息的過程中是掌握了交易對手的相應的信息,跟你平臺的原則是違背的,這個時候你不當利用了這個信息獲利,這個是違規的。

  和訊網:中介本來就是這個純粹的中介,不應該在所謂的信息優勢方面占便宜?

  郭總:對對對,實際上這在中國的法律裏面,《民法》裏面,《商法》裏面都有這麽個規定,就說你如果作為一個中介機構,你掌管了別人的資產,你不能利用獲得信息這樣一個優勢自我交易,進行自我交易。

  和訊網:我明白,其實是以自己為對象來買賣?

  郭總:對。獲利了。

  盧總:其實我知道李老師提這個問題,實際上就是過去在這個暗池裏做信息透露,能量沒有那麽大。最重要這書裏面提到他把暗池交易的雙方信息出售給高頻交易公司,這個時候他通過指數級的數據能量就產生了破壞性比較大,過去只是小範圍的暗池裏面的交易,撮合的小部分叫高精準人群,就是錢交易量比較大的人,他做一個暗池,後來實際上這本書裏面提到他們把交易雙方信息賣給了高頻交易公司,然後對一些大的交易進行了高頻交易的這種附加,產生的破壞性比那個平常、正常技術要(大),就是人為操作跟幾單、追幾單,追高或者殺跌產生的規模和規格都是影響比較小的。而華爾街公司裏把暗池裏面的信息賣給了高頻交易公司,所以產生的影響也比較大。所以這個。

  和訊網:明白了。

  盧總:您提這個問題應該是一個基本的。

  和訊網:基本的。

  盧總:如果說沒有巨大的影響,暗池交易本來在全球各地的證券公司中間也是常規存在的。只不過剛才郭老師說的出賣信息本身是違規的。

  和訊網:其實,中國的老百姓比較容易地理解思路就是說就像我們有些移動公司,我們很多支付公司、很多銀行機構把自己的客戶資料賣給第三方一樣,同樣的性質。可以說。

  郭總:不是說簡單的客戶資料,它是交易信息。

  和訊網:對,交易信息。

  郭總:就是他要買什麽了,他提前搶在你前面買。

  和訊網:對。

  郭總:這個破壞性很大。

  和訊網:我還知道其實在美國跟在國內一樣,就是說你花更多的錢可以買到更詳細的資料,就是你越詳細,你花的代價就越大,但是你能夠買到。

  盧總:然後還有就是證券公司跟這個交易組織間有屬於叫。

  和訊網:默契,一種默契。

  盧總:也不是默契,就是形成了一種回扣的制度,你只要帶來。

  和訊網:回傭的問題。

  盧總:對,你帶來中信信息,我就給你回扣,高頻交易的流動性是比人為的大多了。所以他利用這種時間差去做高流動性,套證券公司的回扣,這個跟暗池的結合,剛才還有就是說趁在暗池,他拿到暗池交易信息之後,在交易之前搶先購買,這時候會推動股價波動,尤其在非正常交易,就是說波動期比較嚴重的時候,這個高頻交易更加推波助瀾,對市場的破壞性比較強的。暫時是這麽看的。

  和訊網:我懂了盧老師的意思,盧老師的意思就是說其實這個搶跑本身應該說利用了信息的不對等,利用了你所謂普通投資者和所謂有高頻交易系統的人所謂的技術優勢,但其實剛才我們提到了您剛才也提到了有三個重要的節點,一個是硬件的問題,就是程序的問題,還一個介質的問題,就是光纜的問題,這本書裏面其實也提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就是說他們都把自己的所謂的高頻交易的服務器下指令給交易所的時候,它都跟交易所要有連接。那麽他們都想法跟交易所之間用電纜來連接,而且在地理位置上盡量地接近,因為這可以省很多成本。對,其實我在想,為什麽到了互聯網時代,你知道互聯網時代有很多時候是大家對地理位置或者說對物理位置不是那麽太關註了,恰恰在這個案子裏面,卻顯得非常重要。這是很有意思的一個悖論。

  盧總:其實不是悖論。光纜的速度是影響交易速度的,所以離交易所近也是為了降低數據傳送的時間,很多的做高頻交易的公司都把服務器搬到了離交易所很近,就是為了,比如說你兩個地方差1000公裏,就差那零點幾微秒的時間,他就能做很多交易,大家都在比拼誰的光纜速度更快,第二,在光纜速度在技術競爭到極點的時候,大家擁有的技術都一樣,你拿到了原子彈,我也拿到了原子彈,OK,剩下就是看誰離那個被炸的目標近,就是物理位置也成了競爭中的一個要素,其實你剛才說,感覺說有了互聯網,有了新技術,其實應該地理位置不是競爭要素了,武裝到牙齒了,就是技術之外,唯一一個競爭指標就成了,這些高頻交易公司之間競爭的都是,就是技術大家都。

  和訊網:差不多。

  盧總:對,你用了8核、10核處理器,我也有。然後光纜速度你帶寬多少,我也能達得到。剩下就是看比誰離交易所近了,越近,哪怕近10米,他都會有幾納秒的優勢。

  和訊網:優勢的差異。

  盧總:對,所以實際上是這麽一個概念。

  和訊網:很有意思,這個確實是,我們所謂互聯網時代的很多普通人所想象不到的。再一個,我們在想,就是說這本書裏寫的很有意思,就是有一個正面的角色,它叫什麽?叫勝山瑞安,他們兩個為主組成這麽一個團隊,而且這兩個人正好都是美國的少數族裔,這當然是一個巧合,這是一個插曲。這兩個人做的一項服務實際上是給投資者提供了服務,實際上就是說我替你來選擇比較合適的叫交易執行人,通過他的一套技術程序,這個東西也很有意思。就是說我們為什麽說在選擇我們的交易執行人的時候,也變得比較重要?因為咱們郭老師是在實際操作當中是有經驗的,就是說我們比如說下單子,我們想買這個股票,買10萬股,當然可以做這個執行的,有五家甚至六家,那麽這五家、六家在您看來,您是怎麽選擇的?還是說我不管,我就甩給我一家,我跟他簽有這個經濟合同的人,我就甩給他,他分給誰我不管,大家是這麽一個行動程序嗎?你們都怎麽選擇所謂的下單子的執行人?

  盧總:如果是策略的話,自己已經定了,這個策略是自己的,怎麽選擇?選擇發指令給交易員的話肯定講究速度,因為這裏面的速度和效率,就是哪一個交易員操作非常快?你有可能就按照你指令,因為是集中競價,集中競價的話,你就可能搶到最好的,按照你的價格波動的範圍內選擇最好的那個買入或者賣出點。

  和訊網:所以基本上是看不到後面誰在給你執行交易的?

  盧總:對。

  和訊網:這就很有意思,就是說其實在這個案子裏面,就是在咱們這本書的《高頻交易員》這本書的案子裏,其實是告訴你那些執行人也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關鍵的。但是這個時候,你往往是看不到,比如說申萬,在那邊開了(29:08)庫,那麽交易其實你就是一個單子下給他,然後他再去執行,至於他有沒有委托其他人再替你執行,那麽第二個人會不會傳遞給第三個人去執行,你就完全不知道,或者也不是你關心的問題。對嗎?是不是大概是這樣?通常你會知道誰給你執行這個單子嗎?交易員你會知道嗎?

  盧總:這個不清楚,在國內的證券公司,我們選擇的話肯定是選擇,因為國內的證券公司肯定要涉及到它的系統的穩定性和安全性,因為曾經發生過正在操作的時候,因為量巨大,導致了證券系統發生了癱瘓,就出現這樣的事。所以一般的話普通的投資者肯定要選擇券商,就是非常的系統,穩定性比較好,當然也要考慮交易的費用要低。但是你下了單之後,系統做了,究竟系統之後誰在操作或者第三方操作,那個不是關心的,也沒有人去關心它,也不了解。

  和訊網:其實這個問題跟美國一樣,美國的多數的這種所謂的投行或者說證券公司,其實一般的管策略的人並不一定是知道誰來執行他這個單子,所以這個就造成了一個我們叫說黑暗部分或者灰色部分。事實上通過這本書,我們終於理解到其實美國也存在一個很龐大的所謂交易執行的這麽一個團隊或者說叫第三方下單或者交易執行公司,高頻交易公司實際上是存在這樣的第三方,是專門以執行人家單子為生的。而且就像我們剛才所議論到的,就是說我可以利用幾個納秒的差異,通過搶跑來賺到錢的,因為我是跟大的投資銀行或者說投資銀行的證券交易部門,或者叫經紀人來分割這個利潤的。在這一點上我想可能中國跟外國都是一樣的。我們都不明白那後面這麽一大堆黑暗的部分或者是灰色的部分。

  所以,我們一直希望如果有一家公司能夠替我們把這些信息公諸於世,幫助我們,讓我們能看到市場上有那麽多執行公司,哪一家執行的比較好,哪一家費用比較低,是不是有利於我們進行這個所謂的交易選擇?或者說我們如果能夠知道誰在替我們交易的話,我們會不會也能夠再從中選擇一個對我們最有利的?您覺得呢?

  盧總:是的。如果了解到真正的執行,就是交易的執行,對交易的執行知道哪一家的速度更快,更穩定,那肯定我們會選擇最有利的這樣的一個交易團隊和操作者。

  和訊網:對,所以看來中國和外國確實市場上,在市場這個所謂的產業鏈當中,確實有這麽一個部門是需要的,而且是應該屬於信息更加公開透明的這麽一個部分。但是恰恰在這部分,美國產生了一個黑洞,當然中國事實證明在我們股災當中,我這幾天陸陸續續看到了很多評論,其實大家對這塊其實意見也很多,6月21號我們和訊期貨頻道所發的這篇稿子,就是《華爾街將秘密武器搬到中國》這篇稿子裏面直接用了flash boy就是你們的書名,但它翻譯了另外一個大家喜聞樂見的詞叫快閃小子。

  盧總:對,閃電小子,各種翻譯都有。

  和訊網:各種翻譯都有。但是事實上我們已經註意到了,在這個環節裏面有可能出現的問題。但是,其實這個問題當時還沒有引起監管層,也沒有投資人過多地重視,我們以為這只不過就是一個策略而已。而且我們對這個問題的粗淺認識,也只是局限於2013年8月份那個光大證券烏龍指事件,我們只能理解到有可能錯,就是你下個單子,本來是10萬股,可能交易成了20萬股,只能是以為交易指令錯誤這點上,而沒有人考慮到有人故意利用這個信息的不平等,或者是叫信息不對稱在裏面盈利或者說牟利,這種可能性大家都沒有想到。當然這跟我們的技術設備也有關。

  當然後來有很多網上的故事就更多了,就是講到了剛才的Renaissance,講了(34:20)這樣的公司聘用了很多包括從我們大陸出去的一些數學天才幫他們設計種種程序,然後從中牟利這種可能。在這裏面故事特別多而且其實後來就變成了,演繹成什麽了?比如說從我們聯辦集團走出去的一位李得林(音)先生,他甚至開玩笑說了很多笑話,那麽使大家有很多苦澀,這個東西也挺有意思,你比如說他們怎麽理解所謂的這個量化交易的?他們是這麽理解的。面對越來越智能的交易,也許散戶們只能承認自己書讀得少。說我們本來書讀得就是少,你們搞這些玩技術的東西,玩這個所謂的高技術,也可以說是一種屠殺的兇器,你們高水準的武器裝備,我們打不過你,所以就變成了一個自怨自艾的一種發泄,這個後來也引起了交易者及監管者的註意,當然這是後話。

  當然,其實我們提到這個高頻交易的時候,其實也是很苦惱的,但其實最關鍵的就是說我們想知道,就是說我們能不能夠有這麽一種方法、策略或者是叫防火墻,能夠阻止到高頻交易所造成的不公平交易或者是叫不對等?那麽在探討這個問題的方法之前,更加技術性的一點問題之前,我們想先問郭律師主要的核心的意思就是說到現在為止,根據我們國家現有的法律跟法規,高頻交易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它是不是違法?還是剛才我們所說的既不算合法也不算違法?只不過就是歸隱到這一條,或者推諉到這一條,叫法無禁止則可為,這個怎麽定義這個高頻交易?在法律上,您怎麽給它一個所謂的法律的定義?咱先不說它的技術層面。

  郭總:高頻交易作為這種交易手段把它叫做程序化、指令化交易也好,實際上它的本身還是做交易,交易的這種情況的話,目前我們國家的法律法規包括證券交易所包括證監會相關的監管機構是沒有針對高頻交易做一個專門的規定的。我了解到證監會準備制訂有關高頻交易這樣的監管辦法,但是目前沒有。

  但是,就是說針對這種高頻交易究竟是合法也好,不合法也好,如果能歸類的話,那我們國家對有一些,比如交易過程中出現的違法行為,那麽原有的法律比如《證券法》相關的法規裏面對高頻交易比較接近的有這麽一個,我理解有一個操縱市場,這個高頻交易算不算操縱市場呢?

  如果說不能夠把它解釋歸類為操縱市場,因為它是一種交易,是不是高頻交易本身有活躍市場的這樣一個自身價值,那如果它達到了,沒有達到那個界限,那目前的法律。

  和訊網:我特別關心您這句話,其實就是說對市場的交易是有他的價值的,這個怎麽理解?

  郭總:就是說高頻交易活躍了交易,因為你任何一種交易是需要有量的,任何一個交易比如說我們每天要關註這個滬市的交易量,如果交易量下去了,交易量下去了以後,你發現這個市場會影響它的走勢也會發生變化,所以一個是關心量,一個是關心價,有的時候量會更重要,一個市場繁榮不繁榮主要關註你有沒有交易量。

  和訊網:您能不能把郭律師您的話總結成兩句話,也就是說,換句話說可能是它所謂正面的部分。

  郭總:對。

  和訊網:或者是正能量的部分。這怎麽說呢?就是高頻交易其實就是提供了或者說叫提高了流動性。

  盧總:對。流動性。

  和訊網:對吧?然後降低了交易成本。

  郭總:是。

  和訊網:這是我們所說您說的第一個意思。

  郭總:對。

  和訊網:我理解的,第二就是說它不管怎麽說,它有利於降低企業的股權融資成本,這個第二句話您認可嗎?

  郭總:認可。

  和訊網:為什麽?您解釋一下。

  郭總:因為這個市場上你任何一個股權的投資,當然資本市場股權投資最高形態了,一般的是私募股權投資,沒有上市的可能,大一點的企業,一部分要直接到銀行融資,靠這種間接融資,現在就大量的直接融資,很多的企業不具備這樣的條件就私募融資,那麽高級形態就是到證券市場來融資,證券市場來融資的話,有大量的交易量,那它當然融資成本就低,融資的效率就高。有的時候如果不活躍,比如有的證券市場上,我準備融資,我做個定增交易,整個市場極其不活躍的,或者是有價無量。

  和訊網:您講這個,我突然關註到其實場外市場對交易量確實非常關註,不光是主板市場,不光是創業板這些所謂場內市場,其實很多場外市場的交易特別註重交易量。

  郭總:是的。

  和訊網:或者我們叫交頭投。

  郭總:是的,你比如說新三板,新三板的時候當時新三板最活躍的時候,每天的交易量達到四五十個億,但是股災之後同樣波及到新三板,新三板交易量萎縮的時候最低的時候每天的交易量就三四個億。大量的這樣新三板的公司是沒有交易量的,沒有交易量的話,那這樣的交頭交投不活躍,交頭交投不活躍的話,想融資就很難。

  和訊網:所以您說從這一點上來說,高頻交易實際上提高了這種交易。

  郭總:整個市場的交易活躍度。

  和訊網:提高了效益所以融資成本是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是降低了。

  郭總:提高了交易的效率。

  和訊網:但是現在這些其實所謂優勢,或者這些正能量,業內的人都有共識,現在關鍵是對它所謂負能量,其實大家怎麽說?爭論比較多。譬如說你比如說雖然提高了交易量,但是它的這個交易量或者它所謂提高的這個流動性是非常不穩定、不確定,而且是飄忽的。就是突然上,突然下的。是這麽一個問題,這是所謂對它不滿意的地方。

  再一個就是說其實它高頻交易對於普通投資者的那個低頻交易造成了更多的信息不平衡或者是叫不對稱,而且實際上影響了整個的運行系統或者是交易系統的穩定性,這個我不知道您有什麽評論?

  郭總:對這一塊,剛才講了它從交易的本身角度,它有它有利的方面,這就是為什麽在歐美比較發達的國家,量化交易是存在的。同時在存在的這種情況下,它又有一定的監管,那麽另外一方面,缺乏監管的,如果沒有對它合理的引導,這種任由它發生,特別是量化交易的這個大量的高頻交易的發生,這個高頻交易發生,第一個,如果都用這種信息的話,那麽低頻交易的,比如說人工交易,你操作的指令速度很慢,你可能要用10秒左右,他搶先一步,他看到了你的指令以後,他馬上他用零點幾秒的速度搶先一步,因為你的指令發出了,你很難撤回。他搶先一步,他已經布局了。他可能獲得的買入和買出點比你優勢的多。那這樣的話,如果大量的高頻交易發生的話,第一個顯然對低頻交易是不利的,那就是信息不對稱,實際上相當於我們為什麽證券市場上說散戶就跟割草一樣。就是因為他獲得的信息太少了。

  和訊網:明白。

  郭總:有一個就是因為信息多,更多的是信息的這個機會。

  和訊網:我能不能這麽理解?您說的這段意思,我大概的理解,不一定正確,其實你進行操作的時候,你的所謂的一些暗示也好,你的一些所謂的指令的在進行當中的時候,別人已經事先知道你的操作意向?

  郭總:是,這是最關鍵的。

  盧總:剛才我說的暗池裏面也有這樣的現象。但實際上,我的觀點就認為像這種技術對資本市場產生的這種影響,從長期來看應該還是看好的。實際上,我剛才說的,中國的證券和股票市場裏的個體投資者比較多,歐美市場實際上是第一步歐美市場的證券市場是把錢交給經紀人打理的,經紀人是交給專業的機構去打理的,中國都是自己在這玩。實際上這種自己玩的散戶多的市場是一個健康的市場嗎?我認為是不健康的市場,實際上,老百姓自己的腦袋作為大數據運算系統的,參與到股票市場運轉的這種可能性隨著技術在股票交易裏發揮作用越來越大的這個前提下,老百姓實際上是沒有資格在這個市場裏玩的,也就意味著,我覺得技術和人,就是專業交易人員之間的結合將是未來的資本市場非常重要的一個邏輯。就是說能做股票市場和證券市場,最大的目的是降低風險,有效配置資金,是不是?而不是你掌握了一點簡單的小道消息就能賺大一點錢,不是這個目的,目的是為了讓資本更高效地配置到應該配置到部門,是吧?實際上資本市場的目的是這個,並不是說為股民掙錢用的,但是股民在這裏享受紅利也是應該。如果你把錢交給專業的公司去打理,他投的方向對了,那麽給你拿了紅利也是可以的。

  但是很顯然,技術和交易的這個博弈的過程,從短期來看,剛才說某些公司一下子服用了興奮劑或者掌握了秘密武器,這個時候我覺得監管要適度地出臺,限制他在短期之內的破壞性。然後,長期來看,其實應該鼓勵更多的用大數據運算系統,更精確的利用人腦和智能化交易結合起來去做交易,這個市場才會真正的走向未來。如果說只依賴於更多的不確定性在一起,說這個散戶不確定,那個散戶也不確定,相互猜,猜消息,得消息股,亂七八糟弄在一塊,其實這個市場並不健康,健康就是說你掌握了更加有確定的信息和更加有確定信息的公司之間的競爭,和專業人士之間的競爭,我覺得那樣的資本市場應該是更健康的,這是我的個人觀點。

  和訊網:對,所以這個問題看來還真的是一個很帶有爭議性的,其實我記得2014年的時候,郭主席還沒有離開證監會的時候,曾經說過普通股民是我們證券市場的衣食父母,但這裏頭有一個投資者結構的問題,從理論趨勢上來說這個不用懷疑,我們肯定是慢慢的個人投資者或者是普通投資者會越來越多的,應該把錢交給專業的投資者去打理,但是其中還有一部分是專業股民,中國的詞,對吧?就是說我就以這個為生了,我不是去上班了,我就是以這個作為我的職業了。這個其實蠻大的差異,在您看來,這個高頻交易消滅這個低頻交易,或者高頻交易員消滅低頻交易員,所謂機構消滅個人,這個是不是咱們中國資本市場未來發展的一個真實趨勢?或者是說我們監管者應該鼓勵的一個方向呢?這個您怎麽看?沒關系,大家可以放開,我先讓郭律師說吧,因為您的意見我知道了是非常明確的,您的觀點呢?

  郭總:我的觀點,你看從美國的這樣的市場來看,它量化交易占的比例非常高了。

  和訊網:對。60%。

  郭總:這是量化交易,當然不是說40%多就一定是量化交易之外,那部分人就是個人交易了,就是普通的股民的交易了,當然裏面有大部分,因為整個的證券市場是以機構投資為主的,當然不是說機構為主的話就沒有個人交易了,個人交易的話,有一些個人是愛好,我憑我自己的策略和判斷,我把它作為一種興趣也是可以的。

  和訊網:有很多私募就是這麽起來的。

  郭總:也是可以的。

  和訊網:從個人變成有機構、有團隊了。

  郭總:對。

  盧總:其實二級市場的投資大部分投的不是真正的實力,而是投的是人心和趨勢,對吧?所以說剛才說趨勢,有人說我能看得清趨勢,就是巴菲特口中說的那些上帝,他認為有些人判斷精準的,確實有人能讀得準。但是,就是中國有一大批這樣認為自己能讀準的人,我覺得我的觀點還是這樣的市場不健康。

  郭總: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來講的話,就是說任何一個市場是不可能杜絕個人投資者的,個人投資者有他存在的必要的,但是一個理性的市場,就是因為信息在市場上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一個規範化的就是有健康管理的這個市場,這個裏面的話,信息的作用就非常大了,技術和信息,這個作用就非常大了。那麽對個人的投資者,因為你沒有進行各種的,技術力量達不上去,你掌握的信息也是有限的,那在這種情況下,你處於信息中的弱勢,比如說面對這種高頻交易,隨時可以捕捉到你交易的意圖,就是說交易的意圖還不重要,關鍵是你已經把指令發出去了。指令發出去了,他捕捉到了,你還沒跑到,他搶先一步跑了,在這個時候就非常麻煩。

  和訊網:但是這裏頭有一個問題,正好咱們又回歸到您所關心的法律領域了,有的時候高頻交易公司或者高頻交易員通過他的系統,他發一些測試信號或者是試探指令,這種行為就是通過刺探你的這種交易動機來搶跑,這種你覺得是正確的還是不正確的?在法律上來說是合法不合法?

  盧總:假動作。

  和訊網:對,就是假動作,假摔。

  郭總:這種情況的話,就是說因為它技術層面刺探一下,然後他看看你是不是真跑,然後他再搶跑,這種技術上的動機,如果他在這裏面比如說按照現有的這種監管的法規來講,如果利用技術的優勢采取了這樣的一種幹預,那這個裏面怎麽來界定了?這個很難界定,有的時候技術上很難界定,如果在法規上比較容易,就是按照,因為新的監管制度還沒有出來,如果按照老的制度,如果把它歸類為操作市場,就是利用技術的優勢來操縱市場,因為它量很大,交易量特別大。

  和訊網:對。

  郭總:然後引誘你來,然後發這樣的信息操縱市場,把價格擡高,一下子把股價拔高或者拔低,他搶先賣或者搶先買。他完全利用他這個優勢操縱市場,可以把它歸類為操縱市場這方面,當然這還要做一些商榷。這個技術的手段,什麽是正當,哪些是正當,哪些不正當。

  和訊網:對,郭律師,正好,我也想跟您探討這個問題,您用了這四個字,叫操縱行為。

  郭總:對。

  和訊網:這個操縱行為這個事情在法律上,我不知道怎麽界定,我只是看了一些資料,我看到西方發達國家對於操縱行為給了三個標準,您聽一聽,您看這個靠譜不靠譜。如果該交易行為造成了交易系統無法正常運轉的,這是第一條,叫屬於操縱。

  第二條,如果你這個交易行為造成買賣之外的第三方難以進行買賣決策的,這是第二種條件。

  第三個叫所謂的操縱就是誤導了證券的供求關系。他把這個東西界定成為所謂操縱的這麽一個標準。您覺得他這個概括有沒有合理成份?或者說靠譜不靠譜?

  郭總:我覺得有它的合理性,因為中國的證券市場和歐美的證券市場不太一樣,首先量化交易是合理存在,但是從這一條裏面已經講,量化交易肯定存在積極性,同時也看到了這種高頻交易的弊端。所以說,他利用這樣的規則來進行規範。他認為你規範的時候,如果剛才所說的這三種情況下,他認為高頻交易是一種不當的違法行為,屬於操縱市場的行為。我覺得他這幾種規定還是比較有可操作性,比較合理的。

  另外一個詞,我覺得比如說它按照他三條原則,我覺得用另外一個詞可能更準確,不叫操縱叫幹擾。幹擾,好多信息比如說刺探一下,刺探一下以後,讓你自己不能夠辨別,你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他比如說做一個單子,掛到上面,很大的量,讓你無法來辨別,像這種情況的話,甚至一下子巨量的量掛在上面,讓你交易系統出現了一個崩潰。

  和訊網:那您說的其實是一個引誘行為,掛在那。

  郭總:引誘,破壞了市場的正常交易秩序,正常交易的秩序過程中,你利用這種手段破壞了,我覺得更準確的詞是幹擾。幹擾這個正常的交易秩序。

  和訊網:所以就是說,目前關於高頻交易這塊,我看的就是說我們很多專家包括吳小玲女士最近對於高頻交易也專門搞了研究報告,她對這高頻交易的,剛才咱們討論的很細了,其實她也感覺到其實高頻交易的正能量跟負能量有時候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大家各有各的合理基礎,這個事情很難界定。她其實跟我們的結論是一致的,她並沒有說我們這個結論就是不對的,但是她提出的一些政策建議,我倒覺得是很有意思的,我想聽聽郭律師的意見,比如她說應該正確認識高頻交易的功能和作用,建立立體式的高頻交易風險防範,保證高頻交易的公平性,我的理解她還是說這個高頻交易可以有。註意,她認為公平交易可以有。但是,得公平。我不知道您對她這個所謂的政策建議有什麽評論或者說同意嗎?

  郭總:我比較同意這種看法,這是比較客觀的。就是說不能夠把高頻交易,剛才我們實際上也談到了,高頻交易實際上有它的有利的方面,比如活躍市場,增加股權融資的效率,都是有非常好的,沒有一個交易量的,交易不活躍的市場很難成為健康的持續發展的資本市場,資本市場的未來改革也是追求這樣一個方面,所以有有利的一方面。

  但同時也看到高頻交易有非常多的,如果它不當,達到一定程度,有惡意的擾亂市場、操縱市場,當然是違法、犯罪的。

  和訊網:首先是不當,不當使用,還有是故意的,是惡意的。

  郭總:對,惡意的或者是操縱或者是幹擾市場,它實際上破壞了正常的交易秩序,實際上破壞了公平交易,破壞了一個公平性,那這個市場上如果沒有公平性可言的話,這個市場是不可持續的。所以說在這裏面,你看到它壞的一方面,如果壞的一方面,你如何看待這個問題呢?就是說你兩種做法,一種做法就是我關起門來,幹脆不允許做高頻交易,那實際上就把這個門關死了,不做了。第二個情況下。

  和訊網:您的意思就是,沒有這個什麽金剛鉆就不要攬這個瓷器活,大家反正我監管水平也沒到,你們投資者的水平也沒到,幹脆我關了門算了。這個簡單倒是。

  郭總:我的意思就是說如果你認為它這個東西破壞性這麽大,我幹脆完全杜絕,杜絕的方式第一個不允許幹,第二個它的接口,高頻交易有一個接口,要通過證券或者交易所,我全部關閉。比如說有一段時間這個股票配資全部關閉,證券公司必須把這個接口關閉,那就沒有通道了,就沒法做了。要麽就是我認為看它不行,我就徹底關掉,第二個就看到它有利的一方面,同時還有不利的一方面,那麽另外一個做法是,我把門開開,但是我有一種監督機制,就是類似於安檢的,我把壞人,就是這個不規範的這種有危險的東西,我杜絕於門外。

  和訊網:好了,明白了,盧總您對這個方面,您覺得有什麽評論可以告訴吳小玲?

  盧總:新技術無非就是提高效率的,對吧?然後剛才就是說她說在公平公正的情況下,實際上政府出臺了這個政策建議的意思就是說在效率優先的情況下兼顧公平,首先必須得公平,不能說你天天都拿著槍武器,你拿(冷)兵器,人家拿著機關槍,這沒法打了。對吧?所以就是說在鼓勵雙方都拿著機關槍的情況下是可以搞的。我大概理解其實是從政策建議的角度來講,就是說一方面書裏提到,這個書的情況是這樣的,他寫到這裏面公司,說的這家公司,寫完這本書之後,他在美國的資本市場要上市的,因為他有700多個交易日,只有兩天虧損,剩下的每天都賺錢,就這樣的高頻交易公司。就這樣。他要上市募資來做更大的生意。然後,劉易斯出了這個書之後,美國立馬就叫停了這個公司的上市,但是後來經過一大堆的論證,最後還是讓這個公司上市了。

  也就是說,在技術和資本交易市場之間這個效率上的參與和博弈,在健康的資本市場裏面是允許的,實際上是技術在投資量化交易裏面發揮的作用和功能,從官方和監管機構來看,它是鼓勵更多的,實際上是量化交易的策略能夠參與到資本交易市場裏去的。這是因為那個市場相對來說是比較健康的,經得住這種量化交易的折騰,中國的資本市場情況可能遠遠跟歐美不太一樣,區別很大,剛才說。

  和訊網:我們市場太年輕。

  盧總:一個是年輕,一個是裏面的股民結構也完全不同,實際上說白一點,有一幫都是散戶,然後忽然來了一個,這裏面都是拿著刀槍。

  和訊網:一個拿著冷兵器,一個拿熱兵器,不是一個時代的人。

  盧總:拿著很強的激光槍,還不是機關槍,是激光槍,跟那打,你說政府說是要激光槍的人進來打還是不讓呢?還是劃個圈說,你們這撥的有激光槍的人一塊打,那撥一塊打,我覺得這對於中國市場來說,選擇比美國市場難得多。它的層次,發展階段包括就是整個結構可能會對這個新技術應用到,包括中國的量化交易本身也成熟度也不如美國。所以你什麽階段吃什麽飯,我估計在中國很難推行成熟的這個高頻交易策略,因為就是說你不可能把差了好幾個代際的武器的人放到一個市場裏去競爭,否則不可能有公平,怎麽可能有公平呢?對吧?你拿著激光槍跟拿著刀的人去打,是不可能有公平的,怎麽講公平都沒用。

  郭總:武器不一樣。

  盧總:對,說你只能用嘴叼著激光槍打,說那邊可以拿刀兩個手、兩個腳都可以拿刀,也不能做這樣的規定,很可笑,所以我覺得可能現階段在中國可能引入高頻交易規範化運營,從我的角度來看可能是對中國的資本市場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和訊網:很難的。對,但是我聽得出來,就是其實你們兩位都覺得其實這個禍並不是高頻交易本身引起的。

  盧總:對。

  和訊網:還是在於投資者的素質水平和投資群體的結構的不同,在不同的市場表現出來不同的特點。所以,你們倆其實是認為,其實高頻交易只是一個工具。

  盧總:對,策略。

  和訊網:只是一個工具,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你們倆都覺得實際上,如果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可以開這扇門。但是開這扇門裏面要增加很多的程序、關卡和監管,但這件事恰恰在中國是非常難的。

  盧總:對。

  和訊網:所以這種情況下,我估計理性的選擇,我主要是指監管者的理性選擇,有可能是不出我們的意料,就是把它先關了,然後再探討未來怎麽辦,其實關於怎麽樣監管,吳小玲作為專業人士有很多思考,那麽作為我們證券業內的很多專家也有很多的思考,包括我們坐的這兩位可能也有他們自己的分析,但由於今天的時間到了,我們如果要有可能,我們再繼續請專家再來探討下一步我們怎麽樣既能開了門又能在關卡設置上、門檻高低上、監管技術層面上多過濾幾道門,能夠把這個所謂的它的負面作用過濾了,把它的正能量發揮出來,這將是對我們的投資者也好,對監管者也好,實際上是一個重大的挑戰。這個今天由於時間的限制,我們不可能完全地充分地展開來討論了。那我們就留給下一次。

  今天我們特別感謝盧俊,郭勤貴郭總郭律師,把自己的寶貴時間貢獻給大家,讓大家有一個饕餮盛宴,至少比我們過去理解的這個高頻交易更深了一步,這是對我們大家的一次很好的學習、教育的機會。好,謝謝大家,那麽今天的這種節目就到此為止,謝謝大家。感謝。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