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中國經濟學人 > 詳細視頻

田利輝:推行註冊制可新建證券交易所

2015年10月09日13:30 來源: 和訊視頻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梁千裏 嘉賓:田利輝

文字實錄:

  和訊網:田院長您好,我是和訊網的記者,非常高興今天能采訪您。剛才您主持了歐亞論壇,也提問了很多嘉賓,但您自己對“一帶一路”的看法是怎樣的?對金融創新有什麽想法,您能說說嗎?

  田利輝:謝謝和訊網的網友們。從我對“一帶一路”的認識,這是我國重大的戰略決策,它是需要做的事情。因為一是美國正在實行它的TPP和TTIP,我國只有形成自己的一個貿易夥伴團隊,我們起碼才在和美國談判上有了我們新的籌碼。

  第二,人民幣國際化的步伐是一定需要進行和加快的,“一帶一路”也推動了我國人民幣世界地位的提升。

  第三,我國需要調結構,轉增長方式。目前嚴重的一個問題是產能過剩,產能過剩和“一帶一路”密切相關,既有利於我國產業的發展,也有利於“一帶一路”各國經濟的增長,是有利於自身也有利於世界的共贏事件。

  和訊網:您提到經濟增長的方面,您之前有過很多的建議,但有一個建議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您提出說在註冊制的基礎上,在天津也開一個證券交易所。我們現 在知道除了滬深兩市之外,還有北京的新三板和深圳的創業板,上海馬上要有一個股轉系統。我們現在還有必要在天津再開一個交易所嗎?

  田利輝:在我們這麽大的一個經濟體中,兩家交易所並不算多,像新三板一直有一個規則,如果做得好的話它試圖轉板到深圳證券交易所和上海證券交易所。而我國很 多的企業都需要通過股權進行直接融資,都希望能夠上市去發展。所以,我國推出來了新的改革方向,十八屆三中全會文件實行註冊制,這是指公開的市場,不是指 三板市場和新三板市場。在滬深股市交易所推動這件事情,我個人認為在法理上是有所糾結的,所以,他們在等待著人大修改法律,但是我們《證券法》恐怕修改的 版本有點多了。

  第二,如果在上海、深圳目前的證券交易所狀態下推出註冊制,對以前的法律承諾,對以前的股民,對現有的上市公司的估值恐怕是一個嚴重的打擊,會直接影響我國 經濟的發展,金融和經濟在今天是絕對性的密不可分。我個人很不贊成那些認為股市和實體經濟沒有關系的論調。可是我們的企業又的確需要融資,在這種情況下我 們為什麽不另起爐竈,為什麽不再做一個新興的東西?可以在西安,可以在廣州,可以在任何一個地方,我們再建立一個新的證券交易所,在建立之初我們就采取最 流行的國際規範,就直接采取註冊制。契約和投資者講清晰了,後面的發展就變清晰了。滬深如果實行註冊制意味著契約的重大更改,而這種更改恐怕不是一蹴而就 的,導致的結果到現在《證券法》修改仍然沒有完成。

  和訊網:剛才您提到《證券法》修改到現在仍然沒有完成,包括今年大家對註冊制有很大的期待,但由於今年股市的波動使得註冊制,現在新股發行延緩了,IPO叫停了,很多人認為註冊制也會延後,您對此怎麽看?

  田利輝:這很大的因素取決於《證券法》的修法進程和我國監管當局的意誌,實際上註冊制更容易在熊市中推出,而不容易在牛市當中推出。在牛市當中推出會帶來股 市的暴跌,那些認為註冊制會直接帶來股市繼續增長的觀點,恐怕和基本理論並不相符。那麽在熊市因為已經跌無可跌,再推出註冊制確實是有可能的,但這也意味 著然後的牛市的到來恐怕是步伐遲緩的。目前我國處在一個新常態的經濟階段,我國目前的的確確需要一個緩慢生長的、估值合理的慢牛市,這樣能夠推動大眾創 業、萬眾創新,所以,這幾個是一脈相承的,我主張我們應該開辟第三方的一個新的證券交易所,以新的註冊制直接為基礎,但是對於滬深股市恐怕不應該雪上加 霜。

  和訊網:您之前還有一個觀點也讓我印象很深。您在年初的時候曾經提出來說,今年的當務之急是理清影子銀行,防止大規模的資本外逃。今年三季度快過去了,馬上就到四季度了,您覺得這方面的工作做得怎麽樣呢?

  田利輝:說心裏話,我真不希望一語成讖。這次股市暴跌從很大程度上是我國的影子銀行運轉的結果,配資大量存在,而沒有形成有效的監管,當突然來清理配資的時 候,直接帶來了信貸和股市系統的大的麻煩。所以,理清影子銀行恐怕仍然是當務之急,而且是刻不容緩。實際上我國的監管當局正在有力的進行著這件事情。

  所謂防止大規模資本外逃,實際上我們已經看到了在8.11我國匯率出現變化的時候,我國從數字上而言,已經有了大批的人在換匯,這些換匯屬於一些螞蟻雄兵式 的換匯。從另一個角度來講,看到像李嘉誠等這些投資者,他們也是在不斷的將他們的資產配置到其他國家去,這二者,一些大投資者,再加上螞蟻雄兵實際上對我 國的經濟形成一定的衝擊。所以,目前外管局加強了有關換匯措施執行的嚴格化,我覺得這是好的趨勢。我國需要逐步有效的引導資本的全球配置,但是,一定要防 止、務必防止大規模的資本外逃。

  和訊網:剛才我們談到了股市的波動,新常態,也談到了外匯的問題。我有一個個人感受,2015年好像我們又有股市的問題,又有外匯市場的問題,又有經濟增長 上的問題,每個事情放在往年都可能是一年的主題,為什麽今年這些關於中國的這種新聞會突然集中發生,2015年有什麽特殊之處呢?

  田利輝:很多問題有歷史上的積壓,也有很多問題是我們目前這一轉型時代必須要面對的東西。我國已經進入到一個年代,國內勞動力的優勢恐怕已經逐步在消除著, 國外的貿易比較優勢也在逐步的減少著,美國也在持續的想增加著利息,2015年的確金融界、金融市場波動劇烈,但是,我個人認為患難之中見真情,我國政府 和我們國家采取正確的手段,理清有關的問題,比如目前像股市上有一些內幕交易事件的清理等這些根本問題,我國還是很有希望能夠走出這一圈金融波動的。我們 希望能夠通過這一次的金融波動,我們好好的吸取教訓,防止在將來資本帳戶開放之後出現這樣大的波動,變成不可控性的風險,就會更加麻煩。所以,2015年 是一個艱難的年份,但是我們也完全希望2015年是一個鳳凰涅磐的年份,我國通過種種的失誤也好,通過市場種種極端波動也罷,學會如何和金融市場,市場經 濟下面的金融市場共舞,讓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讓我國真真正正落實調結構、轉增長方式的目標,讓我國進入到下一個經濟增長的階段,進入到我們所希望的新常態 階段,一定要改變目前非常態的金融市場生態。

  和訊網:非常感謝您接受采訪。謝謝。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