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中國經濟學人 > 詳細視頻

魯政委:存貸比造成金融扭曲和混亂 早該取消

2015年09月07日13:55 來源: 和訊視頻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趙黎 嘉賓:魯政委

文字實錄:

  和訊網:魯老師,首先歡迎您再次走進和訊的鏡頭。銀行摘掉了“緊箍咒”,大家都用這個詞來形容存貸比的取消。您怎麽看這個問題,它跟銀行的經營狀況有沒有什麽樣的關系?

  魯政委:首先我想說的是我個人此前對於貸存比的研究和對於它應該取消的必要性,我應該是國內研究最早的人,甚至在這方面研究的最深入,最全面的人之一,除了其他的零零星星的評論之外,我在2012年曾經發了非常長的文章就叫《貸存比歷史功績與存廢之爭》,貸存比它存在的歷史功績是什麽,到現在為什麽要取消它,這中間都是一脈相承的。當時在90年代,那個時候我們也是要推進金融的改革,特別是銀行的市場化,最早是沒有商業銀行,我們只有幾大國有專業銀行,後來國有專業銀行就是上面下計劃,大家就按照這個計劃分頭給錢。後來覺得銀行也不是這麽幹的,要讓銀行建立市場化的機制,我們就想計劃的時候,我們可以把它管得很好,可是現在要讓它更多的自主決策,我們又怕一放就亂了,怎麽辦?是不是可以給它松一點的筐子,萬一它撒起歡來也不會跑得我管不了,同時又給它一定的自由度,那個時候《商業銀行法》就規定了四大指標,貸存比就是其中一個指標之一。所以貸存比在那個時候寫入《商業銀行法》,是作為推進商業銀行市場化改革的一個策略,一個政策來做的,而不是為了制約商業銀行,不是為了束縛商業銀行。

  時移世易,因為當年的《商業銀行法》促使出現了第一批股份制銀行,交通銀行(601328,股吧)和後來的包括興業銀行(601166,股吧)在內的80年代末,88年、89年出現這代商業銀行,他們現在都已經成為全國性的大銀行,當時的存貸比其實成就了中國第一撥的金融改革的浪潮。我們現在開始又走到下一撥,現在這一撥。

  和訊網:它的歷史任務已經完成了嗎,所以到今天?

  魯政委:走到現在,我們突然發現其實商業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它的資產日益多元化,負債也日益多元化,而在90年代的時候,90年代時候商業銀行的負債只有唯一的來源,除了央行的再貸款,央行給你的錢之外,就是存款,企業和居民的存款,沒有其他的東西。你知道當年在那個時候,連同業拆借市場都沒有,所以它的負債很單一。它的運用也很單一,因為那個時候連債券市場都是微不足道的,那個時候發個國債要攤派,所以它的使用也就是貸款,沒有其他的東西。可是你現在發現是負債不斷地多元化,資產的運用也在不斷地多元化,而貸存比已經變成整個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越來越小的那塊東西,你還把它摳得很緊。所以最終造成了一個結果就是走到最近的幾年,它已經造成了越來越多的金融扭曲和混亂,比如說月末季末的衝時點,比如說商業銀行守了一堆的錢,我不缺錢的時候,還找存款,有很多錢,但是那些錢不叫存款,因為貓不叫瞇,我就不得不到處,所以每到月末遷客騷人,當然我這裏遷客是中介的意思,就是幫你找存款,你可以買存款。這樣其實是人為造成了金融的混亂,也造成了很多統計數據的失真,比如M2,比如像貸款,你為了讓貸存比能夠夠,所以往往在月末的時候,就少放點,因為放多了,貸存比就不夠了,所以這樣造成了很多企業不便,覺得要來了,要月末了,放不成了,這個也造成了經濟的不便。所以走到這個時候,巴塞爾3協議出來了之後,有兩個流動性監管指標,這個時候他完全對於多樣化資產負債結構來說,它比存貸比更加細致,覆蓋更加地完善,當我們國家已經開始實施巴塞爾協議的時候,貸存比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就應該完全取消。

  所以說走到現在,依然存在貸存比作為監管指標的國家像存在戶口的經濟體一樣地奇,是在這個世界上都是罕見的。是這樣,中國的貸存比,IMF曾經有一個統計表,它那個數據是2009年前後,中國的貸存比大概是全球第三低,它統計了全球100多個經濟體,中國的貸存比是全球第三低。而拿貸存比仍然作為監管指標的,我在網上都搜了能找到的主要經濟體,在去年之前,沒有一家還把貸存比作為一個監管指標,美國把它作為監測指標,監測指標就像我們說有些州,我不希望在我這裏的資金能夠流到外邊去,所以你要有一定投放到我這裏,它是作為這個來用,不是作為監管指標來用的。另外一個就是韓國,韓國在去年和今年初恢復貸存比作為監管指標,因為它是覺得貸款增長的有些快,它其實是在把它作為控制貸款的指標在用,並不是把它作為風險監管指標,更有點像偏重於宏觀調控的工具。還有海灣的應該是沙特阿拉伯,也是把它作為控制貸款,在用的東西。所以從這個意義上說,走到現在,我們取消其實已經有一點遲,落後於市場,否則就不會有那麽多扭曲了。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