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財智書話 > 詳細視頻

範棣:金融改革要打破壟斷 還富於民

2015年04月22日11:16 來源: 和訊視頻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孔令孜 嘉賓:範棣

文字實錄:

  和訊網:大家好!歡迎收看本期《財經書話》,我是主持人孔令孜。今天很高興我們請到亞聯資本董事長、銀票網董事長範棣老師做客和訊網,為大家解讀《少數派的財富報告:崛起時代為何我們致富難》。

  範老師,您好!

  範棣:您好!

  和訊網:範博士,我知道您熟悉中、港、美三地的資本市場,又師從兩位重量級的經濟學家。為什麽您會想到寫一本通俗的財經金融著作呢?因為之前一說到財經和金融都相當專業。

  範棣:大家有沒有註意到今天經濟數據出來,第一季度是7%。

  和訊網:預期也是7%,但昨天有研究機構評估了一下,可能是低於7.0,有的說是6.8。

  範棣:我為什麽想從數據開始講呢?這個數據還是有些壓力的。無論對政府也好,對市場也好,這個數據並不太理想。7%是什麽概念呢?意味著我們的就業市場不是很好,從經驗上來說,可能我們的GDP掉一個百分點,市場上可能至少會有兩千萬人失業,這兩千萬人指的不是農民,是指年輕人,可能有兩千萬人找不到工作,當然這會引起社會問題。所以,保增長並不是保數據,而是保就業人數。

  怎麽保?其實我們過去一直在保,過去保八保九保十,保的無非是三件東西,一件是投資,一件是消費,還有出口。中國經濟過去三十年一直是靠出口帶動的,加上政府投資。第一階段,前二十年基本出口是打主力軍,後十年政府投資作為第二梯隊上去,消費一直很低迷,一直沒有作為一個主要的力量出現。政府投資會產生很多問題,不但投的方向可能有問題,效率的問題,造成通貨膨脹。出口是和中國這些年勞動力成本上升有關系,所以,政府如果想保的話,其實目前沒有什麽好的辦法,短期內又要拉動投資。那麽這個問題正是我寫這本書主要目的,是說為什麽中國經濟能夠長期持續的發展,中國經濟的問題,保的問題,並不在於政府投資不夠,出口不夠,是什麽?是消費不夠,消費為什麽不夠,是我們的財富分配有問題,是中國的財富有問題。100個人裏有消費能力的一個人,99個人沒有能力,這個問題不是一年、兩年、三年,是三十多年改革積累下來的問題,如果中國經濟真要長期保持七,哪怕保六也好,這個問題必須解決,這就是我寫這本書主要的目的。

  和訊網:剛才您也談到財富分配,最近熱銷的一本書是《21世紀資本論》,作者是法國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蒂,他的這本書傳達的是財富分配不均,說如何造成這種現象,但並沒有找到一個很合適或者合理的解決方式。通過您這本書,您覺得財富分配除了政府層面去做宏觀規劃,從企業層面我們怎麽解決這個問題?

  範棣:《21世紀資本論》和馬克思的《資本論》有相似之處,結論就是說大的資本壟斷了整個世界的財富,造成了兩極分化,財富分配不均,所以他的結論是全球要進行深度金融改革,當然他的方法是技術性的方法,在我看來技術性的方法盡管是做了一些論證,但我覺得很難實現,改變全球財富分配不均的問題。

  他提出一個問題,在比較充分競爭的市場經濟情況下才會造成這樣一個情況,在我們以前看來可能不會。中國的問題可能會更嚴重一些,因為我們的市場經濟還沒有真正充分發達,而且是從計劃經濟過來的。從我們面臨的問題,《21世紀資本論》講的問題有一些相同的現象,有相同的一些模式,怎樣走出這個模式?我想回到最根本的一個東西,如果我們對收入分配機制不做一個徹底的變革的話,我們的財富分配不均是永遠沒有辦法解決的,現在我們的問題是政府如何用手中的權利進行財富分配,想解決這個問題,但在分配過程中沒有辦法解決權利如何均等化的問題,所以,會產生財富更不均等,過去這些年改革造成這樣一個問題,所以,最根本的問題不是我們做技術上的修改,出一個金融改革技術的方案,比如說銀行做存款保險,我覺得核心的問題要放開壟斷,打破壟斷,這才是讓中國人民能夠找到財富增長的核心點,這個結論跟《21世紀資本論》是一樣的。但世界財富的壟斷是沒有辦法的,比如美國壟斷搞革命嗎?那是沒有辦法的,所以它用了很多金融工具想解決這個問題,但中國的壟斷可能和我們的制度設計有關系,所以,打破資本的壟斷,打破金融的壟斷才能真正使中國經濟實現第二次解放,第二次飛躍,這是這本書核心的東西,就是我們要打破壟斷,要不然的話沒有辦法讓大家都得到相應的財富。

  和訊網:其實也就是把市場打開,讓民營資本加入進來,讓市場變得更競爭更有效。

  範棣:《資本論》講的一個道理是說勞動致富,產生剩余價值,資本是剝削的,勞動是創造價值的,資本主義不對,我們要起來把資本推翻,然後實現社會平均分配,《資本論》基本上是講這麽一個結論。

  可是社會一百多年發展證明我們的價值不僅僅是勞動創造的,資本也有價值,知識也有價值,技術也有價值,所以,價值是很多因素創造的。勞動現在變成越來越不重要了。我們人民的致富、老百姓的致富可能光靠他的工資嗎?光靠他一天八小時的工作能夠致富嗎?那麽我說,不可能致富,所以要靠什麽,要靠財產性收入,資本的收入要上去,讓他有投資的能力和投資的渠道。

  但如果把所有的資本都給了一個人用,比如都給了一個銀行用,老百姓只是存款,老百姓怎麽可能致富呢?所以,我講的金融和資本壟斷主要在這裏,讓老百姓要有發財的機會,跟制度方面的資源配合,就不能說勞動就能致富了,我書中寫了一個“勞動模範從來都不是一個富人”,勞動不可能致富,所以,資本要變成社會化。

  和訊網:其實勞動本來就是生產資料中的一個生產要素。

  範棣:對。

  和訊網:我了解到,您曾經參與過國家經濟體制改革與金融體制改革的重大項目研究及政策實施,對國內的金融改革以及銀行業是非常了解的。現在很多人都認為國內金融行業薪酬過高,認為銀行是個暴利行業。您是怎麽看待這個問題的?

  範棣:國內銀行高管跟國外銀行高管相比薪水很低,和國外相比我們還是低薪階層,匯豐差不多八千萬到一億左右,獎金加薪水,基本上我們只是他們的五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所以,和國際相比我們的銀行高管仍然是屬於低薪階層。

  但相對於國內來說是高薪。所以,這個問題雙方都會有抱怨的。國內的行長說,你看我的工作這麽辛苦,我的銀行業績比國外好多了,我才拿五分之一的工資,對我很不公平。另一方面老百姓又說了,你看我工資一樣的東西,你過去跟我同學,你當了行長,我現在還是一個處長或者一個普通的經理,我一個月才掙一萬元,你就是兩百萬了,大家會抱怨,核心的問題不是他的勞動價值有沒有體現,核心的問題是銀行的利潤是怎麽來的?如果銀行利潤是通過壟斷得到的,不是通過競爭得到的,不是通過你的創造和大家公平競爭得來的話,這種業績和個人能力其實是沒有什麽關系的,這是我想講的要點。

  從這點上來說,當然我們銀行也好、證券也好,所有壟斷行業的工資都是過高,毫無疑問是過高,因為換個人一樣也可以做,並不是說只有你能做,換個人也是一樣,換誰都能做,當然不是說換一個特別差的,換一個普通人也可以做這個職位,只是說做的稍微有一些差別或者特點不一樣的東西,金融市場與金融行業的利潤和石油一樣,完全來自於我們對這個行業的壟斷和沒有開放,這個我覺得對大家並不公平,所以,從這個角度說金融是需要做改革的。

  中國加入WTO以後曾經有一個承諾,銀行金融市場開放,開放意味著兩層意思,一個意思是銀行外資可以來做,對國內來說銀行也不應該采取審批制而應該采取備案制,誰都可以來做銀行,只要符合銀監會監管條例和準入門檻,不要用額度來限制,這個當然是現在銀行改革已經開始走上路了,會把準入制變成備案制的情況,但過去一直是限制的。

  當然企業需要貸款的時候,只能找銀行,銀行只有這麽幾家,大家都一樣了,當然會有一些壟斷的因素在裏面,所以,金融的利率也不是自由浮動利率,這個利率的限制也是使得銀行之間不能產生充分的競爭。充分競爭,也就是說如果利率放開了,如果銀行放開了,得到好處的是誰?得到好處的是老百姓,你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務,貸款利率可能會下浮,存款利率可能會上漲,這樣的利差可能會縮小,銀行可能也不會像以前這麽容易掙錢,但是,另一方面意味著企業可以更容易、更有效的得到貸款,老百姓可以得到更好的儲蓄利率,這個好處就不會讓一些人拿去,讓社會共享了,我覺得這就是金融改革的好處。

  和訊網:在前段時間我們看到包括騰訊在內,銀監會頒發了一部分民營銀行牌照資格,這是一個向好的現象。正好談到銀行了,接著這個話題,現在出臺存款保險制度,對銀行業和整個市場到底是什麽樣的影響呢?

  範棣:把銀行放開,其中一個重要的條件就是銀行存款保險,為什麽這麽說呢?因為銀行是一個特種行業,是老百姓的存款委托去經營發放的,但你經營虧了,我的存款就沒有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如果你對居民的存款沒有保障的話,不能誰都開銀行,所以,從這一點上講是對的,要管起來。

  銀行存款保險制度意味著銀行業開放的一個前奏,是基礎,有了保險你不開放沒有道理了吧,我存款沒有問題了,你還說要壟斷,我覺得這一步是奠定了銀行一定會更自由化,更開放,沒有這個自由化會有很大的風險。

  和訊網:我們看到推出這個制度也是經過這麽多年,在國外存款保險制度很早就有了。

  範棣:對。

  和訊網:另外有人說,即便出臺這個存款保險制度,說最高可以獲賠五十萬,到時候真能得到五十萬嗎?

  範棣:這當然是一個國家的信譽,保險在美國有三個國家保險公司,經過美國聯儲和地方金融監管機構去審批成立的,它對這個提供保險。我相信所謂銀行存款保險是國家的信譽加上保險公司的信譽,一般情況下國家信譽是不會破產的,如果你的存款真損失了,你當然要賠付,這個賠付,銀行存款保險會增加銀行經營的成本,因為它要拿出錢來付保險。我相信這應該沒有問題。

  和訊網:下面我們談一下股市。現在的股市如日中天,非常好,一直向好。在沒有達到4000點之前,一些資深的老散戶就說4000點能不能過,是不是已經到頂峰了,但實際情況是我們看到,它很快突破4000點,而且今天已經到4170多點,對於這個現象,您覺得未來的股市是不是還要繼續向好?因為現在這些主力機構都說是震蕩階段,有一些獲利出倉,對未來的走勢您怎麽看?

  範棣:首先說明,我不是股市分析師,在我看來大部分的分析師都是事後“諸葛亮”,對股市的分析,我想撇開基礎分析角度看,我們只看趨勢是怎樣的。我個人認為這一波股市的上漲,2015年股市上漲有它背後的經濟基礎,這個基礎很簡單一個原因是錢太多了,沒地方去,過去其實也沒地方去,比如2013年、2014年都沒有地方去,當時有一個詞“貨幣空轉”,就是說貨幣不會流到實體經濟去,去炒房地產、金融產品、信托產品、理財產品,房地產為主的這些東西,空轉,錢生錢。

  和訊網:所以,我們看到2013年到2014年的現象就是眾籌、P2P、小額信貸等。

  範棣:很多的信托產品出來,其實他們背後都去炒了其他的金融產品,包括藝術品,市場錢很多。為什麽當時不敢炒股市?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股市低迷這麽多年以後,一直下跌以後信心就沒有建立起來。第二個原因,政府並沒有給出一個積極的信號,政府沒有說股市好,政府一直比較保守,不談股市的。這波股市起來第一個原因,說客觀市場上錢很多,其他地方已經沒有地方流了,已經差不多了,總得有一個出口,這個出口和這個時候中國經濟的低迷,內需的不足、跟貨幣需要拉動經濟有關。這個有關,我相信政府是默認而且也站出來比較積極地說,對股市連續發了一些正面的、積極的信號,所以,大概撞到一起了,股市起來了。

  我不去預測趨勢,我認為2015年應該是股市一直向好的年份,至於說到什麽點位就不好說,因為大趨勢沒有變,但所有股民和基金經理們也要看到一點,就是在股市向好背後的經濟狀況是否能夠支撐股市再走兩年,甚至再走一年半,2016年還會這麽走,這個還是打一個很大的問號。股市和經濟並沒有采取同步,但其實同步是同步不了的,股市通常會領先或者滯後實體經濟一年到一年半,也就是12個月到18個月左右的時間是有滯後的。2014年已經開始了,我覺得2016年股市會有一些掙紮。

  和訊網:而且國家從政策層面也推出了像“一帶一路”、亞投行這種大型的基建,前幾天我看了一下,包括李克強總理說鐵路建設投資,其實又是一個4萬億。

  對於國家這些宏觀策略,包括“一帶一路”,他們說這是未來十年的一個整體規劃,擺在眼前的,我們可以看得比較清楚的是各個自貿區,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對於這些區域性,包括李克強總理去東北說還要振興東北老工業區,對於這些區域發展,您是覺得它是一個怎樣的布局?

  範棣:“一帶一路”布局是一個大手筆,是把中國經濟置於國際化的背景下考慮,然後置於人民幣全球化或人民幣國際化戰略部署考慮,會帶動中國經濟發展,目標是形成一個人民幣的經濟圈,比如說40個國家的這樣一個經濟圈,當然這是一個很大的手筆。

  相應來說幾個熱點,比如說新疆中亞五國、福建自貿區,海上的“一帶一路”等等會形成一個核心經濟區的發展。但我們要看到這個戰略規劃和前幾屆政府規劃比,我個人認為那是異曲同工之妙。其實,方向變了,總體上還是政府投資,只是換了一個方向投資。以前是4萬億,今年可能是5萬億或3萬億,但總體上還是投資,政府還是想靠投資來解決經濟低迷這樣的一個問題。那麽我的問號是說,這麽多年下來一直靠政府投資拉,還能拉動嗎?當然短期內肯定會拉動,肯定會看到某些行業又好了,但是經驗告訴我們它會持續多長時間?因為中國經濟的低迷不是投資的問題,是消費的問題,是內需的問題,怎麽解決內需的問題是要考慮的。

  和訊網:現在我們再回到這本書中,您在書中也提到了“吳敬璉的中國股市賭場論”,您認為股市和賭場最大的區別是什麽呢?

  範棣:賭場是一個純粹投機的市場,股市會有投機,但主要是價值投資的市場。當然這很清楚了,一個是純粹投機的,一個是以價值投資為主的一個市場。中國的市場,如果市場沒有那麽規範,也就是說股市起來和落下來不是價值說了算的,不是經濟說了算的,而是某些政策或者某些消息說了算的話,我覺得這跟賭場也沒有太大區別,我們說價值投資,價值沒有變,你起來或者跌下來了,這個跟賭場,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吳敬璉的觀點還是有他的一些道理的。

  和訊網:接著吳教授的觀點,我們看厲以寧教授的看法,他對中國股市的看法和吳敬璉教授的看法可以說殊途同歸。那您覺得中國股市的頂層設計到底有沒有問題?

  範棣:我不去評價現在的頂層設計,我只是說過去的頂層設計是有問題的。我們的頂層設計過程中,是一個讓小股民吃虧,讓95%以上的人輸錢的這麽一個遊戲規則。為什麽呢?因為基本上三十年我們走過的路是政策市,人民日報發個消息支持股市,股市就好,人民日報說股市不好,股市就不好,基本上都跟領導人的想法有關,領導人說股市應該上,股市肯定上,領導人說股市太高了,要打一打,經濟學家也是圍繞領導人的想法做解釋,在我的觀點看這是一個宏觀的內幕交易市場。我們講股市內幕交易都是講這個企業的董事長透漏消息給別人了,內幕消息等等。從國家層面講,這是國家層面的內幕交易,因為小股民不知道你們怎麽想,它沒有辦法知道你怎麽想的,他跟著領導人的想法,說股市應該不錯,中國股市有信心,買去了,跌下來找誰去呢?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

  我實際上是買了幾只美國的股票,我一直很長時間持有,我也從來不看。最近其中一只股票被股民告,我突然有一天打開看有超過20家美國律師行代表股民告這家公司。告什麽呢?告公司很簡單的一件事情,說公司出的年報,說新藥大概會在半年以後就會向FDA申報,但現在又發通報說要延期三個月,你誤導我,我相信他們告贏的可能性很大,也就是說股市的信號是很重要的,你不能輕易去站在你的立場去給投資者發表一個不太負責任的,或者說你不承擔後果的消息。中國股市上這種消息太多了,無論是我們的政策層面還是管理層面上、公司層面上,當然我覺得市場慢慢的規範,但總體來說,規範,應該加強透明度,更好的在細節上做一些規範,我相信總體上會向好,股市改革也會取得一些重要的突破。

  和訊網:您親歷過改革,又結識過很多企業家、創業者。可以說很多人的失敗都歸結於金融問題。在您看來中國金融到底改革了沒有?今後中國金融要如何改革?

  範棣:我個人的一個觀點,這個觀點可能會很有爭議,我覺得過去三十年金融並沒有改,於是我們說什麽叫改革?什麽是沒有改革?我們的金融制度,我雖然不能說是百分之百,但絕大部分是從西方市場搬過來的,搬過來這個論點要回到《21世紀資本論》的觀點,西方一個發達的工具的金融市場,是對絕大部分人有利還是對小部分人有利,這個金融制度特別發達,對小部分有利,對大部分沒有利,我把一個沒有效率的金融市場變成一個特別有效的金融市場,我幫你一個人發財,那你說改革了嗎?這個改革當然是改了,但你的改革其實對大部分人更沒有利,我覺得中國的情況就是這樣的,這個金融改革損害了大部分人的利益,使小部分人得到了更好的回報。這個改革我們說是改了,但我認為從大部分人致富的角度沒有改,沒有從本質上改,只是把西方這些制度拿過來了,讓更少的人更容易得到資本,當然銀行風險也很小,壟斷更小,也就僅僅從這個角度,我認為沒有實質的改革。所以,中國金融的改革未來還是應該有一個大的突破,我們講怎麽樣使金融資源讓廣大的老百姓都能夠分享,這才是金融改革的方向,這才是中國經濟真正能夠走出政府不斷投資的怪圈的唯一通道,就是讓財富能夠大家共享。

  和訊網:好的,感謝範老師的精彩分享,再次感謝大家收看本期《財經書話》。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