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期貨高手訪談 > 詳細視頻

傅海棠:猜底不猜頂 期貨的本質是現貨

2014年12月17日16:07 來源: 和訊期貨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零彧 嘉賓:傅海棠

文字實錄:

  和訊期貨:和訊期貨的網友大家好,今天作客我們演播室的這位是一位農民的億萬傳奇,傅海棠,傅老師,你好。

  傅海棠:你好。

  和訊期貨:傅老師是農民出身,曾經養過六年豬,做過小販,種過棉花大蒜,您是2000年進入期貨市場?

  傅海棠:2000年開始做期貨。

  和訊期貨:然後2009年到2010年的18個月時間從5萬做到了1.2個億,這簡直是傳說一樣的成績,翻了整整2400倍,這樣一個成績能不能請您給我們大家分享一下,這是為什麽你能做到這樣子?

  傅海棠:我主要是抓住了兩次行情,找到了確定性的行情,還是得益於正確的做法,正確的分析方法和對期貨市場的正確理解。

  和訊期貨:您的理解是什麽?

  傅海棠:期貨按我的理解就是現貨,現貨的一種變向交易,變向貿易,我們做的期貨都有相應的標的物,有螺紋鋼什麽標準的,豆粕什麽樣的標準,它其實就是一個現貨生意。

  和訊期貨:現貨衍生的?

  傅海棠:也叫現貨衍生,就是現貨生意,現貨合同,就是炒作炒賣的一個合同,短期的合同,我們找到對現貨看清楚了,找到了它的價值規律和供求關系,抓住了結果,抓住了確定性的行情,就找到了接口了,資金,其實從5萬到1.2億,外人看起來好像是不可想像,實際上我還沒做好,因為期貨就具備這個功能,就是有爆發式的增長,有杠桿,幾何增長,成數增長,要仔細想想,在那樣的行情當中,賺了這些錢的話,還真沒做好。

  和訊期貨:您是先做大蒜現貨做了第一筆,然後後面轉做棉花期貨,您其實是從現貨開始入手的,包括您剛剛分析的那麽多,您覺得期貨就是現貨的一種表現形式,您覺得做現貨的這種經驗,對於您做期貨來說有哪些幫助呢?

  傅海棠:有直接的幫助,完全得益於現貨上的經驗和規律,是一模一樣的,所以說很多解釋也好,說法也好,有些是不太正確的,什麽呢?比如說有時候現貨是期貨炒作的,帶動的,上漲或下跌,這個說法是不對的,期貨要漲那是現貨要漲,期貨要跌那是現貨要跌,也許有滯後性和超強性,基本上是同步的,就是以現貨為主的。

  和訊期貨:期貨價格只是現貨價格的一個反映?

  傅海棠:對,期貨價格只是現貨價格的一個反映,不是期貨價格帶動了現貨價格,而是現貨價格帶動了期貨要怎麽走。

  和訊期貨:你平時只做基本面不會看技術面了?

  傅海棠:技術面幾乎不看,因為與它無關,漲跌是現貨供求關系發生了變化,或者價值被高估或者被低估了,這是直接的原因,我們做期貨就是要看清楚市場背後的真實的一面,搞清楚市場的真正的趨勢的真正推動力在哪。

  和訊期貨:能不能請您舉個例子來看看,比如您做棉花,做棉花基本面的話你會觀察哪些因素呢?

  傅海棠:這個需要看幾方面,一個從宏觀和微觀,我說的宏觀就是國家的政策和金融政策,尤其是金融政策,微觀就指直接到田間地頭。

  和訊期貨:你還會自己做一些調查嗎?

  傅海棠:自己去調研,遠地方就坐車去,坐飛機去到新疆,一個行情不是偶然的,是要經過很多年的,一旦它的價值偏離了,就要出行情,在什麽時候能發生真正的轉折,比如說現在棉花也是一個焦點,也是一個熱門的話題,目前的價值被低估了,當然被低估了不一定馬上漲,被低估以後就影響到種植的積極性,不光是國內,可以說到國外它的種植面積如果維持在這個價位上的話也會逐年減少。

  和訊期貨:慢慢的產量向需求回歸?

  傅海棠:這是一定的,因為包括美國在60美分幾乎也沒有錢可賺,中國更不用說,種植面積據我調查內地明年至少加40%以上。

  和訊期貨:明年會繼續減少?

  傅海棠:內地,只要在這個價位上傷透了棉農的心。

  和訊期貨:種也賺不了錢?

  傅海棠:種了也不是不賺錢,問題是比價效益太低,單從效益上講他不會虧,賺是要賺,可是他種玉米和小麥賺的超過棉花的一倍,甚至於2倍以上,並且棉花還費工費時,劃不來,現在農民工一個工時一般來講也得200元以上,種棉花要費工費時的,不夠工錢。

  和訊期貨:所以您對於後市棉花的看法您是偏多還是偏空?

  傅海棠:在1.25萬上下的位置我是偏多,如果在1.5萬左右的話我是偏空。

  和訊期貨:就是區間的?

  傅海棠:應該是區間振蕩,不會有大的,我自己的看法,不會跌的太低,更不會漲的很高。

  和訊期貨:就是關於棉花這塊還有另外一塊,國儲到底會不會拋棉花這一點,你是怎麽覺得的?

  傅海棠:我的看法,國家拋儲是起碼這樣看,第一國家不是拋儲不是為了打壓市場的,是穩定市場的,國家拋儲價我個人看法不會定在1.2萬以下,這是不可能的。

  和訊期貨:會比現價更加高一點?

  傅海棠:應該在1.4萬到1.5萬之間,應該是這樣的,它不會定到1.2萬以下,甚至1萬往外拋,這個拋儲有幾種情況,第一或者是現貨急劇上漲,國家要平這個市場,第二是現貨不夠用了,現在用棉企業出現了用棉緊張,如果說現貨維持在這個價格,棉花大量滯留在他手中沒有銷完的話,應該國家不會輕易的拋儲。

  和訊期貨:最近我們也采訪了劉福厚劉老師,他有一個觀點就是說,因為國儲他們2011年那批棉花到現在為止已經快四年了,四年下來棉花放在那邊棉花質量是會下降的,你覺得會不會國儲會出於不要讓棉花爛在庫裏的考慮來拋儲?

  傅海棠:我個人是這樣看的,棉花是不會爛的,是比較耐儲存的物質之一。

  和訊期貨:您覺得國家不會因為這個理由?

  傅海棠:三年五年棉花照用不誤,雖然品質有所下降,用起來還是很好的,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和訊期貨:您是種過棉花的。

  傅海棠:我是有切身的體會,原來蓋的被套,都在身上蓋了幾十年了,最後又進紡織廠了。

  和訊期貨:棉花這個原因是不用考慮的?

  傅海棠:何況是在國儲比較標準的環境條件之下,三年五載的問題不大。

  和訊期貨:您的那本書,一個農民的億萬傳奇裏面,在序言裏面有提到,您的期貨交易是遵循天道,能不能給大家講講你的天道是怎麽理解。

  傅海棠:天道是分兩個方面,在不同的時候看到兩個方面,一個是價值規律,供求關系,第二是物極必反,我說的天道至少兩個方面,再更一步講期貨上找到確定性的趨勢,不可逆轉的趨勢,大資金,大機構,操作不了的壓不住的,包括國家都控制不了的行情,我們做起來心裏就比較有底了,再就是天道,孫中山說,天下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我剛才說的物極必反和價值規律,做期貨是一定要看戰略方面的,大部分時間遵循價值規律和供求關系,價值過低,價值是什麽呢?這個需要解釋一下,一般都談價值,很多人不明白價值是以什麽參照和衡量的。

  和訊期貨:應該用什麽參照呢?

  傅海棠:價值是以成本衡量的,其實價值就是指成本,什麽叫有價值?低於生產成本就具備投資價值,因為虧錢了,肯定要打擊它的生產積極性,隨著時間的推移上漲是一定的,只是時間問題,因為你虧錢,你肯定要漲的,你成本上去了,這是最低的,所以再就是價值規律,價值就是成本,我們做期貨找大機會的條件就是要找虧錢的,虧錢的,賠本的,工業品,農產品就是找比價關系。

  傅海棠:物極必反就是一個自然規律,這裏面尤其對我們做期貨來講投資者得好好想想這句話,必反不是概率,是一定,為什麽一定,九九就歸一,這個自然規律就很大,這不是迷信,必反是一定,在某些條件下老天有的時候就會莫名其妙出條件改變市場的方向,我當年做大蒜也是基於這個考慮,因為兩年跌的慘不忍睹,生產成本基本的投入成本在1.2元,出庫價在1毛,連續兩年,太不象話了,當時我就考慮物極必反,這是自然規律,從來都沒變過,當時我就想,老天一定會出條件來改我的,如果老天不出條件,這個價格不會往上漲的,因為當時的庫存也很大,因為物極必反,當年我賭註也賭對了,老天真出條件了,甲流感全球爆發,說吃大蒜對防治甲流感有好處,結果都來搶大蒜,庫存很快就被搶光了,發生質的變化,規模很快就漲到5塊錢,50倍,現貨漲50倍的行情,短短的三個多月,翻50倍,所以就是物極必反,有些老師們也講,千萬不要去預測,行情是不可以預測的,偶然意外因素太多,稀釋你提前想到了,發生了那是如預期所發生,一點都不偶然和意外。

  和訊期貨:肯定會發生的?

  傅海棠:那是一定會發生的,這個世界,這就是物極必反,我們做期貨也要考慮這個問題,一旦咱們眾人的思想一邊倒的時候,一般這個行情往往發生像你大多數人反方向運行。

  和訊期貨:就像大家最近都看空棉花。

  傅海棠:都看空棉花它就反彈,清一色看空鐵礦石和螺紋就漲停,這不一定是反轉,可是它都向你清一色的方向,朝你反方向運行。

  和訊期貨:所以真理永遠掌握在少數人的手裏,可以這樣說嗎?

  傅海棠:應該是這樣,因為從眾者太多,都是人雲亦雲,因為在不漲之前都是跌,你說漲沒有理由,你說跌有理由,就是跌,事實擺在這兒,你要說漲的話沒有事實,當時沒有說服力。

  和訊期貨:但是等說服力出來之後它已經漲上去了。

  傅海棠:說服力出來已經漲上去了,再追要回調,這個就不好操作。

  和訊期貨:所以我們就是要有這種敏感性,在市場動之前我們洞察到市場價位怎麽走。

  傅海棠:對,一定要超前。

  和訊期貨:這個方法是怎麽做的?

  傅海棠:這個方法一個是經驗,很重要,第一個就是要想清楚一個理性操作,要真理,一定要找到一個真理,要理性操作,不要感性。

  和訊期貨:不要憑感覺其操作?

  傅海棠:憑感覺,憑想像,憑工具,我說的憑工具就是憑條條框框。

  和訊期貨:技術分析,是這個意思嗎?

  傅海棠:這個不好意思,對搞技術的有點不尊重,不過沒辦法,不要單純的靠技術分析,不能說技術分析沒有用,如果能搞的話也不要單純的搞,作為一個參考還是可以的,如果要單純搞技術分析還是很可怕的,因為它說了不算,不光是國內和國外,包括索羅斯和巴非特都是基本元素,尤其巴非特,就是一個價值投資,安全邊際,巴非特說安全邊際,所謂的安全邊際就是低於成本就安全,尤其做股票,他做的很成功,成為了世界首富,你虧錢我就買,低於成本都賣給我了,那我不要嗎?那你隨著時間的推移,當然還有一些運作在裏面,肯定是賺錢的,這就安全了,什麽叫安全邊際,就是低於成本。

  和訊期貨:就是我們做期貨找一些低於成本價的。

  傅海棠:這個比較安全,因為跌起來有底線,漲起來沒有底了,下方底好找,頂不好找,因為虧錢是有限度的。

  和訊期貨:期貨炒的都是相對現貨商品是有價值的?

  傅海棠:對,偏離它的價值越遠我們的機會越大,這個偏離一般的指往下偏,往上偏不好找,因為漲起來沒有頂,賺錢是沒有邊際的,虧錢是有底線的。

  和訊期貨:您最近有沒有覺得哪些品種有這些機會呢?

  傅海棠:我感覺,今天說這個話稍微有點晚,如果再回去的話,像鐵礦石、螺紋也好,逢低做多,應該是營利的概率還是比較大的,當然你做好資金管理,你2400買螺紋,你跌到2200我還有能力再多加倉一倍,資金控制,控制倉位,如果去杠桿的話將來賺錢是一定的,5月不賺,10月賺,10月不賺下年就會賺,只要你耗得起時間,成功一定是屬於你的。

  和訊期貨:您的投資點就是做中長線的,做趨勢的。

  傅海棠:做中長線,做趨勢,這個中長線當然做進去的時候可能做半年或者做一年,觀察的時間需要兩年到三年,甚至於五年、十年。

  和訊期貨:您建倉的時候一般會重倉進嗎?

  傅海棠:我一般建倉,每個人的風格不同,對別人沒有參考意義,我可以講一下我的風格,我是一次一建倉,底倉比較重。第一次建倉倉位比較重,就是一次性建倉,這個建倉也有好也有壞,看準了當然是好,會爆發式的增長,會很快,如果看錯了也很危險,如果看錯了你買的不是最低價,雖然是底部,如果繼續往下走的話,這個也需要及時的止損出場。

  和訊期貨:在這個十幾年做期貨的當中有沒有爆過倉?

  傅海棠:爆倉不止爆過一次,在09年之前爆過幾次。

  和訊期貨:那時候是做些什麽?

  傅海棠:那個時候交易品種比現在小,基本上以農產品為主,工業品幾乎沒有,就是銅,銅那個時候還不給開戶,或者給開戶了,基本面了解也不太透,做不了,都是做農產品,一般都做大豆為主,豆油、豆粕,那個時候就做大豆相關的。

  和訊期貨:那時候您也是做基本面研究的嗎?

  傅海棠:我一共從2000年開始,為什麽需要多說兩分鐘,我進入期貨就是基於現貨來的,感覺想搞囤積居奇,苦於沒有資金,就是看到了期貨的杠桿作用,放大了資金,我有5萬當100萬,100萬就是2000萬,有錢了,搞囤積居奇可以了。

  和訊期貨:其實之前的00年到09年這一段,這期間,您也一直做期貨,成績也不算太出彩。

  傅海棠:這之前是這樣,發現了兩個確定性的大行情,第一是03年,當時我感覺我這兩三年沒賺錢,今年抓住一個機會,那時候非轉基因大豆,就是現在的大連一號大豆,我一看,今年這個行情要翻一倍,根據我的判斷是一定會漲一倍的,我做多,由於交易所修改規則,種種原因,就這一波行情就打亂了,沒有賺到,這個話就不提了,有交易所的原因,07年又發現一個大行情,還是大豆,我一看今年的大豆行情又得翻一倍,當時也是因為操作不當,倒不是因為交易所的原因,因為就是滿倉操作,大回調,受不了,最後做下來幾乎不賺,營利有限,所以說這九年當中發現兩個大行情,各種原因,沒有發生積累,並且還是在虧錢當中,當時也是很痛苦的,死去活來,07年我知道09年好了,09年有個大蒜行情,再過兩年,包括有棉花也有。07年那時候我對09年實現質的飛躍是100%的信心。

  和訊期貨:那時候您也是通過基本面確定了,接下來會有這樣的行情。

  傅海棠:因為大蒜從07年跌到1毛錢一斤,根據我的經驗,兩年以後一定會翻過來。

  和訊期貨:您確定是兩年時間。

  傅海棠:兩年翻,因為第一年儲存商虧的死去活來,第二年種蒜的再虧的死去活來,虧透了,不種了,接下來就要開始根本的翻轉了。

  和訊期貨:提前兩年預測到這個行情,真的很厲害。

  傅海棠:這個算起來也不是太復雜,就是一個供求關系,價值規律。

  和訊期貨:供求關系說起來簡單,能研究像您那麽透的還真的沒幾個。

  傅海棠:實際上只要它價格低,發生了供不應求的情況,上漲是一定的,不用懷疑,只要這個價格高,如果供大於求了,它下跌是一定的,這個不用懷疑,這個都是100%的事情。

  和訊期貨:剛剛有提到,您覺得在01年到09年這段時間交易當中幾波行情沒有賺到,還虧錢,有些很痛苦那種感覺。現在您覺得做期貨您開心嗎?

  傅海棠:怎麽說呢,做期貨是很痛苦的事,要想講開心,就幾乎沒有開心的時候,所以選擇了這個行業就是選擇了魔鬼行業,還是奉勸廣大的投資者盡量不要選擇期貨。

  和訊期貨:我之前有看到一篇中國證券報采訪的報道,你說本著對後代負責的原則,走之前一定要立遺囑,子子孫孫寧做乞丐也不要入股市和期貨市場。

  傅海棠:對,這個觀點永遠不會變的,因為不想讓他們再受這個苦了,這是第一個原因,第二個原因,主要是這個行情是千變萬化的,沒有一定之規,是很難做很難做的一個事情,也有朋友問我,你教教他們,你教教孩子們,我對孩子們肯定不會保守,我對誰都說這些話,都不保守,不好學。它沒有公式,沒有定律,是一個隨機的事情,當然了,道理沒有變,可是表象天天在變,人容易受環境和周邊的氛圍等等影響,都是容易抽象於表象的。

  和訊期貨:不會去看到本質?

  傅海棠:都不看到本質,看本質的很少,剛才談經濟問題一樣,都說現在經濟暴露了,其實經濟沒有問題,而是因為通縮了,經濟走不動了,跟剛才你說這個很相像,船本來沒有問題,水下去了船不能走了。

  和訊期貨:現在很多成功的盤手他們都會選擇成立自己的私募公司,現在像私募備案制以後也方便很多,大家都喜歡可以掌握更大的資金幫別人理財,然後賺取更多的收益,您有沒有這方面的法呢?

  傅海棠: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因為在我自己操作,我自己知道我自己,我沒有辦法保證我每年賺錢,每一波行情都賺錢,這是沒有辦法保證的,所以我拿了別人的錢只能賺不能虧,虧了我是受不了的。

  和訊期貨:這樣想,因為您覺得期貨是一個很痛苦的事情,說不定別人自己去做的話別人也很痛苦,說不定還虧錢,如果您能幫別人做,能幫別人賺點錢,能讓別人不要受那麽多痛苦。

  傅海棠:因為我拿了別人的錢,因為操作風格,我回撤比較大,因為做基本面的回撤都是比較大的,你拿了別人的錢,他看了要是虧損很厲害的話他會受不了。

  和訊期貨:這也是一個問題。

  傅海棠:這是個問題,這個沒辦法解決,只要你做基本面肯定是回撤很大的,要扛得起回調。

  和訊期貨:所以如果幫別人理財的話,可能別人就不一定受得了這樣子,自己的錢自己有把握?

  傅海棠:對,因為再一個,更重要的是每一波行情不一定全看清,行情年年有,不是咱們能看清的,遵循一個操作規律的話,也是要試很多次水的。

  和訊期貨:您是專門做很大的行情,趨勢性的行情,就比如說像今年的棉花你就不會做它,因為你覺得是震蕩行情?

  傅海棠:棉花是震蕩行情就不敢做,我也害怕國家哪天出個什麽政策?原來我也不敢空在1.65萬,我不敢空,我感覺向下的空間不是太大,當時看,當時我看現貨的話不會跌的太多,從目前來看現貨也真不太低,從今年到現在這麽不好也是1.4萬多,不過期貨超跌了,那就對超跌,從原來分析的話,我感覺沒什麽意思。

  和訊期貨:您覺得現在的棉花市場成本是1.4萬左右?

  傅海棠:新疆棉再運到內地還是1.4萬以上,渭橋收購價格,內地的是1.3萬,目前。

  和訊期貨:目前棉花是超跌的,按照您現在理論其實現在棉花是可以買進稍微做一點多的。

  傅海棠:如果低於1.2萬左右的話,可以適當的做一個反彈,可以這樣,大行情是沒有的,如果超過1.5萬可以適當的放放空,在這之間當然你做的好也可以做區間振蕩,憑我的價值規律來講不會跌的太慘。

  和訊期貨:不會跌到1萬以下?

  傅海棠:應該說從現貨講是根本不會,當然了期貨有超跌性或者操作性,是不是會超出現貨很多,偏離很多,這個說不準?

  和訊期貨:是不是如果棉花跌到1萬,比如跌到8000你就會入場做多了呢?

  傅海棠:如果跌到8000我肯定是拼命的買,恐怕找不到這個價位。

  和訊期貨:所以歸根到底您還是價值投資?

  傅海棠:歸根到底我是價值投資,還是供求關系。

  和訊期貨:緊抓住供求關系這個理念,尋找超跌的……

  傅海棠:尋找超跌的機會,基本上在這兒,一個超漲的機會也要找,少,五分之四的時間都在尋找超跌的機會。

  和訊期貨:其實我們有個網友提了一個問題,就是問,您之前做大蒜,做棉花,還做豆粕,全都是做多賺的錢,他想問一下您,您是不是有一個天然做多的情節在裏面?

  傅海棠:這個倒不是,因為這裏面有幾個問題,我解釋一下,因為做多和做空勝率是不一樣的,因為按我的講,抓鬮,不預測行情,我們抓鬮,抓到多就做多,抓到空就做空,如果做空的能成功一個,最後做多的能成功三個,這是為什麽呢?因為從數學上來講,比方說棉花從3萬你做空跌到1.5萬,跌了50%,對於你的資金來講,你做對了賺50%,對你的資金來講,你做錯了對你的資金來講虧50%,如果你做多的話1.5萬漲到3萬,從概論上講,一定做準一次,我就是翻一倍,對於我的資金來講也是翻一倍,如果做錯了我還有剩50%的資金,你做空做錯了就一分錢沒有了,沒有翻身的機會了,這是第一。第二,商品永遠都是大牛市,所有的熊市都是回調,永遠都是突破最高價。

  和訊期貨:價格永遠都是循環上升的。

  傅海棠:一定不會突破歷史新低,創歷史價格只是規定在一個階段,從零幾年遇到的一個低點,商品是往上走的,所以說漲就是進三退二的,漲一萬跌7000,再漲一萬再跌7000,做空做對了賺7000,做多做對了就賺1萬,第三,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逼倉,多逼空很容易,空逼多不容易,如果說空逼多,多頭是烏合之眾,你可能成功,如果多頭不是烏合之眾的話你空逼多基本上逼不成,多逼空就很容易。

  和訊期貨:為什麽呢?

  傅海棠:期貨上有一句俗話,是貨多還是錢多,被一次次的證明了,永遠貨沒有錢多。這裏面還有一個原因,因為你放空,你是希望供大於求的,如果別人逼你,你到現貨那去買貨去了,就無形中增加了隱性需求,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了,你也幫助多頭去買去了,擡升現貨的價格,增加需求。

  和訊期貨:所以傅老師的意思是大家盡量多做多?

  傅海棠:這個是我自己的風格,投資者怎麽做是自己的事情,不要誤導投資者,這是我從這幾個方面解讀了,為什麽做多和做空不一樣,所以這裏面多頭行情當中蘊藏暴利,基本上也可以看出來,這些年成功的投資者大部分都是從多投行情來的。

  和訊期貨:這樣來理解,價格其實一直是在循環上升的,多空只是其中的一些波動而已?

  傅海棠:得。

  和訊期貨:我們期貨做投資就是想在這個波動當中來獲取利潤?是這樣子做的,您解的多做多,這個是整個趨勢還是往上的。

  傅海棠:因為跌起來有底,在底部做多膽大,拿的比較穩,找到底部,找不到頂部在哪。

  和訊期貨:可以猜底。

  傅海棠:可以猜底,沒有辦法去猜頂,猜不到頂在哪。

  和訊期貨:怎麽來猜底呢?比如說以大蒜為例,那年大蒜已經跌到了1毛錢。

  傅海棠:有幾個比較重要的標誌,就是減、停、倒。

  和訊期貨:怎麽解釋。

  傅海棠:比如說工業品虧錢了減產,還虧受不了停產,接下來還不漲倒閉。基本上就是這樣了,產量供應極度下滑

  和訊期貨:供過於求就變成供不應求?

  傅海棠:對。如果說宏觀在轉好,一般的往往是伴隨著宏觀轉好,因為這個時候國家也受不了了,又開始放水,刺激,宏觀轉好,需求在增加,供應也在減少,基本上都是這樣伴隨而生的。

  和訊期貨:這是您的理論還是基於能夠做很多的基本面的調查,能掌握到很多這些真實的數據。

  傅海棠:宏觀的基本調查就是貨幣的問題,看大的,其他的不要玩,主要是出在貨幣上。

  和訊期貨:具體在期貨品種上的話……

  傅海棠:這個品種上就是說,農產品看供應,工業品看需求,工業品宏觀對它的影響很直接,對農產品比較片面一些,因為農產品是看天吃飯的,中央的指令文件,一號、三號文件老天是不會聽的,該幹旱幹旱,該下雨下雨,中央政府管不了天。

  和訊期貨:謝謝今天傅海棠老師給我們的分享,您的天道的,研究基本面這樣一套研究方法,相信對我們投資者有很大的啟發,謝謝。

  

評論

還可輸入 500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