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期貨熱點直擊 > 詳細視頻

大佬投資經驗及明年投資機會看法分享

2014年12月03日15:01 來源: 和訊期貨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 嘉賓:

文字實錄:

  主持人:接下來我們進行第二輪的互動環節,我們有請互動嘉賓:林軍先生、付愛民先生、寧金山先生、趙襲先生。接下來我們有請主持人東方財經主持人白洪誌先生。

  白洪誌:感謝各位,我是白洪誌,業內叫我老白。今天我們很幸運可以一下子碰到四位真刀真槍市場裏打出來的專家請到臺上來講。我們平時都是遇到的一兩位,今天我們四位一起來談談您對市場怎麽看。如果說大家有什麽問題的話,歡迎踴躍提問,這個機會非常難得。國內的市場、商品、股市走熊也有好幾年的時間,股指好象剛剛有機會,但是有一些交易員還是有困惑。我們先會聊一些理念方面的問題,我就是打醬油的。有一位兼備說醬油有兩類,一類是生抽,一類是老抽。我是老抽。四位都是大名鼎鼎,我們就不做介紹了,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期貨市場包括資本市場中外都是一樣的。很多明星都變成了流星,壽星比較少,各位都是壽星,伴隨著中國資本市場,改革開放以來20多年的歷程,有很多酸甜苦辣,有歡樂也有淚水。我首先問各位一個問題,您進來之後進入這個市場賺到的第一桶金之後,有沒有經歷過回撤,怎麽去處理的?又怎麽會走到今天。

  林軍:我覺得回撤這個問題在交易當中你是無法避免的。因為你不是神,每一波行情都看的那麽準,連一個小的回調都可以抓得準,這是不可能的,我是趨勢交易為主,我做不來短線,所以我覺得回撤是必須要忍受和面對的。而且資金管理控制風險的時候要作為一個主要的問題來看待。

  白洪誌:您在低谷的時候怎麽調整自己的心態?

  林軍:市場交易當中賠錢是經常碰到的,而且到目前為止,我覺得還是有痛苦。當然也有人不痛苦。我最近碰到業內兩位老大,我跟他們交流了一下,我問了他們一個問題,我說你們碰到賠錢的時候痛苦嗎?一個跟我講睡一覺之後就不痛苦了,那麽睡覺之前還是痛苦的。第二個說這是無法避免的,不要老去想他。我想業內最厲害的兩位老大都給不出明確的答案,我想就要自己去想如何面對這個問題了。目前我降低痛苦的方法其實不太好,可能有的人也會覺得奇怪,我以前是賠了錢之後就是看小說。

  白洪誌:哪一類?

  林軍:哪一類能吸引我,我就看那類。我讀書沒讀好過,我的近視眼就是看武俠小說看的,後來又迷上了盜墓小說,因為我又喜歡收藏。因為盜墓當中總是說古玩,所以也讓我喜歡上了這類小說。後來我又喜歡看穿越了,其實我那種小說都會看。但是我看的最多的書不是這一類,我可能更愛看的是人物傳記。剛剛和訊網問我最喜歡看哪一類小說,我說最喜歡看的是勵誌小說,我覺得我從一個工人走到現在這一步,我覺得第一個是不斷的自我激勵,最有效的辦法就是不斷的看勵誌小說。

  白洪誌:林總是我們期貨界的勵誌哥,這是很多年前一財給他的稱號。每個人都有自己處理壓力的方式,林總主要是看書,而且他自己很謙虛。接下來我們請付總,付總是好多期貨大賽的冠軍,我也問一個問題,就是第一桶金賺到之後,感覺自己功成名就了,有深叫你老大了,突然一下資金或者是狀態的回撤,您怎麽處理?

  付愛民:我做期貨比較早,我是94年開始做的。05年遇到了一個高峰。當然我的高峰比較多。我和別人不太一樣,我一直在轉型,從短線轉中線轉中長線、長線,一直在摸索。我對期貨是一種愛好和興趣。把這個作為一種興趣來做。我們當時沒有那麽好的條件,只能是自己摸索,也沒有那麽多書那麽多人給我們介紹經驗。03年我看了大量的書。這些書對我的啟發非常大,我覺得很多的思維和境況和我當初非常的相似。但是後來發現,當你的資金越來越大,做短失敗反而會越來越多。做了中線之後,你發現單子要拿長,你感覺有危險就要馬上跑,馬上跑就賺不到錢,不跑就會面臨大的回撤,這個時候我就比較痛苦。當時我還是看了一些投資方面的書,看看這些投資家是怎麽面對的。我發現很多大師也經常破產,比我還慘,所以我覺得我自己還好。在05年時候,我是第一次高峰,翻了近70倍,當時我覺得自己水平很高了,是天下第一了。身邊很多朋友也覺得我自己是傳奇,我覺得我也可以做的不錯了。結果當年我們為諸葛亮酒慶功,結果第二天諸葛亮酒就暴跌了。所以到現在我都不喝諸葛亮。現在我們輕易不敢去慶功了。因為我們這些人都是白手起家的,都是靠自己的工資。當時都是以自己的資金做,剛剛開始的時候都是自己的兵力,所以全場進全場出,都是這樣的做法。到08、09年,資金規模更大了,後來我們在和同行接觸,給自己的做法做了很大的修改。昨天葛老大開業,當時有一個聽眾說了一句話讓我非常的感動,他說聽了我三次演講,他覺得我每次演講都在轉變。我確實是這樣的,我一直在轉變,我說這個行業最大的不變就是變化。我們這個行業就是這樣的,一直在不斷的變化。現在我主要是和產業客戶接觸,把自己向產業引導,永遠要領先市場半步,不要領先一步,領先一步容易成為先烈,跟著市場的節奏,把自己的交易貼近市場。期貨是高度市場化的東西,特別是這兩天,像我們在座的,包括大賽的選手,都是人精,現在期貨投資者比當年要強很多。而且現在市場結構也在發生巨大變化。包括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不少都加入進來,機構的博弈造成這個市場定位非常的準確。想賺那些無風險收益難度已經非常大了,因此你必須要看的更遠。所以我們更加加強對自己對市場的理解。

  白洪誌:感謝付老師,雖然說的不長,但是內容非常多。最早的時候他是看書,著重看的是投資類方面的書,第二是方法一直在變。第三個是產業,不懂商業貿易的人去做期貨是風險非常大的,而今天我們看到您不斷的在各地調研。後來他又講到他還在變,現在是機構之間博弈,現在身邊都是狼,你的手法我也會,我的手法你也知道,對衝、套利就是那麽多,策略對衝也有。至於說怎麽能贏就看誰看得遠,也許別人看三步我看五步,別人看五步我看十步。接下來我們有請趙總。

  趙襲:虧損是每個人都會碰到的,你多年過後去看待你的虧損,你會覺得那是非常寶貴的經驗。對於各位我有一些建議,如果說這一次你獲得了幾倍的收益,第一個方法,你是要向貓學習。剛剛幾位嘉賓我都在聽,特別是劉老師對期貨市場的理解。對我而言,像我們今天在座幾位,你走到今天這一步,特別是在市場上要長期勝出有幾個根本性的問題要解決。你做期貨首先是要弄清楚期貨本質是什麽?不同人有不同的理解,但是我們知道做期貨有幾種人,第一種是菜鳥,聽了別人賺錢他也想來賺錢的,在沒有08年的暴跌之前,爆倉的概率小很多了,現在很多都是一天被人家捅一刀,最後是失血過多而亡。第二你對價格有沒有自己的理解?第三應對低迷的問題,這是一個長期的活,如果說各位從無到有,獲利非常豐厚的,建議你拿出自己盈利的30%-50%給你的家人,你賺錢了,你成功了,你有義務讓自己的家人過得更好。這麽多年來有幾十萬到幾千萬的,當你有幾千萬的時候,壓力和欲望還會繼續膨脹。大多數人是死在從幾百萬到幾千萬的路上。當你賺到1億的時候,再回到原點的概率是非常小的。但是我看到太多從幾十萬到一兩千萬再回到原點的人。因此你一定要把自己30%-50%的資金交給自己的家人,因為投資是為了讓自己的生活更美好。另外你可以根據自己的風格,你考慮把自己的資金分為幾份,一份是讓人去消滅的,如果說你全部重倉搏的話,是風險非常大的。其他的至於說削減壓力,你旅遊也好,看書也好都可以。

  白洪誌:趙總說,一是要了解規則,今天可能也有一些期貨的老手也有一些新手,也有一些是半生不熟的,首先是大家要了解規則,現在被人一刀斷頭的機會不大了,但是今天一刀明天一刀也很快就會掛掉的。另外還有價格的問題,我碰到一個大佬,他對價格非常敏感,他說你說一下94年10月18日的銅價是多少?我說我這那裏記得住。他說我告訴你。他說某月某天銅的日內走向是怎麽走的,他就告訴我怎麽走的。他對價格是非常敏感的。可能我們看到圖形多一些,但是看價格則少了一些。第三是風控,首先要把錢拿出一部分,不要總是滿倉幹。所以拿出30%-50%給家人,這其實也是一種盤外止損的概念。他不是說把所有錢都放進去,但是他裏面的錢可以拼命的搏。不要重倉只是幹一個,如果總是這樣,遲早會完蛋。這是期貨前輩給我們的一些金玉良言。寧總呢?

  寧金山:我做交易的話,我下註之前,一般是做好心理準備的,所以虧這筆錢對我的影響不是很大,反而是將虧未虧是不是斬倉的時候對我的壓力很大。調整每個人都會碰到,高潮低潮大家都會碰掉。調整的時候,可能是去玩,可能是和朋友聊天,可能是看看書,我是比較隨意的。

  白洪誌:其實很多做交易員的並不是因為他喜歡冒風險,其實他是風險厭惡的,因為不想冒險所以來做期貨這和喜歡冒險喜歡暴利的人正好相反。入場點位的選擇一定要是自己可以承受的。這種風格的反面就是在可斷不可斷的時候是非常重要的。

  寧金山:我做這麽多年的期貨以來,在每一次交易之前我要做好事先準備,你要想到承受的風險,你想到了,到了那個地方就認了。最痛苦得救是還沒有認賠的時候。一個人認賠了反而是輕松了。壓力就釋放了。比如說被掏住的時候,可能是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你都很痛苦,但是你把刀斬下去了,可能你就好了。做交易一定要學會忘掉過去。可能是我比較平和,機會來了就做,錯了就賠,就是這樣的。

  

評論

還可輸入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