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金融第一訪談 > 詳細視頻

人人貸楊一夫:呼籲引入合格投資人

2014年05月20日14:17 來源: 和訊視頻
視頻信息

主 持 人:馮昌頤 嘉賓:楊一夫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金融第一訪談”,我是和訊網的主持人昌頤,今天非常榮幸請到和訊網演播室的嘉賓是來自於人人貸的聯合創始人楊一夫,楊先生您好, 楊一夫:主持人好,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簡述人人貸 主持人:我們都知道現在P2P的行業和互聯網金融是特別火熱的話題,人人貸也是P2P行業比較知名的企業,我們知道最近一期億級的融資當中咱們人人貸是獲得了,那麽在投資行業當中也算是比較少見的情況,我們想問一下投資人比較看中人人貸哪些方面?有一些什麽樣的數據能給我們簡單描述一下? 楊一夫:確實這筆投資不光是在整個行業裏創了一個世界之最,在其它早期互聯網企業融資裏面也算是非常大的金額。這背後的原因主要是分幾個方面。 我們覺得我們模式還是比較正確的,因為我們初期的時候還是覺得自己的優勢比起其它企業來講我們可能會接觸更多的技術,因為我們幾個人本身是學數學或者金融出身的,然後對風險也有更深刻的理解,我們願意把新的技術和理念運用到工作當中去。 即使說我們在中國目前的征信的條件下,依然有一部分的工作依靠了前端的合作夥伴在線下替我們收集、驗證、合適這樣的信用審核的材料,但是我們主要的審核和風險管理的工作還是中心化的,利用更多的是依靠數據、依靠流程、依靠模型這樣一些方法解決風險管理的主要問題,所以這樣一個方法也讓我們的擴張能夠保持一個比較良好的擴張性。 因為在去年我們知道是這個行業發展非常快的一年,整個行業的增長應該比起前幾年也是幾倍級的增長,但是我們發現真正比較成熟的,成立兩三年的平臺它的增長力是非常有限的,基本上在20%--30%這樣的水平,更多的一些增長還是來自於一些新成立的平臺,他們迅速的獲得市場認可,然後積累了一些成交量。 但是我們作為成立時間比較早,算是第一批的平臺,很老的平臺,也是比較領先的平臺,我們在去年的發展過程中依然保持了300%多的增長,應該說在老平臺裏面是非常明顯的優勢,這跟我們商業模式是有很大關系的。 另外一方面,也是投我們的機構叫摯信資本,它是作為領頭方,投了我們,它們實際上一個比較核心的理念是投資未來主流人群的生活方式。當越來越的年輕人開始掌握了更多的一些財務,開始有了一些個人金融服務需求的時候,以互聯網的方式,或者以他們更加接納的方式為他們提供服務,是他們的核心需求,也是這個市場需要解決的問題,所以這個非常符合他們的投資理念,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麽雙方一拍即合,並且在估值方面也確實給了一個很高的估值。 主持人:人人貸創業之初的時候,就是最初的生意是如何敲定的,有沒有比較不錯的故事給大家分享一下? 楊一夫:我們最初的時候,我們幾個人像我和欣賀是學金融數學的方向,張適時在清華經管讀經管學院的金融系,實際上我們三個人都算是有金融背景。討論創業的時候肯定自然而然的也是在圍繞自己擅長的一些方面做一些討論,但是我們發現在中國傳統的金融行業裏面沒有什麽創業空間,你說銀行、保險公司其實不太可能做,所以就開始關註一些創新的類金融服務的模式,我們也是註意到了像國外的Prosper、Lending Club,其實在美國個人金融服務層次感已經很好,並且個人金融服務不管從融資還是從理財方面都已經比較完善的市場下面,依然有一個不錯的生存空間。 我們想如果把這樣的模式拿到中國,能夠進行一個適當的改良,在中國這樣一個儲蓄率這麽高的市場上,加上融資也很難,貸款也很難,對於小的個人來講,尤其對於小微來講,在這樣的市場上面我們覺得能夠掌握好這個模式,一定會有更好的市場空間,這也是我們從2009年底開始對這個行業做調研,2010年做了這樣的事情。 主持人:當時你們做的時候有沒有同行? 楊一夫:有同行,但是很少,同行也沒有哪一家做成功了。 主持人:都是在摸索。 楊一夫:對,都是在摸索。我們剛開始做的時候也做了調查問卷,你做任何事情都要做所謂的市場調研,我們當時發了兩百份問卷,包括有一些在街上發的傳單,有一些給親戚朋友發的一些電子表格,收集回來一些反饋,將近兩百份結果。其中有一個問題就是你願不願意通過互聯網把錢借給一個陌生人,結果收回來這個問卷之後,發現3、4個人的答案是肯定的,剩下的人都說不願意。 這樣的結果讓我們倒沒有很沮喪,我們隱隱的覺得,如果有一個想法大家都覺得很好,這時候還沒有一個成功的案例出來,實際上這個想法肯定是有問題的。反倒是大家都不看好的想法,但在一定程度上又是符合未來發展趨勢的,我們覺得才會更有機會。其實在一定程度上反到讓我們更有信心的,當然這個很有可能是一個很蠢的想法,也有可能最終成為一個很偉大的想法,但是從目前這個時間點來看,至少它不是一個很蠢的想法了,距離偉大也稍微近了一點,當然以後的路還要繼續一步步地走了。 人人貸的發展方向 主持人:我們看到最近有關的報道,說人人貸想往征信和支付的領域延伸,做征信是意料當中的事情,但是想要做支付領域是本著怎樣的初衷?準備未來的業務是如何發展? 楊一夫:這個想法還在一個比較雛形的階段。既然我們的主營業務是做信用貸款服務,做信用貸款肯定離不開風險管理和風險控制,這裏面比較核心的一環就是征信,這一塊不管是哪一條路,我們肯定會涉及這樣的領域,這是很明顯的。 支付這塊是我們去年年底做這筆融資時候的另外一個考慮,因為當時的監管細則的出臺時間表還沒有非常的明確,所以我們當時認為如果有一套比較完善的征信系統,可能會幫助我們把帳戶體系變得更加規範,主要還是基於這樣的考慮。當然在變規範的同時也能衍生出其它的一些業務,現在看起來,監管的細則可能會在今年的某個時間,或者明年年初的某個時間出來,這個時候我們會更希望看到一個監管的細則出來,再去謹慎推動一些業務的發展,這個可能並不是想法那麽的成熟。 主持人:現在很多的P2P公司都是建立自身用戶的信用檔案,人人貸也是進入這個領域,未來P2P企業之間有沒有可能合作共同分享這個信用的檔案,有多少個維度的信用數據才算是可信的呢? 楊一夫:目前來講,確實已經有了共享機制,但是這個共享的範圍和數據維度還是比較有限,當然這個也比較好理解,原因是說確實每一家的機構其實收集信用審核資料都是蠻困難的,好不容易收集上來之後拿出來跟別人共享,尤其對一些比較大的機構並不是那麽公平。 但是這個問題我相信在未來會通過市場的變化解決的,因為在很多的一些信貸比較成熟的市場上,它們都經歷過由於很多的機構進入到這個市場裏面來,導致借款人的過渡負債,導致風險相對集中的爆發,這種爆發之後對於每家機構都是有傷害的,在這個爆發期過了之後,比較大的,或者在那個時候還能夠留下來的一些機構,會坐在一起把這個事情給它解決掉,不管是通過商業化的手段,還是通過一定程度的行政幹預,實際上這個問題最終會被市場解決。 在目前這個階段,我們能做的也是積極的加入一些共享信息的組織,然後包括牽頭做一些事情。到現在為止,像上海摯信那邊,我們也加入了提供我們的黑名單,我們也會牽頭去做一個行業從業人員的黑名單的信息庫。至於在征信方面更多的數據維度,我想在目前這個階段市場整體發展階段還不是那麽成熟,可能需要一段時間,需要給市場一段時間。 P2P業內動向 主持人:我們看到近期P2P行業跑路這事又成了一個熱點新聞,特別是一些外界看起來算是比較大的P2P公司也避免不了跑路這件事,您怎麽看? 楊一夫:幾方面,從微觀來看,在中國實際上是一個金融管制比較嚴格的國家,在這樣的條件下,其實P2P看起來是一個可以進入金融領域,但是又沒有什麽硬性門檻的行業,導致很多的機構,或者說一些投資人,或者什麽樣的一些人進入到這個行業裏面來了,在這個過程當中分兩類: 一類在最初的初衷抱著騙一把就走的,不是一個誠信經營的態度,可能從一開始就有這樣的想法,這個出事是早晚的,只不過看它能騙多少了。 另外一類確實想做事,由於他自己的從業經歷也好,背景的知識也好,還有對金融的理解也好,確實不支持他把這個事情做得很好,碰到一些市場風險之後,他確實是有經營上的問題出現兌付困難,或者其它一些原因,導致他會出現跑路的情況。 從宏觀來看,我們會覺得這樣一個事情的發生也是一個正常的現象,因為實際上只不過由於中國的金融體系,其實在相當長的時間之內是有國家背書的概念,但是我們知道在金融非管制的國家,比如美國,實際上每年都會有一些小型的銀行倒閉。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去年應該有大概24家的銀行倒閉,在金融危機的時候有將近200家的中小銀行倒閉。當你沒有金融管制的情況下,做金融服務的機構出現倒閉這種情況,即使是沒有道德的風險在裏面,也是一個正常的現象。 所以從微觀、宏觀兩方面看,大家對這個事情應該有一個理智的認識就好。 主持人:這也就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 楊一夫:對,其實是行業發展過程中的自然現象。 主持人:我們也知道宜信算是P2P行業的元老級的公司,前一段時間也爆出了地產壞賬的風波,業務相互交錯,並且信息不太公開,您作為一個業內人士如何看待這個事情的? 楊一夫:首先評價同行不見得那麽客觀或者那麽好,就我個人發表一個看法。宜信這個事情本身跟P2P或者跟它普惠金融的業務本身沒有太大的關系,主要還是由於它第三方財富管理的這一端對接業務過程中,首先我不確定這個信息的真假,即使是真的,也主要是因為第三方財富管理這塊的業務對接產品的過程中出現了一些問題。 由於它在第三方財富管理方面其實是一個比較新的機構,在初期的一個經驗相對比較缺乏的情況下,對接產品的時候出現了一些把控方面的失誤也不是不能理解。另外,其它一些第三方支付在對接產品過程中也出現過類似的問題,這個其實並不是一個很個別、很特殊的現象。 再有一個,本身不管是文章含有的所謂的8億,還有它後面聲名裏面談到的兩點幾億,但是到了這樣一個量級的時候肯定不是一個普惠金融的範疇,所以這個跟它絕大部分的P2P業務其實是沒有太大關系的。 投資者投資P2P平臺應該註意什麽 主持人:有的老百姓看到會覺得說這個好像類似於元老級的都出現問題,會不會這個行業出現問題,從您的角度來看沒有那麽? 楊一夫:這不是一個行業的問題,這是它公司在轉型過程中可能會去外拓一些新生業務,在外拓新生業務過程中由於經驗不足,可能在產品對接上出現一些失誤,我覺得這是正常的現象。 主持人:所以咱們投資者們還要仔細的甄別,不能光被那個數字嚇倒了。 楊一夫:一方面要認識到風險,一方面也要認識到風險背後的一個原因,以及事件本身的邏輯。 主持人:我們也看到最近一些P2P的平臺紛紛下調了投資者的收益率,這是一種隨著一種平臺逐步穩固之後出現的普遍現象嗎? 楊一夫:我想主要一個原因還是由於市場相對來講更成熟,或者市場對於P2P整個行業認識程度變得更高了,其實一定程度上我們應該感謝的是阿裏。由於在2013年年終的時候余額寶的推出讓已經發酵了一段時間互聯網金融的概念得到一個集中的爆發。 除了本身類余額寶的這樣一些渠道創新以外,其它一些互聯網金融的創新形式也是得到了更大的關註,包括P2P,這時候越來越的投資人不再滿足於去購買一些看不清背後交易結構的理財產品,也不再滿足於僅僅把錢存在銀行,或者投資在股市上得到很不確定的收益,而且多數情況可能還是賠錢的。也發現了通過互聯網的方式可以把資金進行一個出借,幫助別人的同時獲得一個比較客觀的收益,這時候越來越多的投資人願意把錢拿出來放到這個行業投資。 其實就是一個市場的調節,更多的錢進來了,但是借款需求的成長其實並沒有那麽快,其實一定程度上算是一個利率市場化的過程。 主持人:我們也看到,P2P好像在美國那邊一般是純線上的,在國內我們應該像美國那樣做純線上,還是應該線上線下相結合? 楊一夫:比較長的一段時間內,在中國目前信用體系基礎建設的情況下,純粹利用遠程去解決問題不是不可以做,但是你的受眾比較有限。因為在美國實際上征信體系成長了將近兩百年的時間,很多的信息已經非常完善了,並且你獲得的途徑已經很便利,然後商業化程度比較高,你通過向公允第三方購買數據就可以收集到一個人幾乎全部的信用信息,給它做純平臺的理念提供了一個支撐。 但是在中國實際上沒有這樣的征信機構能夠幫助我們收集這樣的信息。每一家P2P機構必須自己向用戶收集這些信息,並且還要對這些信息驗證合適,然後做綜合評估,給出一個信用等級或者信用分數。 在這樣的前提下,你不通過落地的方式其實很多信息是拿不到的,或者拿到了之後是沒有辦法去驗證真偽的。從這種角度來講,除了對於一些少數群體你可以通過純遠程的方法對他進行信用評估以外,對於更大的一些用戶群來講你還是有一個落地的服務部隊,或者落地的征信的部隊,還是非常有必要的,這也是我們為什麽一直在跟一些能夠在地面開展對客戶服務的一些機構進行合作。 主持人:我們也看到,由於P2P行業現在出現了一些變形,比如說出現面向企業的,還有作為信息中介,將風險轉嫁給小貸公司,等等各種的嘗試和創新,可以說我們P2P行業已經開始進一步的細分了。未來會不會出現寡頭市場?還是會有類似於真的P2P這樣的實現去中心化? 楊一夫:幾個維度,就像你談到的,現在細分的領域已經開始出現了,不管是做一些更大額的,還是像我們一樣,針對普惠層級的,戶均金額基本上在3.5--4萬,4、5萬這樣的水平,基本上是對於個人得信用貸款。還有一些做抵押的,還有一些面對幾乎算是中小企業的嘗試。 首先我覺得金融服務,即使細分到P2P信貸這樣的領域裏面,實際上細分的市場是很多的,而且每一個市場的空間都是足夠大的,就是足以承載幾家機構去獲得一個成長的空間。所以我會覺得這種集約化,或者這種“二八原則”會在這個行業裏面有體現,但是體現的不會像其他的互聯網行業,互聯網領域那麽明顯,會有這種集約化的程度,現在有數字說幾百家,有數字說上千家,據我了解可能活躍在200家左右,我想最後肯定不會一直有幾百家這樣的平臺在運營,但是最後也不會說就一家獨大,或者只有一兩家存在,我想會有若幹家,但是這若幹家會有各自不同的定位,這是未來比較可能的局面。 主持人:今天也非常感謝楊總做客和訊的演播室,跟我們聊了很多關於P2P行業類的東西,也希望我們投資者中,在接下來面對P2P、互聯網金融非常熱的情況下也要仔細的甄別。 前一段時間,我聽同學說了一個段子,他有一天坐地鐵的時候,看見一個大媽手拎著一個互聯網金融大會的袋子。問大媽說知道什麽是互聯網金融嗎?不知道,但是我就是覺得很熱,我必須要聽一下。就讓我們想起,當初就像股市特別火的時候那種狀態的感覺。 而且現在也出現了跑路,或者各種各樣不太好的惡性事件的發生,也希望我們投資者在接下來的過程當中需要仔細的甄別,並且一定要把控好這個風險。 楊一夫:因為現在監管方面基本上明確了未來會由銀監會對這個行業進行整體的監管。在監管方面我也有一些個人的建議,首先像你說的,要保護好我們金融消費者的權益,因為中國整個的投資市場,其實個人投資市場是很不成熟的,大家對於風險和收益之間的關系沒有一個很理智的判斷,應該引入一些所謂合格投資人的概念。 比如說在美國對於P2P行業監管的時候,就會要求機構要把這樣的信息提供給用戶,就是你個人可資產超過多少才可以投資,你在我網站上投資的總額不能超過你個人可投資額的百分之多少,你的年齡應該達到什麽歲數,等等一系列要求就是在拋出一個合格投資人的理念。 在未來的監管應該也會考慮到這樣的方面,確實應該教育市場,讓整個市場對於投資這件事情更加的理智,既不是說保守的把所有錢都存在銀行,也不是很激進,因為我現在了解到甚至有一些投資人在借錢進行投資,這也是過於激進的一種投資行為。 兩者都不值得鼓勵,我覺得應該把自己的可投資產做一個合理的分割,一部分很穩定的放在一些很低風險的渠道,或者直接存在銀行,一部分做收益相對高一點的投資理財的活動。 主持人:今天非常感謝楊總做客和訊演播室,今天就是這樣了,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結束)

查看更多專家觀點>>

暫無專家推薦本文
全部觀點(

0

)
專家觀點(

0

)
網友觀點(

0

)
  • 暫無觀點
您推薦的 標題 將自動提交到和訊看點, 請輸入您的觀點並提交。
熱門視頻更多
排行榜本周本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