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首頁 > 上市公司高管訪談

任誌強:我賺錢為什麽比王石多精彩回顧

2012年10月18日18:39 來源:
播放次數:0
分享
收藏
轉帖到: |||| ||
.10.146940174

任誌強:我賺錢為什麽比王石多

上傳時間: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寧    嘉賓:任誌強
我們是挽救一個破損或者嚴重虧損的上市公司,沒有利用一個殼在市場上進行公開融資。
.10.147064603

任誌強:微博正能量突破媒體操縱

上傳時間:2012年10月22日
主持人:    嘉賓:任誌強
任誌強:微博正能量突破媒體操縱
.10.146940536

任誌強:中國養老地產存在概念錯誤

上傳時間: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寧    嘉賓:任誌強
幾乎所有的養老地產裏都沒有醫療,這是個錯誤概念,而中國最大的問題是醫療被政府控制
.10.146940072

央視你幸福嗎是非常愚蠢的欺騙

上傳時間:2012年10月18日
主持人:李寧    嘉賓:任誌強
把不同語境的東西擱在一起去播,這是非常愚蠢的一種欺騙。
.10.146571177

寶峰時尚:未來重點發展自有品牌

上傳時間:2012年10月9日
主持人:臧倩    嘉賓:陳慶偉
陳慶偉:公司全年門店規模將實現兩位數增長,海外市場開拓穩步進行。
.10.146332955

葉子瑜:創新才能做長做強

上傳時間:2012年9月27日
主持人:胡詩琪    嘉賓:葉子瑜
企業只有在體制、產品各方面去創新突破,才能做長做強。
.10.146223281

張本智:國際化是中國醫藥發展方向

上傳時間:2012年9月25日
主持人:趙黎    嘉賓:張本智
工業、商業、貿易協同發展,拓展國際市場,成為全球化企業,是中國醫藥的發展方向。
.10.145668313

文一波:國企兇悍做法不可持續

上傳時間:2012年9月10日
主持人:陳冉    嘉賓:文一波
任何國有資本最終也要算賬的,兇悍做法不可持續。
.10.144851422

劉曉光:未來房價看漲 核心區翻番不止

上傳時間:2012年8月17日
主持人:趙黎    嘉賓:劉曉光
房價未來肯定是漲的趨勢,看地點,核心區說不準,翻番都不止。
.10.144828251

漳澤電力文生元:山西電價還有上漲空間

上傳時間:2012年8月16日
主持人:趙黎    嘉賓:文生元
山西的電價比周邊省份還是低5、6分錢,比全國低4分,還有上漲空間。

文字實錄

  和訊網:各位和訊網友大家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上市公司高管訪談。本期我們在深圳非常榮幸的邀請到著名企業家華遠地產董事長任誌強任總,任總您好!向和訊的網友打聲招呼!

  任誌強:各位網友大家好!

  和訊網:任總,您日前也是入圍《華爾街日報》的慈善類中國人物創新獎。

  任誌強:好像他們把這個取消了。

  和訊網:為什麽?

  任誌強:雖然有一大堆人提出我作為候選人,但是按照規定我不能作為候選人,因為他們已經請我作為這個項目的評委,所以評委和候選人衝突的時候,就得取消候選人的資格。從目前來看,他們是讓大家提名,在大家提名中有很多人不知道我是這個項目的評委,所以大家提名中包括了我。

  和訊網:其實您在慈善這塊好像公眾、媒體關註的不是太多,您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您包括華遠這幾年在慈善方面的作為?

  任誌強:應該說是媒體關註不多,因為他們不太關註慈善事業,所以各種媒體很少報道有關慈善事業的事情。他們更願意報道那種像“5.12”大地震有多少人在現場捐款,他們覺得這是一個熱點,但是埋藏在日常生活中的一些慈善事業常常不被媒體所關註,這是因為它可能引不起人們的註意,或者他認為這種消息可能不足以去吸引眼球,這是我國媒體在所有報道中的一個弱點。

  比如說我們的樂平基金,茅於軾老師在發起樂平基金的時候是十年以前,我們大量的企業家參與其中,捐助了很多錢,幾千萬的錢去支持茅於軾老師組織農村的小額信貸,組織我們千千樹幼兒園,也組織保姆學校,農民工打工者學校等。這種活動很少在媒體上得到大量的報道,其中有柳傳誌、潘石屹、胡葆森等、我們很多企業家在裏面,當然我沒有說完,還包括很多企業家在裏面共同這個慈善活動,但我很少看到有媒體去正面報道它。

  當然我們的基金也通過國外的一些基金共同參與,做了大量的事情。它是從最貧困的地區和最貧困的人群開始的一種慈善活動,我們想提出的是不是授人以魚,不是給你一條魚讓你吃,而是如何教會你打魚結網,這樣的辦法是讓更多的慈善人群或者說應該享受社會保障的人群產生自立精神,這樣他們可以更多的做一些對國家有貢獻的事情。

  我也是西城區慈善協會副會長,也還是其他一些慈善組織的理事或擔任相關職務。但我們不會把它天天放在口上做一些宣傳,因為它不是我們的本職工作而是社會義務。

  華遠集團從八十年代開始就有這種做法,我們集團的宗旨就是來源於社會服務於社會,所以從服務於社會這一條來講,我們現在大概有十幾個基金,有關於體育的,我們的橋牌基金支持了中國的女子橋牌運動拿了兩項世界冠軍,但很多媒體不報道這件事情;我們的改革基金第一次給吳敬璉先生發的改革獎,類似這種都很多。

  很多也是和慈善相關的,比如說阿拉善基金,阿拉善基金中也包括了一些慈善,我們要給小學捐圖書館,包括我們工會組織的學校裏,也是給山區的貧困學校捐助圖書,類似這樣的活動我們年年都有。

  這個月20號,我們還有專門給千千樹幼兒園捐助衣物和兒童讀物等公開性的活動。實際上企業在發展的過程中,每年都在做大量這樣的工作,但是它常常不被媒體所報道,所以很多人不知道。於是在網上也有很多人批評我們說,說你有錢幹這個,有錢幹那個,為什麽不拿出錢來資助,其實主要原因是他們不知道我們在做大量的資助活動和大量的慈善活動。

  和訊網:可能媒體更多的關註點是類似於像紅十字會這樣發生的一些事情。當然阿拉善媒體的關註度比較高。

  任誌強:你們搞錯了,大家更多的關註的是官方的一些慈善機構,因為官方慈善機構是領導或者政府指定一個人員去當領導,那麽他把它當成是一場工作,我不得不幹這個事,因為給我分配了這個事情,其實他心裏可能不想幹這個事情,但是服從組織分配或者是因為工作需要,我不得不幹這個事情,因此從內心來說它沒有主動性。

  但是民間的慈善事業是相反的,是主動要做的,它把它當成一種事業和一種愛心,而不是工作,不是僅僅說我為了完成工作而去完成工作,而是主動創造性的去做很多事情。比如說茅於軾老師這次樂平基金的發起。一開始的時候沒有批準我們成立這個基金的時候,我們也做了大量的事情,最後才獲得政府的批準,變成正式的基金。

  很多知名企業家和個人都有在捐款,他們都是在做這樣的工作,所以這個基金既有企業捐的錢,也有個人捐的錢,在最開始沒有成立基金的時候是不能免稅的,但是大家一樣做,到後來變成了慈善基金正式批準以後才有相應的免稅。

  這是兩個概念。它是主動的。為什麽在紅十字會這些官方的裏面會發生很多的問題,而私人的這些不會發生。就是因為官方的裏面,他不是說主動把它當成事業來捐這個錢,因此我要在這裏面報銷,比如說報銷吃、報銷喝。

  我們的慈善基金不會出現這個問題,本來就是我捐的錢,如果我要在裏面占這個便宜,要報銷,我為什麽要捐那麽多呢?因為我們捐了好幾百萬,我少捐點不就行了,少捐點的錢,我就可以自己吃、自己喝、自己占,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所以沒有人會因為貪圖私利做這種私募或者民間、NGO組織的慈善基金和公益基金的。

  所以,我們都是AA制,參加各種活動不需要基金來掏錢支付,而是每個人都要另外掏錢。我捐這個錢就是幹這個的,我不會在裏面撈一把,貪一把,所以這兩個概念要分清楚。凡是NGO組織,人們把他當成事業、當成愛心,當成一個主動性的東西,願意付出。而公益是被動的,從事的工作人員很多是因為安排我做這個工作,我不得不做這個工作,而不是我天生主動就要幹這個工作,我要把我自己的錢拿出來做付出的,所以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因此,NGO組織的效率大大提高,NGO組織中這種腐敗和貪汙就會大大減少。而公立的這些,常常會出現這個問題,就是因為它不是選舉的,不是因為你愛做這個事情,大家讓你做,而是因為你不得不做這個事情,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和訊網:NGO組織目前在中國的發展基本上處於一個初級階段,這塊是不是和政府的很多限制有關?

  任誌強:當然。因為我們的官方老是認為可能這些組織會出現暴亂、出現反革命行動,他們擔心被組織起來的這些人會出現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情,或者說當和國外的基金進行對接的時候,會擔心國外的基金用某一種階級鬥爭論來利用我們的NGO組織,所以在很多方面是有嚴格限制、嚴格審批或者說要有上級主管單位等一些規定。

  我個人認為中國的NGO組織發展之所以慢,很重要是這樣的原因。如果更加開放的話,中國的NGO組織會彌補很多政府的失誤,對這個社會實際上是一個穩定和支持發展的動力的事情。但恰恰是因為我們對NGO組織的過度限制會導致NGO組織發展很慢。

  舉樂平基金來說就是這樣,我們基金真正批下來就兩三年的時間,前面我們已經做了七八年工作了,最早要求八百萬,後來又變成一千萬,變成兩千萬,這個註冊基金的數目在不斷提高,那就限制了很多人無法在一開始就建立這樣一個基金。

  如果你把這個標準放低一點,比如說美國的社工,很多就是10萬或者1萬,非常低的一個級別,就可以開展各種各樣的活動,它是一個周轉的過程,但現在我們仍然有很多嚴格的管理,名義上是在防止公募基金把民眾的錢收起來幹壞事,但實際上NGO組織拿出來的錢是自願拿出來的,所以我們不可能從中再貪汙一部分裝在自己兜裏去幹什麽東西了。所以,這是思想方法上、理解上完全不同的。

  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中國的NGO組織還是有很多困難的。

  和訊網:任總,我經常關註您微博,您一方面確實在關註慈善和環保,另一方面您可能更多地關註一些社會制度,包括房地產,但對於華遠,我看您微博上談的比較少,是不是因為目前房地產調控兩年多了,這個行業也是處於洗牌的過程中,對於華遠的前景,您給我們介紹一下。

  任誌強:你這個理解是錯誤的,微博是一種個人生活的平臺,它和官方是兩回事,而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官方平臺,比如說我們有華遠匯,會有項目的微博平臺,他們微博平臺我們有時候也會去轉發,但我們不想把一個私人或者以個人為主的平臺變成一個公共的平臺。

  作為一個上市公司來說,更多的不是用私人的名義去發布關於企業的一些信息,這對網民來說是不公平的,而且按照證監會規定也是不允許的。上市公司應該更多用公告的形式讓所有的股民去發布你公開的信息,這樣大家買股票的時候,不管你是股東還是不是股東,享受是同一個信息,不是有偏有倚,要防止內部人控制,又要防止某些人利用。

  我覺得我個人不應該在個人的微博上去充分發布公司的一些信息,這是兩個不同概念。華遠如果從上市公司角度看,我們在資產規模上大部分排在第四十幾位,中國境內外算開大概200家左右,不到200家的上市公司,國內大概有130家左右,我們排在中等位置。

  但是所有的股民應該可以看到的就是,我們公告裏明確提出,我們沒有從市場的股民手裏拿一分錢,而是從原來的發行股東手裏拿過錢。所以公開的資本市場,有人說股票高了、低了,我沒拿到一分錢,和我沒有關系,我們是挽救了一個破損的或者嚴重虧損的上市公司。但是我們沒有利用這樣一個殼在市場上進行公開融資。那麽同比之下可以看到,我們最高的年份分紅率可以達到利潤的48%,平均最低的時候大概是27%,在所有上市公司裏好像沒有比我分紅更高的。這是我說的現金分紅。

  如果加上我們的股票分紅,從2008年上市公司收購之後從交易開始到現在,加上股票市值我們分紅已經接近30個億。如果我不上市的話,這些都歸原來的上市股東,但是現在拿出了相當一部分,大約十多億給了過去買了破公司的那些股民,或者在二手市場交換過程中的股民。

  作為上市公司來說,我們可以在所有上市公司裏排在第一位,是對股民最負責任的,因為我們沒有從上市公司流通股股民中拿到一分錢,但我們分了大量的現金和股票。如果按現金分紅率來說我們可能也要排在前十名,加上股票弄不好我們排在最高,我們在分紅率上是非常高的。

  再看9月份的公告,這是已經公告的信息,我們企業的資產和萬科相比總資產規模差了30多倍,但利潤相比我們大概只有十幾倍,說明我們的盈利能力是萬科的1倍以上,如果按凈資產回報率來說這幾年我們基本都排在前十名。

  為什麽我們的資產規模和其它的,包括凈資產、總資產規模都排在上市公司的40多倍和50多倍,但我們經常瑰寶率排在前頭,說明我們的營運能力比較強,說明我們對股民更負責任。股民看到的應該是什麽?我給了你1元,你給我賺了多少錢,有人可能拿到了100萬,我沒拿到100萬,我的資本很小只拿到了1萬元,如果按100萬算的話,這1萬元比100萬還高。

  可以把9月份已經公告的所有上市公司的報表和排名列在一起看看,應該說我們是排在前幾名,就是我們的盈利能力和市場運作能力,以及對市場未來的判斷能力遠遠高於了現在所說的房地產企業品牌的這些排在前十幾、二十位的企業好得多得多,他們的盈利能力和資本市場回報能力比我們差遠了,可以隨便拿9月份的公告材料對比。

  因此,我個人認為不需要再對企業運行情況做任何其他說明,這些本來就是公開的數據,我剛才說的對比數據全都是9月份的公告,9月份的公告對所有人都一樣,都登在報紙上。如果你沒有認真看說明這是你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因為我告訴你了,而且這些對比數據是可以用公開數據去做對比的,你沒有做對比是你的問題,雖然他的利潤總額比我高,可是他的資本比我高多了,如果按倍數關系算我比他好多了。

  有的人在網上說,憑什麽你比王石要掙的錢多,就是因為我的資本運營能力比他強,他現在比我多,沒道理啊,他管理的資產多,那是因為股民給了他一個機會。如果證監會現在允許我公開融資的話,我也可以獲得更多的資本,也可能我的規模比還大。

  所以,不能單純從資本規模和總的銷售額上去評比一個企業的運行情況,應該從它真正能通過,同樣是1元的運營資本獲利多少,或者說給股東的回報多少來去評價它真正的品牌價值。我們華遠可能就屬於這樣一種,所以我個人認為不需要再額外地利用微博做各種宣傳,所有公告都是公開的。

  如果一個人真正想了解一個企業經營情況的話完全可以通過公告,正式的資料去做了解,而不僅僅通過微博去做,不能把完全一個私人的品牌作為公司品牌。潘石屹可能會做,因為他是個體戶,我不是,我不是最大持股人,也不是在為個人牟利,所以我不需要把個人的平臺變成一個完全屬於企業和公眾的平臺。

  

網友評論

視頻熱點

相關視頻推薦